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話題::頭部遭電擊、20支針頭插滿身!《6號鬼病床》男童遭虐畫面駭人

頭部遭電擊 20支針頭插滿身!《6號鬼病床》男童遭虐畫面駭人

(圖:威視電影提供/《6號鬼病床》劇照-男病童全身被插滿針頭,身體扭曲漂浮,畫面十分驚悚)

挑戰你的恐懼極限,繼《安娜貝爾》《陰兒房》後,今夏最驚悚恐怖懼作《6號鬼病床》將於8月7日鬼門開前強勢登台!由新銳導演米蘭拉科克薩(Milena Cocozza)所執導,取材自真實駭人事件,將歐洲病院不為知之的暗黑歷史搬上大銀幕。自從正式預告一上線後,便引起網友熱烈討論,其中一幕男病童全身被插滿近20支針頭,痛苦不堪的畫面十分嚇人,隨後出現女主角遭五花大綁,頭部被電擊的恐怖場面,搭配著稚嫩男童不斷說著:「妳說謊!」形成強烈的對比,讓網友們嚇得直說:「不敢生小孩了!」而此次飾演女醫師的實力派女星卡羅麗娜克雷遜丁尼 (Carolina Crescentini) 曾在歐洲影展中榮獲多達15次的影后提名,演技不容置疑,戲劇經驗豐富的她這次參演《6號鬼病床》,仍給予極高讚賞:「這個劇本不管從哪種角度來看,都非常有趣!」《6號鬼病床》正式預告請見: https://youtu.be/SB_gTHr6jhc

取材歐洲真實駭人事件的《6號鬼病床》,劇情描述一名兒童病院的女醫生遇見了6號床上一位神秘的哭泣男童,從此成了她惡夢的開端。自從正式預告一上線後,便引起網友熱烈討論,其中一幕男病童全身被插滿近20支針頭,身體還呈現超詭異的半漂浮且扭曲的姿勢,不斷哀號、痛苦不堪的受虐畫面,讓網友們看了紛紛驚呼:「超可怕!」「看到針頭會有陰影!」隨後緊接著出現女主角被五花大綁、無法動彈,甚至頭部遭狠狠電擊、宛如酷刑的恐怖場面,更讓人好奇這間醫院究竟發生過什麼恐怖過往!尤其影片中稚嫩6歲男童帶著怨恨威脅的語氣不斷說著:「妳說謊!」更讓網友們印象超深刻,嚇得直說:「不敢生小孩了!」「真的不能隨便惹小孩!」

頭部遭電擊 20支針頭插滿身!《6號鬼病床》男童遭虐畫面駭人

(照片提供:威視電影/《6號鬼病床》劇照-電影精彩劇本讓戲劇經驗十足的卡羅麗娜(左)仍感到非常驚艷)


飾演女醫生的卡羅麗娜克雷遜丁尼 (Carolina Crescentini) 早已是歐洲影展中的熟面孔,多達15次的影后提名及獲獎紀錄的她,演技實力不容置疑,這次參與《6號鬼病床》,精彩的劇本讓戲劇經驗十足的卡羅麗娜仍感到非常驚艷:「這個劇本不管從哪種角度來看,都非常有趣。一個懷孕女醫生遇到神秘男童後就接連遇怪事,但身為講究科學的醫生,她無法接受超自然現象,再加上荷爾蒙的抑鬱感,讓她一直都處在很極端、快崩潰的狀態,所以當我在演出這種矛盾的狀態時,經常有快精神分裂的錯覺。」

8月7日 走的進去,躺著出來

懷有身孕的女醫師碧昂卡(卡羅麗娜克雷遜丁尼 飾)剛來到一家兒童病院的夜班任職,上工首日便聽聞前任醫師於院中墜樓身亡的消息。某日夜晚巡房,她遇見6號床上一位尋找母親的哭泣男童,從此成了她惡夢的開端。碧昂卡開始產生詭異幻覺、且接連遭逢怪事,甚至短暫失去意識差點跳下樓,她逐漸發現這間醫院隱瞞了的一個個可怕的駭人秘密….為了活下去,她必須找出這男孩身世,以及揭開這不可告人的恐怖真相…

分享

相關推薦

跟G點一樣嗨的子宮頸高潮,是什麼樣的感覺?

愛愛嗨到最高點,就是當高潮「G點」引爆的時刻,其實,除了這個私密點值得探索之外,還有一個跟G點一樣嗨的「子宮頸高潮」,大家一定好奇想問:「子宮頸高潮是什麼樣的感覺?」 子宮頸的高潮即A點高潮 容易被忽略 子宮頸高潮的位置在子宮頸跟陰道壁那個地方是前穹窿,英文叫做anterior fornix ,那個...

陳勢安與女主角演出臉紅心跳的親密對手戲 床戲 接吻超專業一次到位

陳勢安2018年全新專輯《壞掉的我們》將於8/31正式發行,首波主打〈壞掉的大人〉自推出以來即引起廣大樂迷迴響;膾炙人口的旋律更讓電台、網路平台一再循環播放!而這次MV也以歌曲概念為題,打造全新烏托邦主義理想世界,陳勢安則在MV中自由自在的過著遠離資本、商業化的嬉皮生活,更與女主角浪漫地生活在他們一...

看刺激A片竟「軟趴趴」〜恐器質性勃起功能障礙

早晨起床,「小弟弟不升旗」、看刺激A片卻完全沒有反應,甚至與另一伴進行魚水之歡時,也像是「軟男」,小心這一些是已罹患器質性勃起功能障礙徵兆。尤其,年紀輕輕的「小鮮肉」也不可大意,以為自己不可能是「蒟蒻男」,醫師提醒,有勃起功能障礙要趁早就醫治療,甚至只要服用一顆勃起功能障礙(ED)藥物,就能化解器質...

一舉一動都是騷 魅惑妖姬 友田彩也香 - 跟著30老濕看AV

30公分,不只是長度,更是一種精神,大家好,我是30老濕   不知道各位濕主這個夏天過得如何呢?   若還是學生的濕主,想必正在揮灑青春,享受著暑假的美好吧~能夠擁有一個脫離學校及書本的長假,這正是學生才能擁有的特權呀!   回想起老濕的學生時期,什麼貝多芬的學術題就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