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用盡醫學全力,他們保下這個24週的早產兒。這一路,無比艱辛...

現代醫學在分娩技術上的發展,

使得很多曾經很難救活的早產兒們,最終能夠健康長大。

但是,醫學的作用,依舊也是有限的。

就現在的技術而言,懷孕28周以下就分娩的嬰兒,依然十分危險。

至於25周以下就分娩的胎兒,能夠存活的依然非常罕見,每一個都可以說是奇蹟。

 

但是這位加拿大媽媽,卻在24周時生下了體重不足700克的寶寶。

在經過了長達四個多月的搶救和治療後,依靠着醫生的救治和母親的撫慰..

這個小寶寶,最終奇蹟般的存活了下來!

用盡醫學全力,他們保下這個24週的早產兒。這一路,無比艱辛...

 

Jessica Green住在美國阿拉斯加州的Whitehourse小鎮。

今年37歲的她是一位理療師,丈夫Schneider是一名郵政員工。

2016年,他們通過人工授精的方式懷上了一對龍鳳胎。

並給男孩取名叫Owen, 女孩叫Maia。

夫妻倆一直忐忑又期待地等待小寶寶們的降臨。

用盡醫學全力,他們保下這個24週的早產兒。這一路,無比艱辛...

 

這天,Green像往常一樣到醫院進行產檢。

檢查完後,她收拾東西準備回去工作,告訴護士們她晚點再來拿報告。

但是,她還沒有走出醫院,就被急匆匆趕來的護士攔住了。

她的檢查顯示她的宮頸已經開始收縮了,這是一個即將要生產的前兆,

當時,她的宮頸已經收縮到了1.1厘米,比常規的的一半還要小。 她需要馬上進行住院治療!

 

聽到這個新消息,身體一直沒有什麼異樣的Green覺得一定是醫院搞錯了。

孩子這會才19周,怎麼能就這樣生下來呢?

為了保住胎兒,醫生們給Green做了緊急的宮頸環扎術。

這種手術能夠防止雙胞胎立刻出生,讓他們繼續在媽媽的肚子裡多發育一段時間。

術後Green感到十分疼痛,並且傷口流血不止。

醫生給了她各種能用的鎮痛藥,Green在家卧床躺了一個星期,希望能夠保住寶寶。

但是,宮頸環節術並不是長久之計,雙胞胎也可能會直接胎死腹中。

 

最終醫生還是幫她取出了宮頸扎環:再不取出,很有可能會直接撕裂Green的子宮頸。

Green開始入院治療。

醫生告訴她和丈夫, 如果孩子們能給再堅持4-5個星期,那麼存活下來的概率就會高很多。

20周生產的話,孩子幾乎沒有可能活下來... 就算到了22周,活下來的幾率也低於5%

Green只能和丈夫一起祈禱,25周快點來。

 

11月10號,Green肚子裡包裹着其中一個娃Maia的羊水還是漏了。

而她們所住的這個醫院,還沒有能力能救助35周以下分娩的早產兒。

所以,Green只能和丈夫一起坐着小型飛機,趕到溫哥華專業的婦產醫院:BC婦科醫院進行治療。

用盡醫學全力,他們保下這個24週的早產兒。這一路,無比艱辛...

 

此時的寶寶們,只有22周。

並且因為是雙胞胎,會比普通的22周胎兒更小。

在達到溫哥華醫院幾小時後,Green感覺到有點不對勁,立馬叫來了護士。

檢查後發現,位於子宮下方的Maia的臍帶纏繞住了自己的脖子,

並且自己已經從子宮中滑出來,快要進入產道了。

同時,醫生髮現Maia已經沒有了胎心.....

 

為了避免Maia的動作,引發另一個雙胞胎Owen也跟着早產,

醫生建議Green必須馬上生下Maia。

而且必須是Green自己生——為了保住Owen,不能剖腹產。

於是Green只能忍着生理上的劇痛,和心理上失去了女兒的悲傷, 把Maia生了下來。

用盡醫學全力,他們保下這個24週的早產兒。這一路,無比艱辛...

 

(雙胞胎結構示意圖)

小小的Maia被生出來了,只有349克,身上都是淤痕。

當護士把Maia抱到Green面前的時候,Green把她放在自己胸口,

並對醫生說:「我覺得她還活着。」

但是,這一次奇蹟沒有發生,Maia還是沒有救活。

 

醫護人員給Maia穿上了志願者們縫製的給早產兒的小衣服,

讓Green和丈夫與她好好地告別。

 

用盡醫學全力,他們保下這個24週的早產兒。這一路,無比艱辛...

 

(22周早產兒大概的大小.. 這不是Maia,是另一個早產娃,Maia是雙胞胎,所以會比這個要更小)

 

隨後,Green立刻被上了麻醉,醫生再次把她的宮頸縫合了。

並且告訴Green,Maia的分娩很有可能會造成Green宮頸和Owen的羊胎膜感染,威脅Owen的安全。

但是他們只能盡所能的保住Owen了...

 

接下來的日子裡,Owen每能在母親的子宮裡多待一天,他存活的幾率都會更大不少。

然而一旦他的羊胎膜感染,這就可能要了他的命...

醫生們能再等多久?  這是一個生或死的決定.....

 

12天後,Green發起了高燒。此時Owen 24周...

這是感染引起的,醫生們不得不趕緊進行引產手術了。

丈夫Schneider只能從後面抱住Green的雙肩,看着醫生們為妻子接生。

Owen出生了,只有手掌大小的他非常輕,只有635克。

他被醫生用塑料膜包裹着以維持體溫,放到了早產兒保溫箱中,並送到了新生兒重症監護中心。

 

他沒有辦法自主呼吸,也對外界的病毒細菌毫無抵抗力;

為了幫助他心臟瓣膜閉合,維持正常的血壓,醫生給他用藥...

出生幾天後,他開始痙攣,醫生給他用藥抑制..

他的腎臟發育不全,無法完全發生共用,醫生給他用藥促進..

為了抑制出生時可能的感染,醫生給他用上了抗生素,

因為長期使用呼吸機,他患上了肺炎,醫生只能繼續用藥...

幾天後,醫生們不得不給他注射更多的藥劑,幫助他的腎臟循環和排尿;

在出生厚的45天裡,他不得不一直通過喉部插管進行呼吸;

他無法自己吞咽食物,醫生們只能通過他的鼻腔插管,輸送營養液來維持他生命。 鼻飼維持了4個月..

除此之外,醫生們不得不給他定時用上了嗎啡來鎮痛,

以防治療過程中的痛苦太大讓他無法承受。

如果有人在他旁邊說話太大聲,他血液中的供氧量就會下降,威脅到生命安全。

他在頭兩個月里接受了7次輸血...

他的眼睛禁不住外界光線的刺激,醫生給他加上了這樣的小擋板...

用盡醫學全力,他們保下這個24週的早產兒。這一路,無比艱辛...

 

當時的北美,正在推行和鼓勵一項新的新生兒護理政策:把孕婦的產後護理和新生兒護理合併到一起,這樣方便媽媽們可以經常撫摸、撫慰自己的寶寶,給他們換尿布、餵奶等,並參與到寶寶的治療方案的制訂中去。

這種做法被稱作「袋鼠式護理」,在從前醫療條件比較差時,是提高早產兒存活率的重要方法。

用盡醫學全力,他們保下這個24週的早產兒。這一路,無比艱辛...

 

溫哥華的BC婦產科醫院,從2010年開始將袋鼠式護理和常規的醫療護理結合起來,籌備建立母親和孩子共有的私人病房。

並且發現在這樣的病房護理條件下,寶寶能比其他隔離在新生兒監護室的嬰兒,平均早5天出院。

用盡醫學全力,他們保下這個24週的早產兒。這一路,無比艱辛...

 

所以 ,Owen出生22天後情況剛剛有一點穩定了,醫生就准了Green接觸Owen,增加他們母子之間的接觸。

Owen經常被Green抱在懷裡,聽着媽媽的心跳和呼吸,陷入沉睡。

有些時候,看着Owen這麼痛苦,Green和Schneider也會懷疑,

自己這樣不惜一切代價地想要救活Owen,到底是不是對的。

 

直到有一天,一個看上去比Owen強壯很多的28周出生的小女孩,突然病危去世了。

Green決定只要Owen自己沒有放棄,他們也會一直等待着他好起來。

5個月後,Owen終於挺過重重難關,能夠出院回家了。

用盡醫學全力,他們保下這個24週的早產兒。這一路,無比艱辛...

 

現在的Owen已經一歲零4個月大哦,和他這個年齡的小孩一樣活潑愛笑。

雖然肺部依然比較脆弱,但是他已經能夠自己呼吸了。

但是他的抵抗力依然很差,一陣寒風就能讓他生病住院。

用盡醫學全力,他們保下這個24週的早產兒。這一路,無比艱辛...

 

為了讓Green儘可能少的生病,Green一直給Owen的衣物和搖籃上貼着標語:

「我是早產兒,不准碰我哦!你身上的細菌對我而言實在太大了!」

並且,家裡所有他會接觸到的東西都會清潔消毒。

他們還會確定每一個會來家裡的朋友,是否感冒生病,以防傳染給Owen。

而當時照顧他的醫護團隊,會繼續對他進行回診和治療一直到他四歲半,以觀察和排除一些早產兒常有的後遺症。

用盡醫學全力,他們保下這個24週的早產兒。這一路,無比艱辛...

 

而Green也常常會想起在醫院裡的那些日子。

依然覺得心有餘悸,驚險萬分。

半個世紀前,早產5個星期的孩子,都很難救活。

比如當年美國總統約翰·肯尼迪和傑奎琳的第三個孩子,就是因為早產了5周半,出生後39小時就去世了。

用盡醫學全力,他們保下這個24週的早產兒。這一路,無比艱辛...

 

但是如果是在今天的醫學條件下,那只是一個中等的早產兒,有很大概率是能夠健康長大的。

80年代,醫生們發明了人工肺潤滑劑,能夠幫助肺部發育不全的新生兒正常呼吸,直到他們自己的肺功能發育正常; 90年代開始大範圍應用的產前類固醇,能夠幫助一些高危產婦懷着的胎兒,在分娩前更好地發育肺部;

在這期間,育兒箱也從單純的保溫箱,發展為可以控制含氧量、濕度的多功能育兒箱;

而進入2010年後,護理條件和技術更好了,有了更多像當時Owen所住的那樣的,新生兒和母親一起使用的看護病房,增強了母子之間的接觸,幫助早產兒們更好地恢復。

 

這一系列醫學和護理技術的進步,大大地提高了早產新生兒存活率。 如果沒有這些技術,Owen不可能活到現在。

生命來之不易, 媽媽和醫生們都很了不起...

希望小Owen能夠健康長大!

ref:

https://www.wired.com/story/preemies-neonatal-medicine/

 

-------------------------------------

又頹又喪的鹹魚:生命的奇蹟,這個時候感慨生命的偉大就好了,說什麼恐婚恐育只會傷害這個疼痛過的母親

 

EverCrushJ-:侄子早產了一個月,現在健健康康的,真好

用盡醫學全力,他們保下這個24週的早產兒。這一路,無比艱辛...

 

 

Canny_Chang:只想說宮頸剩1.1cm如果沒有宮縮就應該絕對臀高位卧床,緊急宮頸環扎失敗率太高。。。

 

琦琦大掌門:我懷孕24周時因為頻繁假宮縮,宮頸也縮短到了1點幾,卧床一個月後長回來了,想想真的很後怕。

 

櫻桃小藝子MILEY:雖然真的很感動,但是很怕他以後會因為後遺症還有對外面世界的接觸少而感到不開心

用盡醫學全力,他們保下這個24週的早產兒。這一路,無比艱辛...

希望他一切都好

 

山野中的愛麗絲:也許後遺症是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但是醫學的本質是挽救生命,說不定未來醫學會發展至能讓這孩子正常長大的水平。再說,他的未來誰能預料,沒人能剝奪他張眼觀看這個世界的權利。

 

阿狸尕朵:我們這邊省婦幼前一段也成功救治了一個24周出生,790g的寶寶。

加露理:哎,看得我在地鐵上眼淚花兒包起。。。向醫學進步致敬~

-------------------------------------

用盡醫學全力,他們保下這個24週的早產兒。這一路,無比艱辛...

 本文已獲 英國那些事兒 授權 微信號:hereinuk

原文標題:用盡醫學全力,他們保下這個24周的早產兒。這一路,無比艱辛...

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分享

相關推薦

嫁給這款老公,300萬家產敗光還要用22k養家...老婆霸氣「一段話」嗆聲老公!網友都拍手叫好!

  (圖文翻攝於靠北老公,下同) 靠北老公原文: 就乾脆一點離婚吧!一開始娶你媽媽不是更美好嗎?小孩6個月你媽媽不能揹因為她會累,所以你怪我把小孩寵到一直要人家揹才會安靜,你知道嗎?我要上班,下班之後我要煮飯,曬衣服,收衣服,幫大女兒洗澡,我要怎麼做這些事,只有揹著我才能順利完成,你以為...

「有時候不是真的想要一個男女朋友」...獨生網友的心情讓許多人感同身受!

-----------Dcard原文:有時候不是想要一個男朋友,只是想要有人陪想要一個男朋友但其實並不是真的特別想要一個男朋友只是當身邊的朋友成雙成對就特別想要有一個人陪在旁邊發現有趣的事可以分享發生難過的事可以訴說發現好吃的店可以一起享受發現想看的電影可以一起同樂而不是"聽說OO電影很好看耶,要...

男友在當兵她偷跟別人出軌,竟不小心懷孕了!男友不忍心扛下來,下場居然.....

靠北老婆原文:這是一段很悲劇的故事我從國中開始時當妳的男友,我很珍惜妳,所以我從不和妳做出太過親密的事情,頂多是牽手還有接吻。我在外島當兵,我沒有妳的消息,當我一回來,你懷孕了。對,孩子不是我的原本妳要拋下我,和其他的男人跑的,沒想到那男人拋棄了妳,而妳只能來找我。我沒有說甚麼話,只是聽妳哭說那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