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電燈泡

電燈泡

 

在英國,燈泡的包裝紙上都有警告--Do not put that object into your mouth.意思是不要把燈泡放進口中。

他奶奶的...那有人會放這東西進口中?英國人都有些白痴..告訴你,世事無絕對!

有天我和一個印度朋友在家中看電視,我和他談到這件事,他告訴我他們小學的教科書也有說到,燈泡放進口後便會卡住 ,無論如何都拿不出來,他十分肯定書是那麼說的。

但我十分懷疑,我認為燈泡的表面是十分滑的,如果可以放得進口,證明口部足夠大讓其出入,理論上也可以拿出來。

但這印度白痴只說書上是那麼說的,便一定是正確,我被他這種不求甚解的態度弄火了,我說他笨,他說我不會英文不看書,我們便吵了起來。

我一肚火地回了家,拿起一個普通大小的燈泡在床上左想右想,始終認為我沒有錯,想到這印度朋友的無知,也本著科學家的精神「大膽假設,小心求證」。

我決定要證實給他看。當然,我也做了安全措施...買了一瓶菜油回家。

一切就緒,二話不說便把燈泡放進口中,不消1秒便滑入了口,倒也容易,照這樣看要拿出來絕無問題。

心想你這印度白痴,看看我中國人的智慧和膽色吧!

不像你這書呆子,心想中國戰勝印度便打從心裡笑了出來。哈哈!

於是我輕鬆的拉了燈泡一下。

好!我放多點力........

o.k!我把口張大一些........

不怕,我把口張到最大,再放多一點力(要很小心拉才能避免燈破掉)

媽的!真的在嘴巴內卡住了。好在還有瓶菜油......(30分鐘後)

我倒了3/4瓶油,其中一半倒了進肚,但那燈泡還是動也不動。

這時候,我只好打電話求救。

正當我按到一半,我記起我口中塞了個燈泡如何說話?

現在我只好向鄰居求助,我寫了一張便條後便去找鄰家那老婦。

她一見我便大呼救命,我立即給她看我的便條---please call me a taxi and tell the driver to take me hospital.(請招呼一輛計程車,還請告訴司機載我到醫院。)

她看了大約1.75分鐘後大聲狂笑。(如果我說得出話我便f**k她了。)

15分鐘後,計程車來了。司機一見我,笑了一回(其實他一直沒有停過)。

在計程車上不停的問我何以這麼做? (...***...我如何答他?)

還不停說我的口太小,如果是他的口便沒有問題...

我看看他的口真是很大,但我好想告訴他,無論如何不要試,可惜我開不了口!

我看看他的倒後鏡,我好像含住了一條金魚。

在醫院,我被護士罵了十多分鐘,說我浪費她們時間。

還要我排一條很長的龍,我在人群中待了2.5小時...2.5小時...

那些痛楚萬分的傷者,看見我都好像不痛了,人人都偷偷笑出來,我覺得自己還有些作用。

醫生把綿花放進我口的兩旁,然後把燈泡打碎一片片的拿出來。

我的口腫得很大,最後他告訴我下回不要再試,和告訴別人我的經驗。

我告訴他,我一定不會了。

當我離開醫院時,我在想,這地球一定沒有像我這麼白痴的生物了。

當我開門離開時,迎面來了一個人,是剛才那計程車司機...他口中含了一個燈泡.......-_-||

分享

相關推薦

社會課,老師正在檢討段考考題。老師:「先總統蔣中正先生以「毋忘在莒」四字,題石於金門太武山上,試問「毋忘在莒」釋為何?」 「小明,全班只有你這題答不出來,那現在總該知道答案了吧?」小明:「老師,這個問題令我苦思許久。」老師:「喔?怎麼會?班上同學都知道答案呢。」小明:「可我覺得這是一個不文雅的詞,我...

有一天哈利、榮恩、妙麗三人練習現影術時不小心瞬到了木葉忍者村。正當他們不知如何是好時,迎面走來了三個人。是忍者學校的頭痛三人組。哈利:「你們看,那三人跟我們好像!」鳴人:「像三小?」哈利:「我們都是三人組的死黨,而且兩男一女。」鳴人:「哪裡像了?我肚上有九尾的印記,而且童年過的很悲慘。」哈利:「幹,...

有一次我去辦事, 那人跟我說..這個我要研究研究..於是我下次又去, 他還是那句老話, 我研究研究仔細一想, 喔..原來他要煙跟酒, 不早說.於是下次帶了煙跟酒去, 本以為這次沒問題了.沒想到他老兄又說了:這個你下次 '提前來辦理'於是我下次只好乖乖提著'錢'去辦理了....一位老太婆去看醫生,看完...

某日一法官參加一個高爾夫球賽, 參賽時,法官與一位陌生男子同組比賽。 比著比著,兩人就聊起天了。 當兩人聊到彼此的職業時,法官就介紹自己的頭銜, 另一人則說:『不瞞你說,我的職業和你恰恰相反,我是一名職業殺手……。 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