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話題::那夜過後,我知道跟她再也不是兄妹...憑什麼我們不能廝守!(三)

那夜過後,我知道跟她再也不是兄妹...憑什麼我們不能廝守!(三)

二〇〇一,夏夜,明亮的閃電劃過小城夜空,撕開一道口子,雨傾盆而下,慢慢淹過馬路,直到沒過還是小屁孩我的膝蓋。我披著雨衣,背著妞妞,一手打著傘,儘量讓雨水少打在她的頭上,向著爸媽在幾百里之外會議室緊急預約的當地最好醫院前行。直到看見阿姨,在那焦急的踱步,才稍稍平復害怕的內心。

那次,小女孩抵抗力差,感染急性腦膜炎,昏迷不醒,爺爺奶奶度假不在,我電話爸媽,讓我趕緊帶著妹妹去醫院找阿姨。

第二天,媽媽推開一切,火速趕回,在醫院門口,看到躺在病床的你,大哭。妞妞牽著哥哥的雙手,整夜不曾放開,而我,索性就趴在床邊,睡著了。見著媽媽焦急的臉龐,也算徹底放心,見你脫離危險,我就要離開上學去。

我說:「媽媽來陪你了,我要上學去了……」

你鬆開我的手,答到:「好,哥哥再見。」

我躺在酒店床上,那個長大的小女孩枕在我左臂上,撫弄著美麗的秀髮,就像賣水果的商家仔細檢查著每個蘋果,生怕出現不健康的,影響美麗的臉龐。

沉默良久,我轉過頭,

說:還記得有一次你生了大病,我背著你去醫院嗎?

「記得。」

「其實,我害怕極了。」

「什麼啊?」

「不是你,是閃電和雷聲!」

「討厭,那你別背我出去呀,讓我自身自滅!」抓住一把頭髮甩向我的臉龐。

「我捨得,我爸媽還捨不得啊!」我抓住雨佳的手,把頭髮撥開,繼續到:

「我也捨不得啊,不然現在怎麼讓你躺在我的身邊,任我擺弄!」

她起身,坐在我的雙腿上,雙手壓住我的胸膛,頭髮如瀑布般垂落下來,肆意的落在被單上,眼睛叮著
我,我舉起雙手,順著她的手向上滑去。抬起大腿,把她移到我的小腹處……

十一期間,帶她走了北京著名的景點,逛逛我的校園,介紹給我親密的朋友,兩個人在ktv裡對唱情歌。
時間短暫,而我們卻有做不完所有的事。但必須面對終有離別的最後時刻,這應該是最考驗熱戀雙方。

最後一次親熱後,她累了,躺在那兒,眼神不捨的迷離。

我起身,說:你休息吧,我幫你收拾箱子!

除了幾件在中關村買的漂亮衣服外,還有買給爸媽的禮物,給奶奶帶的佛珠,剛好塞滿小箱。

我走到浴室,準備先收拾好自己,調水溫時,她走了進來,看著我,把我抱住,不說話

我把水龍頭關住,說到:

「雨佳,不要把氣氛弄得這麼傷感,好嗎,嗯?我答應你,有空就去看你,給你做好吃的,積極一點,我喜歡那個活潑可愛的女孩!」

「還不都是你害的,離開你,會不自主的想你,想跟你在一起,永遠!」

「等我過幾年安頓好,我定會把你帶在身邊,只是現在要你去完成自己的學業。」

「好吧!」

我解開她的雙手,仔細掃量這個熟悉的身體的每一寸肌膚。不自主的吻上去,臉龐,耳根,把她狠狠地按在洗臉台前。

雨佳挽著我走出房間,這樣就不至於虛弱的兩人會跌跌撞撞。

辦好手續後,我們乘坐著公交車,送她。

我們故意選擇那種雙層車,並費力把行李也搬上去。那種車,狹長而高大,一般是外觀塗裝上一整條廣告,富有創意,且美觀,跑在城市道路上,顯眼好看,而且多數是電車,人坐在上面,安靜。

她坐在我身旁,靠著我,我用手把她攬在懷裡。在這個城市,不用擔心被人認出來。

那時,北京的天氣還因為奧運會的餘溫,不太糟糕,我把玻璃車窗打開,讓風吹進來,一路上,因為兩邊的樹木向道路中間長開,所以會有枝葉不斷掃過車體的摩挲聲。十月,北方已經進入乾旱季節,冷風不斷從外面吹進。

陳雨佳開始不斷的咳嗽,我遞過去紙巾。說到:

「一個人注意身體,多穿點,也不准在別的男人前穿得太有暗示性。」

「討厭!」她用沙啞的嗓音回到。

「真感冒了?」

「可能晚上著涼了!」

我摸了下她的額頭,已經出乎正常的滾燙。

趕緊把外套脫下,給她套在外面,站起來

「馬上下車,去看看。」

「不,我要回去。」她無力的回到

我有點生氣。

「你這樣,讓我怎麼能放心你一個人?不想讓我擔心,那就先吃點藥,再說!」

她哭了,低聲咽噎的那種。

我愣在那裡,不知所措,坐下來,用拇指去擦試她泛紅的眼睛,說到

「雨佳,聽我的,我們先去給你看病,再商量其他的!」

她趴在我肩上,嚎啕大哭。

一車人漠然,我輕聲解釋到:沒事,身體不太舒服而已。

把手輕輕放在她背上,任她。

在一家醫院前下了車,當然要感謝這個城市熱心的市民,他們總會給予需要幫助的人信息。

我把她包的嚴嚴實實,走進醫院。

雖然是小問題,我卻不敢有所大意。

大夫只給她開了幾袋沖水喝的緩釋能量劑,說多喝開水,注意保暖,過個幾天就沒事了。

在醫院裡用過第一次藥後,我帶她走出來。

路上,我說:「我陪你回去!」

她很驚訝,本想反駁,卻看我並不再繼續說,只好作罷,就如同以前多次像妹妹那樣!

車票很緊張,我沒能買到另一張臥鋪。

「既然沒有,那就把我的那張也退了,我們一起坐回去!」

這是個好理由,我也同意。

等車的過程中,我沒有說話,情緒低落,只是時不時摸下她的腦袋。

開始檢票,因為我們有座位,所以選擇人差不多走完了才起身,這樣就能避免公眾感染,加深病情!

火車上的位置恰好是兩個人的座位,而一排中,通常會有3個座位連在一起,雖然我一直沒弄明白,但大概是為了多掙錢。

列車在夕陽時分慢慢開動,駛出車站,一路向南。

那一天,天特別藍,清澈透明,如同剛被一場狂暴風沙洗滌過的巨石,留下了一條條清晰透明的痕跡。

即將落下的太陽,泛起冷色調的紅,把西邊照得冷冷的。

道口的下班市民要等待著火車通過才能通行,對他們來說,每天都要經過這裡,生活上還是顯得多少有些不便。

安頓好行李後,我讓她把鞋脫了,橫放在我腿上,半躺,至少舒服些,也打擾不到別人。一路上會不停的給她打開水,稀釋體內的餘熱。

半夜是難熬的,列車員會不停的走過,還有孩子的哭涕。

恰趕上她感冒的拐點,頭部發熱,身體卻是涼的,我抱著她,讓她不要說話,靜靜的靠在身邊,試著睡著。

早上的時候,她才開始好轉,慢慢眯上一會。正點抵家的時間差不多在8點鐘,我看看手錶,不去打擾她,讓她多休息一會。

在列車駛入駛入慢慢減速時,我輕輕的晃著她的肩膀,

「雨佳,我們馬上就要到了,醒來,該下車了!」

扶她穿好鞋子,早晨很冷,我讓她繼續披著夾克,走出站。

在出租車的後座裡,她再次睡倒在我的肩上。

回到家裡,我慢慢把她抱進自己的房間內,蓋上被子,開始端詳著眼前的一切,看似不重的著涼讓眼角多了憔悴,陽光的臉上佈上陰霾,而體重似乎也減輕不少。

輕輕吻了一下,便匆匆離開。

遵照媽媽的囑咐,我去買些排骨和蜂蜜。家裡面還有沒吃完冷凍起來的雞胸肉。

爸媽是學醫的,沒有時間陪我們,但卻從小讓我們改食譜,吃得更西化一些,所以我長得很高。雨佳也不差,只是出生後沒喝過母乳,身體有點單薄。

見她醒來,我把水溫剛剛好的開水遞過去。

她坐起來,靠著床頭,接過,喝了點。

然後,一動不動的看著我。

「怎麼了,有什麼不對嗎?」我不解

忽然,她把杯子放在床頭邊,把我抱住,我拗不過,只好跟著躺在被子上。

她在我耳邊輕聲到:「謝謝你的照顧和關懷。」

我有些遲疑,但一瞬間反應過來。

「我只是為我下一代考慮而已,只有健康的媽媽才能給我生兒子。再說,你現在還是我妹妹,哪有哥哥不管妹妹?」

「可我已經是你的女人了,只要我大學畢業,就要馬上嫁給你。」

「那是不是我們還要偷情2年啊,還是哥哥和妹妹?」

「那你也要答應我,在外面管好自己,不能碰別的女人,牽手都不行!」

「那我去當兩年和尚好了」

「不行,你還要滿足我!」

「是個有情人的和尚,還不錯!」

我坐起來,跟她說:「以後在家裡面,要注意一點,還是不要被爸媽發現。」

她點頭,果然還是那個聽我話的妹妹。

我說:「今天給做蜜燒排骨,還有雞胸肉,多補補身子,不然老媽怪罪下來,我擔待不起。媽媽永遠愛你這個撿來的漂亮閨女。」

「應該可以算半個兒媳婦。」

「就是兒子的媳婦啊,你還想抵賴?」

「現在還不是啊,等你娶了我才算,萬一哪天你被別人勾走呢?」

「有你這麼漂亮的,誰能勾走我?」

「你騙人,那為什麼之前找個?」

「那時,你不還真是我美麗的妹妹嗎。再說,我一個小夥子,出門在外,總得有所釋放吧,難道還想讓我去找?」

她摀住我的嘴。

「以前的,我不管。但你今後只准屬於我一個人的。」

我看著她,知道她和我一樣,是佔有慾很強的人。只是,我直接表現出來,而她更嘻哈。

「給你做好吃的去了,先起床收拾下自己。晚上,媽媽可能回來看你。」

我捏捏她的頭,走開。

先把排骨斷成手指長短,再用水煮一小會兒,再在干鍋裡爭吵,九分熟時盛起來,用配好的蜜汁,白醋,食鹽,和淺色醬油,燒熱,直接澆在盤子上,看上去誘人,吃起來可口。

做好後,見她還沒動身,我端到她的床邊,

「美人,不要沒事嗎?」

「我想讓你餵我!」女人真難伺候,看她這個樣子,成全她一次

「那我去給你拿個浴巾……」

幫她套好之後,還是不動,沒辦法只能拿起來給她遞到嘴裡,剛要拿開,就跟我鬧,說

「不體貼她,不吃了!」吃不吃是你的事,我才懶得管。

「好,我幫你拿著,你只動嘴就行了,沒什麼要求,把這些都給吃完,我陪著。」

「那你也吃。」說著拿起一塊,遞給我

事真多。

「好好好,我陪你一塊吃……」

忽然間,聽見開門的聲音

媽媽回來了,見妹妹躺在我的床上,和我們一起吃飯,愣在那裡。

我慌忙解釋到:

「妞妞的房間鑰匙找不到了,早上回來就讓她先睡我的房間,我們一整天沒吃東西,所以就隨便做了一點,妹妹感冒了,不想起來,就在床邊……」

媽媽驚訝的點點頭,問到:

「妞妞好些沒有?」

「差不多了,不用媽媽操心了」

她搶先我回答,擦了擦手,接過盤子,自己端著。

「那就好,在北京什麼原因導致的?」

「睡覺的時候,忘記蓋被子,著涼。」她認真的回

「你們怎麼住的?」

「我給妹妹訂的房間,她自己住,就在學校旁邊的鬧市街上,我一個人回學校,早上過去看她,白天一起出去。」說時遲,那時快,言語清晰,不留任何漏洞。

媽媽這才放心地出去換鞋,準備洗洗手。

我看著雨佳,暗吸一口涼氣,

「快點起來,準備好」

她才開始動身。

等她起來,因為沒換衣服,所以還是那套最好看的我最愛的著裝。身姿窈窕。

媽媽看著,先是把我數落一通:

「怎麼照顧妞妞的!感冒了就不能等好了,再回來。當哥哥的,要時刻守在妹妹身旁,要是晚上出事怎麼辦?」

「我會在夜裡給妞妞打個確認電話,知道她沒事才放心,早上也是一大早,就去找她。」

我小心翼翼地辯解。

見我認錯的語氣,媽媽看著一身漂亮行裝的妹妹,又厲害說道:

「妞妞,趕緊去換衣服,小女孩要有小女孩的樣子,雖然也成人了,父母沒把你嫁出去,就要安分守己。」

妹妹不敢遲疑,就去自己房間了。

「給你們買了些東西,還有奶奶的。」

我邊說邊拿給媽媽看。

「還不錯,知道給你爸媽,好孩子。」

「是妞妞挑選的。」

「好閨女啊,知道爸媽喜歡什麼樣的!」媽媽看著我,拿起衣服比劃。

媽媽是名護士,在家裡卻是最嚴厲的,所有細節都不放過,親自確認沒事後,才離開。但她更該慶幸有個比她聰明的兒子,反應極快,所有細節編得滴水不漏,讓她覺察不出有任何破綻,誰讓是她親生的呢?

我一直等到妹妹恢復往日的榮光才回到北京,大概一週左右時間。

也是被媽媽撞見的那一幕心有餘悸,所以,接下來的時間,沒有出格的舉動。

兩個人一起吃飯,出去,兄妹相稱。

送她回到學校後,我獨自離開。
 

分享

相關推薦

當這台156匹的「小隻馬跑車」,在路上發生高速追撞意外後,沒想到下車的母女倆讓470萬人跌破眼鏡!

▲ 得飄得飄得意的飄。(Source:@DemiRose,下同。)   大家好,羊編又來了,今天要來為大家挑選一部好車,男人的夢想不外乎就是車、 女人、 房子,而心目中的夢想車款,一定要夠快夠炫,馬力是不可或缺的首要,基本配備的安全氣囊、 避震效果當然才是重點中的重點,而以下這台夢幻車款...

老外用5年為了女友繪製了一本漫畫,這畫面,好甜....

照片上這個男生叫Pete Duffield,38歲的他來自英國布萊頓,職業是一名插畫師, 五年前,他認識了現在的女朋友Gell,兩個人從此就開始了恩恩愛愛的生活……       Pete剛認識Gell的時候,兩個人住在倫敦的兩個完全不同的方...

7張「男女關係最赤裸裸呈現的」兩性插圖,連黑暗的情慾秘密都被曝光了! 2酒吧裡的妖豔女人其實是…

▲暗夜下的情慾流動(source:marcos_seestuff,下同)   大家好,我是煞氣編。 從小到大男女關係都是大家非常關心的問題,男女相處總是讓人非常難以捉摸,今天煞氣編要跟大家介紹一位對男女議題特別有著墨的美國藝術家Marcos Chin,用簡明的插畫畫出男女關係!一起來看看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