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老婆發微信問我:親愛的,在幹嘛呢?

 老婆發微信問我:親愛的,在幹嘛呢?

 

 老婆發微信問我:親愛的,在幹嘛呢?

預期

有沒有可能,過幾年人們見面寒暄時會說:「你的孩子是我在朋友圈裡看着長大的。」

 

機智

問:摔一跤怎樣避免尷尬?

答:一路磕頭到拉薩。

 

美顏

美顏軟件並不是對自拍照進行虛假的修飾,而是因為不管多好的手機,前置攝像頭都存在嚴重的畸變效應,會導致臉變大、眼睛無神、出現眼袋和痘痘等變形後果,這屬於成像誤差,目前科學還無法解決,只能通過美顏軟件來修復bug,恢復正常面貌。我是玩攝影的大家相信我。

 

打劫

下午,我獨自走在小路上,突然竄出一持刀男子摟住我的脖子:「打,打劫。」

我一聽立馬反問道:「光天化日下你竟敢打劫?」

就這樣,我們一直站到了天黑。

 

編劇

一般來講,編劇開討論會的時候,留着長頭髮的男編劇如果想不出好點子,往往會承受更大的壓力。

我們公司有幾個這樣的,後來都把頭髮剪了。

 

暴露

昨天跟男朋友一起吃飯,拍了兩張食物的照片發朋友圈,沒多久我媽打電話過來問:「你旁邊男的是誰,是不是談戀愛了?」

我死不承認,我媽說:「我已經從勺子的倒影里看到了!」

 

過節

昨天母親節,我放下手機關上電腦去陪媽媽,找她聊聊天嘮嘮嗑。

然後我發現,她忙着打麻將根本顧不上理我。

 

打氣

高考前,母親給我加油打氣:「放輕鬆,考不好也沒什麼,不過是上個差一點的大學而已。大不了,我沒你這個兒子。」

 

努力(一)

看了很多抗日劇,發現一個共同的細節問題:所有的鬼子之間通話,即便沒有中國人在場,也都堅持用蹩腳的中文。

鬼子都這麼努力,我們還有啥理由不學好外語?

 

努力(二)

今天去做理療的時候,聽技師說:「我們附近一個九十歲的老太太走私...」

當時內心就感慨:九十歲還要搞走私,老太太都這麼拼,我們有什麼理由不努力?

接下來,聽到技師繼續說:「後來找到了。」

 

騷擾

現在個人信息泄露太誇張了:

一個騷擾電話打來要給我薦股,我說不做股票。那廝大怒:「我立刻把你的股票賬戶全都註銷!」

真猖狂啊!

 

悲劇

我們老闆基本不回家,住在公司。

前天晚上我們一起燒烤,酒過三巡,我問他:「哥,你怎麼就不回家睡覺?」

老闆搖頭說:「尿尿都尿不遠了,回去幹嘛!」

 

工資

同學聚會,我問一個很久不見的同學工資多少?

他笑着說年薪不到百萬,我也笑着拍了下他的頭說別扯了,到底多少,結果他說年薪九十多萬。

 

查崗

老婆發微信問我:親愛的,在幹嘛呢?

我回:上班啊,快累死了,你出差啥時候回來?

老婆:回來了,就站你後面,剛才你那把清一色糊的太棒了!

 

姦情

朋友跟我講過有一招如何發現姦情:拿對方的手機在微信里搜索:晚安。

出來的結果按照條數順序依次往下就是姦情的濃稠程度。

 

抽煙

習慣了激情後抽煙,老婆說了句:「你做之前也抽,做完後也抽!」

我抗議說:「我從來沒有做之前抽過煙。」

老婆一愣:「對不起,搞錯了。」

我笑着說:「沒事,下次注意就好。」

 

搓澡

有一次我去澡堂洗澡,搓澡師傅搓的力度正合適,搓到大腿根的時候我忍不住硬了,十分尷尬。

師傅笑了笑,安慰我說:「兄弟害臊啥?這都常有的事,上次我給一個人搓澡,搓着搓着他都she了。」

聽到這,我趕忙轉過頭,TMD上次那個也是我。

 

老婆發微信問我:親愛的,在幹嘛呢?

 本文已獲 大叔愛吐槽 授權 微信號:dashuaitucao
原文標題:老婆發微信問我:親愛的,在幹嘛呢?


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分享

相關推薦

喔。這句點讓人覺得....

【歡迎加入《耍花招》 www.facebook.com/littleflower4710 粉絲行列 ,看更多精采內容。未經授權, 請勿轉載!】...

傻眼!女學生上網搜尋班上超帥的數學老師!!竟發現他驚人的真實身份!!

據英國《每日郵報》報導,如果數學老師擁有結實六塊肌,媲美電影明星的俊俏臉蛋,少女們,妳們還想翹課嗎?"意大利一名時尚男模,不僅為各大品牌走秀,更是大學的數學講師,外表和頭腦一樣出色,在校園造成轟動,而他的照片也在網路上瘋傳,被譽為史上最帥的數學老師。 這名令人嫉妒的帥哥伯賽利(Pietro Bose...

那天去車展看心儀的女神,看完後,再也無法相信網路了!

  之前在臉書加了一個非常漂亮的MM,經常看她發的臉書,感覺她是個很缺愛、很悶騷、經常訴說各種愛情和感情的不愉快 後來知道她是做模特的,超期待可以去車展看看真身吖!!誰知真的只可遠看,不可褻玩吖!真人的顏完全是毀我童年啊!!   先看臉書的照片!完全是仙女下凡啊有沒有! &nb...

小三勾引到了女人老公,男人要離婚,女人的回覆讓老公啞口無言!

我正專心的看電視,他突然說:「我們離婚吧。」他很嚴肅,不像是跟我開玩笑。浮上我腦海的第一個念頭是:他肯定炒股虧大了,或者是得了絕症,怕連累我。我堅決的搖頭,油然而生一股要跟他共患難的豪情。 他的第二句話將我打入地獄:「我愛上別人了,對不起。」「什麼時候?」我努力沉住氣。「半年了,是旅行認識的,她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