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紐西蘭「變態大叔開旅館性侵年輕男孩」超噁心!幾年「至少15位男生」被它侵犯,出國一定要多注意!

紐西蘭在人們的印象中一直是一個純凈美麗的國家,幾乎成為世界各國人民旅遊度假理想的地方。

 

紐西蘭發達的旅遊業也帶動了紐西蘭很多行業,比如,食宿行業,特別是旅館。

很多人趁機發了一筆小財。Michael Harris 就是其中一位,但是,他關心的不是發財,而是形形色色的各種遊客。

 

他在Whangarei 開了一家名叫Kaitaia hostel 的不大不小的旅社,這位老闆可是色膽包天,看著各國形形色色的遊客們,這位色狼老闆可是看的口水直流。

 

紐西蘭「變態大叔開旅館性侵年輕男孩」超噁心!幾年「至少15位男生」被它侵犯,出國一定要多注意!

 

 

之所以稱之為「色狼」 可不只是看看這麼簡單,這位老闆從2011 年以來成功得手了十多次,犯案手法可謂輕車熟路,沒有絲毫防範意識的遊客很輕易的就「落網」 了。

 

最主要的是,這位色狼老闆的目標很獨特,也很挑剔。他只喜歡20歲左右的年輕男孩。

 

Michael Harris 今年58 歲了,是土生土長的紐西蘭人,他的犯罪史從2005 年時就開始了,他第一次犯案時內心還很緊張,但是性侵完一名15 歲的小男孩之後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紐西蘭「變態大叔開旅館性侵年輕男孩」超噁心!幾年「至少15位男生」被它侵犯,出國一定要多注意!

 

 

為了他的這個特殊癖好,他還特意開了一家旅館來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背包客們,從2011 年到現在,他憑藉旅館作案十多起,受害人全都是20左右的年輕男子。

 

其中有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畫家表示,他被紐西蘭的美景所吸引,想來這裡尋找靈感,於是住在了Michael Harris 的旅社,但沒想到的是,他深深地文藝氣質極大地吸引了Michael Harris 。

 

紐西蘭「變態大叔開旅館性侵年輕男孩」超噁心!幾年「至少15位男生」被它侵犯,出國一定要多注意!

 

 

於是Michael Harris 趁他外出時悄悄地在這位畫家的水杯裡下了迷藥。

他回到家後,很正常的把被子裡的水一飲而盡,但是過了一段時間,他覺得頭重腳輕、昏昏沉沉,當時這位畫家覺得可能是外出時受涼了,睡一覺就好了。

 

但是他這一趟就徹底昏死過去了,從下午一直睡到半夜,這時他模糊的感覺有人在他身上摸來摸去,睜開眼一看嚇了一跳:一個肥胖的男人正赤身裸體的摟著他,而他的衣服也不翼而飛了!

 

紐西蘭「變態大叔開旅館性侵年輕男孩」超噁心!幾年「至少15位男生」被它侵犯,出國一定要多注意!

 

 

畫家驚恐的穿上衣服跑出去找他的女朋友,直到看到女友後才鬆了一口氣。

但這時,Michael Harris 也跟了上來,並且說:「能給我個機會解釋一下嗎?我真的很抱歉。」

 

一邊說著一遍伸手要摸畫家的臉。

時隔兩年之後,這位畫家現在回想起來都感覺噁心極了!

 

Michael Harris 看上去是一個很憨厚,很友好的中年大叔,但就是這外表矇騙了大多數住客。

由於這種事情很不風采,很多受害者都不願接受採訪,但是據警方統計,Michael Harris 至少犯案15 起。

 

他的旅社現在正在轉讓,但至今還無人問津。

 

在 2014 年時, Michael Harris 就因為這種事被抓過一次,而兩年後的今天,屢教不改的他面臨的將是法律更嚴厲的懲罰。

 

Life生活網彙Sam彙整編輯

 

出處:走進新西蘭Xin-xilanxinxi

分享

相關推薦

親愛的老婆大人:遵照您的旨意,我在書房里反省了一個小時四十三分零七秒,喝了一杯白開水,上了一次衛生間,沒有抽煙,以上事實準確無誤,請審查。附上我的檢討報告,不當之處可以協商。經過3個月的婚姻生活,我認為老婆同志溫柔賢良,勤奮聰穎,是不可多得的好妻子,而身為丈夫的我卻舉止乖張,態度輕狂,所作所為確有值...

有一天,我在班里表揚了一位同學,說他這個“青翠欲滴”用得好。下一次交上來的作文,幾乎每個人都用了“青翠欲滴”:“教室的一角里,有盆青翠欲滴的花”,“爸爸拿起青翠欲滴的玉酒杯”,“她穿上一件綠色...

某日去一朋友家打牌,一進門朋友就開始訴苦說最近常被人騷擾一個家伙錯把他家的電話當成送外賣的,經常打進來要訂飯,偏那廝一根腸子,怎么解釋、漫罵、哀求,通通無效,朋友愁的夠戧。坐下來開打,未幾,有電話打入,一看來電,又是那家伙(以下簡稱s),朋友要去接,被我攔住,按下免提鍵,于是有了下面的對話:我:你好...

KISS郝美麗:Sorry,我把Miss拼成了Kiss,一不小心吻了你,實在對不起。吾本良家子弟,正統少年,一向對美眉們保持一種昂首挺胸,目不斜視的高姿態,人送美名曰“孤傲太甚郎”。而至今日,竟難捺心中激情,夜秉孤燈,血餉蚊蠅,殫精竭慮,勞神傷思,給你寫這封求愛信,唉,全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