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只要一滴油

有一老漢是一個典型的莊稼人。

他一生中有一個不大但也絕對不小的煩惱,就是他家的木門在開和關的時候都會發出響聲。

那響聲又尖銳又乾燥,常令他心煩意亂,全身上下都不舒服。

響聲是什麼時候有的,已經無從考證,娶媳婦以前

只要忍受自己一個人開關門的尖叫聲就可以了,媳婦進門以後就開始忍受別人製造的聲音。

尤為惱火的是,別人開關門的時間和快慢無法預料,冷不防來一陣或長或短、或輕或重的怪音,劉老漢半天都恢復不了常態。

媳婦一個接一個地生孩子,門的響聲也一年比一年增多。

孫輩們出世以後,響聲增加了幾個幾何數級,劉老漢的煩惱也增加了同樣多。

他的脾氣也慢慢變得暴躁,常常為一些小事大發雷霆,兒孫們都害怕接近他。

對他來說,一方面,那種聲音是惱人的;另一方面,沒有煩惱的生活又是不可想像的。

後來劉老漢病了,成天躺在床上。

一次正在念初中的孫子進門,在門的響聲結束以後,他嘆著氣說:我一聽見門響就難受。

於是孫子就從廚房拿了一瓶油,往門軸上下摩擦處各倒了一滴。

幾次開合之後,響聲消失得無影無蹤。

一個月以後,劉老漢去世了。

他在去世前才明白,是什麼帶給了他一生的煩惱,以及消除這個煩惱本來是何等的容易。

這個聽起來荒唐的故事卻是實實在在發生過,而且在以另外的形式時時處處發生著。

比如曾在街上見到一位衣著入時的漂亮女郎,鼻子上長著一顆突出來的比黃豆略大的黑痣。

那當然不是一顆美人痣了。

相信她曾千百次地照鏡子,也曾千百次地為之煩惱過,但就是沒有為消除這個煩惱做點什麼。

即使在一般的醫院裡,去掉這樣一顆痣對醫生來說也只是舉手之勞,幾分鐘就徹底解決問題,而且可能疤痕都不會留下。

還有我們心靈深處的「噪聲」和個性上的「黑痣」呢?

想必每一個人都會有一些吧。

如果我們不設法針對它們做些什麼,煩惱就會終身與我們為伴。

分享

相關推薦

從前有一個人,他非常地喜歡烤豆子,他愛死它們了,但是吃完烤豆子之後,往往帶給他非常惱人的副作用. 有一天他邂逅了一個女孩子並與她墜入愛河.當他們論及婚嫁時,他告訴他自己,他如果再繼續吃烤豆子,她的老婆一定不能忍受,所以他決定犧牲自己放棄他最愛的烤豆子. 他們結婚不久以後.幾個月後,在他下班回家的路上...

  顧客:老闆,這盤烤鴨怎麼少一條腿? 經理:哦,這鴨出了車禍,被壓斷了一條腿。 顧客:那麻煩你換一隻沒有出車禍的來吧! 經理:你也太沒有愛心了吧!不關愛殘疾人士也就罷了,怎麼能夠歧視它們呢? ...

在郵局大廳內,一位老太太走到一個中年人跟前,客氣地說:「先生,請幫我在明信片上寫上地址好嗎?」 「當然可以。」中年人按老人的要求做了。 老太太又說:「再幫我寫上一小段話,好嗎?謝謝!」 「好吧。」中年人照老太太的話寫好後,微笑著問道:「還有什麼要幫忙的嗎?」 「嗯,還有一件小事。」老太太看著明信片...

員工:老闆我要加薪,不然我就辭職。 老闆:有話好好說,你看我們倆都退一步行不行? 員工:怎麼退? 老闆:我不給你加薪,你也別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