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話題::日漫描寫「超愛開黃腔的政治家」,超有說服力的「污污理論」看完我都想投他一票w

日漫描寫「超愛開黃腔的政治家」,超有說服力的「污污理論」看完我都想投他一票w

(source:Twitter

日本人到底為什麼可以產出這麼多奇怪的東西啦XDD 說到汙汙漫畫的話大家可能會先想到賣肉方面的,像是《監獄學園》、《惡魔高校DxD》這一類。不過今天要介紹的這部漫畫倒是沒什麼賣肉的鏡頭,但沒賣肉不代表不汙!根據日本網站ねとらぼ的報導,這部漫畫描寫的主角是一位「超愛開黃腔的政治家」,不論遇到什麼事都用汙汙理論來解決!

 

日漫描寫「超愛開黃腔的政治家」,超有說服力的「污污理論」看完我都想投他一票w

(source:ねとらぼ,以下圖片來源均相同)

▲「男人聚在一起聊DIY話題是一件很健康的事!」

原本在Big Comic Spirits周刊連載的漫畫《青井萬太郎確定當選》(暫譯,《あおい万太郎氏当確です》)於5月30日發行了第一本單行本。

 

日漫描寫「超愛開黃腔的政治家」,超有說服力的「污污理論」看完我都想投他一票w

▲「當發射很多的時候,就會忍不住去看衛生紙。對我來說,所有的蝌蚪都是有用的,沒有一隻是浪費的!」

漫畫描述主角青井萬太郎(暫譯)是個超愛開黃腔的政治家,雖然外表很帥,但開口閉口都是髒髒的事XD

 

日漫描寫「超愛開黃腔的政治家」,超有說服力的「污污理論」看完我都想投他一票w

▲「我百分之百會戴套套!」

 

日漫描寫「超愛開黃腔的政治家」,超有說服力的「污污理論」看完我都想投他一票w

▲「現在的小孩已經會DIY了嗎?」

竟然還比動作XDDD

 

日漫描寫「超愛開黃腔的政治家」,超有說服力的「污污理論」看完我都想投他一票w

▲「喜歡看凌辱系列的成人作品絕對沒問題!雖然如果被父母或女友發現的話,你的人生就完蛋了,但我還是希望你不要放棄這個興趣,因為不包含性癖的DIY,根本不能稱為DIY!」

 

日漫描寫「超愛開黃腔的政治家」,超有說服力的「污污理論」看完我都想投他一票w

▲女:「真的很謝謝議員的幫忙,這之後有時間嗎...」

男主:「非常抱歉,夫人,這之後我要去洗泡泡浴。」

被女生主動邀約的時候,竟然很直白的講自己之後要去享受特殊服務XD 都不知道到底是紳士還是純粹是個變態www

 

日漫描寫「超愛開黃腔的政治家」,超有說服力的「污污理論」看完我都想投他一票w

▲「我蒐集很多風俗店的傳單之後,都會拿來DIY喔」

議員wwww 不要用很爽朗的臉講這種事好嗎wwwwww

 

日漫描寫「超愛開黃腔的政治家」,超有說服力的「污污理論」看完我都想投他一票w

▲「JJ的大小和DIY次數是完全無關的。」

 

政治家給人的形象大多都是嚴肅、不苟言笑,但這部漫畫則利用「開黃腔的政治家」製造反差感,讓人不自覺發笑。希望之後可以動畫化XDD

 

原文出自:ねとらぼ

 

 

日漫描寫「超愛開黃腔的政治家」,超有說服力的「污污理論」看完我都想投他一票w日漫描寫「超愛開黃腔的政治家」,超有說服力的「污污理論」看完我都想投他一票w

分享

相關推薦

一名網友問他女友X在臉上是什麼感覺?女友神反應一個動作,讓全天下的男人都再也不敢了!

圖片轉自魯中網,Dcard 一名網友心血來潮詢問女友"被X在臉上是什麼感覺阿?" 結果女友神會一個動作,讓他說"我以後再也不會了!" 下文原文內容 結果女友在若有所思的表情之後 神反應做了這個動作!   這件事情引起網友一陣騷動 男女各持一派討論的好不激烈 甚至紛紛分享自己的經驗 「超內...

網友半夜激情恩愛卻演變成與父母較勁誰大聲!結果最後「神展開」,母親隔天醒來還很驕傲!最後卻...

圖片轉自SOJHO 一名網友的女友去她家玩 當天在他家過夜 而該名網友的父母也非常開通 結果到了晚上..在恩愛的時候不小心發出聲響 結果卻引發父母的較勁!! 隔天起來還彼此炫耀討論 但是最後的結果卻...... 以下為原文內容轉自Dcard 這週末閃光來我家作客兩天我爸媽其實也都蠻喜歡我閃光的所以...

正妹車禍後竟然「全裸」爬出車窗...原來她竟在車內做這種事情...

(翻攝自youtube) 日前泰國一名年約30多歲的女子發生車禍後,竟全裸爬出車窗,讓路過民眾傻眼,隨後裸女在車來車往的馬路中央遊走,行為相當怪異。 據泰國媒體報導,這名女子在開車途中與一輛計程車發生車禍,隨後這名女子以全裸之姿,爬出車窗,還在馬路上遊走。附近有好心民眾看到,立刻拿出毛巾要為女子遮...

老婆在外人面前開始脫衣服褲子...幾年後她的病終於痊癒,「第一句話」就讓人哭慘

(示意圖,翻攝自大洋網) 1991年5月的時候,我的老三兒子出生了,當時因為村幹部給政黨委舉報,一大幫計生辦的人在中午的時候,開著輛麵包車,齊刷刷烏泱泱湧進了那間簡陋的小屋裡,要抓我們。妻子香當時剛坐完月子,身體還很虛弱,本來這一年我剛從礦上下崗,於是我帶著一兒一女又回到了老家,成了一名農民。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