kuso::你是愛我還是需要我?

著名的心理學家弗格姆(E.Fromm)在他的名著(愛的藝術)中有這麼一句名言:不成熟的愛是「因為我需要你,所以我愛你」,而成熟的愛是「因為我愛你,所以我需要你」。

一個人付出的愛是不是成熟,從他最原始的動機與表達得到驗證。

如果是基於需要(例如:因為我孤單、寂寞,所以我需要你陪我與安慰),那麼他所說的愛其實不是真愛,而是一種條件的需索卻假冒愛的名義。

這假愛的鑑別非常容易,就是當他的需求已得到滿足。(例如:因為你的陪伴安慰,他已不再感到寂寞),便會對你的存在覺得多餘與厭煩。

所以,當你的情人打電話給你,訴說他見不著你的日子真是茶不思飯不想,而求你趕過去給他看看的時候,你且慢高興.因為說穿了,他只是要你去給他下飯罷了!他只是需要你,那裡是愛你呢!

而真正的愛是無條件的自由付出,所謂需要,其實只是一種邀請:他需要一個人和他共同完成這樁愛的事實,所以他對你提出邀請了。

而這樣的真愛也很容易鑑別,就是當你對他的邀請婉拒甚至只是沈吟的時候,他立刻就能尊重你的意願而停步,而不會死追活纏,非要你答應才甘心。

何以故?只因他並不是荏弱的人格需要你去支持,而是秉其人格的獨立堅強,願邀你分享他生命的美好時光。

因此我們說愛的第一要義就是自由,這一方面是指愛的付出應當基於自由意志,而別無潛在的陰暗動機。

一方面則是指對對方人格自由的充分尊重,而不在付出的愛上面附帶有渴想、期望、要求乃至逼迫的壓力。

而真的相愛是一種愉悅甜美的經驗,而不是互相剝削的債務。

但許多情人的相處卻總是從無私的愉悅始,而以沈重的負擔終。

情人總忍不住想用對方的束縛來保障自己的安全,卻不知只會帶來更多的煩憂。

而一個願意對方完全自由的人,又有誰捨得離棄?

只是道理雖然簡明,當事到臨頭,總是不容易做到罷了!

有人問:『你為什麼喜歡一個人?』

我只能夠說出為什麼不喜歡一個人,卻說不出為什麼喜歡個人。

喜歡一個人,是一種感覺。

不喜歡一個人,卻是事實。

事實容易解釋,感覺卻難以言喻。

愛情是忽然有一個人,我們覺得一見如故,很想靠近他,我們的內分泌忽然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很想擁抱他。

以後,無論快樂或哀愁,我們也想不起當初為什麼愛他。

只有當我們不愛一個人時,才會找出不愛他的原因,因為我們開始挑剔。

任何一個人,只要你去挑剔,一定找得出缺點。

越去挑剔,缺點越多,我們便可以說出為什麼不喜歡他。

我們想買一件衣服時,即使發現他有小小瑕疵,埋怨幾句,也肯將就,因為只有這一件,而且我們太喜歡它了,瑕不掩瑜嘛!

假使我們根本不想買那件衣服,它的小小瑕疵便是致命傷。

我們更會努力地找出其他缺點,譬如質料不夠挺,顏色太鮮豔,向售貨員證實,我們不是隨便來逛逛的,我有認真考慮過的呀!

分手可以有很多原因,結合卻只有一個原因,原因就是:不需要原因!

你是愛我還是需要我?

分享

相關推薦

有一天,身材一胖一瘦的阿強和小皮一起去逛街。 經過公園旁,他們看到「捐血一袋,救人一命」的捐血車, 熱心的義工正在鼓勵路人捐血,兩人於是決定也要去捐血。 上了捐血車後,兩人填好表格驗好血,就在一旁等著,護士抬起頭來看了兩人一眼, 就對小皮說:「你,兩百伍!」又對著阿強說:「那你就五百好了」,話說完後...

十年前......十年後父母十年前我們是父母的孩子;十年後我們是孩子的父母十年前我不知道家的溫馨;十年後我才體會家的溫暖十年前我渴望離家去遠方;十年後我渴望從遠方回家 十年前我對父母大吵大嚷;十年後我希望父母再罵我一次 生活 十年前我騎著自行車,吹著歡快的口哨,走在回家...

這天,電腦隨堂考,小葉拿著小抄寫得正起勁時,不幸被後面的教授給看見了…教授:「這是甚麼啊?」小葉:「虛、虛擬記憶體。」教授索性放過他。不一會ㄦ,小葉又偷瞄小抄,結果又被盯到…教授:「再犯啊?」小葉:「沒、沒啦,我正在進行cache的動作… 」教授:「不要有第...

現代有很多人說話都有台灣國語腔> 因此現在作一個實驗就可以知道自己有沒有台灣國語ㄛ> 首先請你唸出[花生]這兩個字> 再來請練出台灣省的[省]> 最後請你唸出[魔術]> 現在要再確認一次> 所以請你把剛才叫你唸的字接起來唸> 唸完以後請注意記住妳剛唸的東西ㄛ> 不然會不準>>>>>>>>>> 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