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日本的特殊'性格',武士妻子幫丈夫付嫖資很正常!

日本的特殊'性格',武士妻子幫丈夫付嫖資很正常!
平安貴族的生活方式早就被日本武士階級所仰慕,等到武士們奪取了政權之後,他們不僅模仿公卿貴族的風流韻事,而且改造了社會的婚姻和風俗,武士們的風流追求深刻地影響了日本社會文化。有句俗語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對於進入幕府時代的日本男人來說另有所指,新的婚姻制度埋葬了他們過去的那種浪漫愛情。因為幕府主張用「嫁娶婚」取代了此前的「走訪婚」,使武士的多情受到限制,走訪女人的自由因而受影響。

  一般認為嫁娶婚在日本流行是在室町時代以後,到室町時代中期,父權制的嫁娶婚逐漸確定,男方的家長開始為兒子和家僕娶親,在庭院裡為新婚夫婦建造新房。由於是為娶親而建造的新房,人們因此開始稱新娘為「新造」。這樣一來,男人雖然可以壟斷他們的妻子,但也失去了沾染他人妻子的機會和權力,但是還有不少日本男人非常追懷昔日的性自由,不喜歡固定的一夫一妻制,所以婚禮仍以秘密進行的為多。

  這種嫁娶婚對於女子的約束最嚴格,因為新婚夫婦和男方的父母住在一起,最難處理的婆媳關係以及由此產生的悲劇出現了。當然這種婚姻是由武士階級確立的,並在武士社會取得支配地位,使女子在這種家庭中經濟地位日益低下,必須依賴男子。一般市民和農民雖在慢慢倣傚,但在最下層的農民和漁民之中,由於女子是維持家計的主要人物,所以和男子具有同等的權力,因此仍然保留著原始的走訪婚姻形式。

  然而畢竟日本的宗教文化和風俗習慣不主張禁慾,幕府通過法律制度和道德教育維持的主要是家庭關係而不是性關係。儘管武士道是嚴格的禁慾主義,但武士在性方面追求的是滿足而不是克制,奉行的是不受壓抑的享樂主義,只要他們能夠為主君保持戰鬥力,結婚生子培養新的戰士,性愛和婚姻往往是可以分離的。武士的妻子與其說是武士的配偶,不如說是他的一個固定性夥伴,他們的性生活也只是為家族生殖後代,是責任之性、生產之性。而武士的另一個重要性夥伴就是藝伎,與藝伎之間的性則是為滿足浪漫情調的性、情色的性。有人說,做愛是江戶時代武士們的必修課,一點不假。為什麼?因為他們一出征,便不知是死是活,因而要及時行樂,享受性愛之樂,同時又要用性愛來激勵鬥志。藝伎因此也成了武士們的知音,她們也同樣是只管現在快活無論明天死活的人。武士在出征前後找藝伎,也是在準備犧牲生命的同時,尋找自己存在的感覺,此刻的性生活使他們感覺到自己的存在。

  在武家社會,武士的妻子給丈夫支付嫖資是非常尋常的事,而且看起來是毫無怨言的,從這一點看來,上古以來中國人對於日本女子「不妒」的印象是準確的。武家妻子的這種「美德」對近現代日本主婦也很有影響,一個現代藝伎曾經這樣回憶過她的一次經歷:

  我記得有一次,我們告辭的時候,一位主人的妻子站在門口分給我們每人一個信封,信封裡是一筆很慷慨的小費。她給了真羽美兩份,請她把其中的一份轉交給名叫富枝的藝伎,據她說是「因為頭疼早些時回家了」。事實上,她同我們一樣明白,富枝是她丈夫的情婦,他們到另外一個房間睡覺去了。

  因此結婚對於武士來說並不意味著愛情走向墳墓,但對於他們的妻子來說確實如此。江戶時代的日本性愛道德要求妻子不許對丈夫的婚外戀、玩藝伎等產生嫉妒之心,這是對女性情感和性慾要求的否定,「現在仍有新娘子在婚禮中戴白帽子的風俗。那帽子看上去像是用布單鬆鬆地在頭上紮成的。這在日文中叫做『角隱』,即遮掩『嫉妒』這個角」,這就是要求妻子不許批評丈夫,嫉妒丈夫的其他性夥伴。

分享

相關推薦

二樓窗戶飛下來一只用過的保險套,剛好落到一位行人的頭上。  這人感到即噁心又惱火,於是走到這棟房子的大門口,使勁敲打大門,一個老頭開了門,問他為什麼這麼勁敲敲門?這人質問道: “誰住在二樓?”  老頭回答:“這和你有什?關係?上面住的是我女兒和...

爸: 我的好孩子你拿著牙刷在幹甚麼?子: 沒有啦!只是擦屁屁時候,便便走進了指界隙縫而已......爸: 那好像是我的牙刷耶......子: 是呀!爸: 那麼只是今天的事嗎?子: 才不是啦......最近學擦屁屁經常都會這樣,已經一個星期多了。...

一對情侶在公園裡大聲爭吵,女的罵男的說:「像你這麼渾蛋的男人,只有母狗才會喜歡你。」 男的很生氣的回答道:「你居然敢這樣罵我,太過分了,我們分手。 反正我爺爺昨天剛過戶一萬張台積電的股票給我這個長孫, 我有這麼多錢,難道還會擔心找不到女朋友嗎?」 男的說完後轉身就走。結果走不到幾步後,突然背後傳來幾...

某日一位小姐去買肉圓。 小姐:老闆,我要兩個小的帶走!由於生意好,過了一會兒,老闆怕忙中有錯,在下鍋前於是問:「小姐,你那兩粒是小的嗎?」該小姐臉一紅,恨恨地回了一句:老闆,你那兩粒才是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