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愛情裡,你總是受害者?

愛情裡,你總是受害者?

我生命裡一個很大的創傷,就是第一次戀愛的經歷。在其中有很多的痛苦,並且在多年以後還揮之不去。有好些年,我不時地會夢到第一個男友又來糾纏我,而我想要擺脫他卻很無力。很久以後,我才學會並且有能力去面對,知道說夢中的他是要帶給我一些信息的,而我最好能夠聽一聽。

最近又有一些很奇特的機緣,再去面對和處理這個問題。意外地發現雖然好像處理過那麼多次了,原來自己身體裡還存留有很多的痛,和黯淡的圖景。而得到幫助去清理它們,我為此感恩。

後來在寫日記的時候,我突然意識到:多年來我把自己打扮得像一個受害者,總是對人說我的第一個男友未曾很好地珍惜與尊重我而令我深受其害 ——這的確是有的,但我忽略了另外兩個方面:那就是,他也的確有真正對我好、對我關心和有愛的時候;以及,我一方面需要他當時能帶給我的一些東西而和他在一起,同時又因為嫌棄他長得不夠好、覺得他拿不出手而一直在心裡暗自地嫌棄他,對他也有過很多的不尊重與評價。也就是說,其實我並不只是那個受害的人。

然後我意識到:其實我對我所交往過的男性都是如此的。我的先生長得夠帥也對我好,可是我還會嫌棄他其他的方面。原來我是這樣以貌取人以及有很多的評價與自私。這可真該死。

愛是公平的,但我們愛的能力卻是有限的

我感到:這可能也是初次戀愛之痛一直在我心中多年揮之不去的緣由吧,至少是其中之一,因為生命所要求於我的,是真正地做到公允,愛與尊重,要我也能毫不留情地去看到自己。意識到這些,讓我很感謝生命藉著很多的事件其實是一再地要提醒我,毫不含糊地對待我像個不留情面卻充滿了愛的父母,這讓我感到了他對於我們每一個人的愛,因為那愛真是公平的,它不允許我對於其他人的不公和隱藏的“非愛”。

我得說:即使重來,我可能仍然會沒辦法接受一個長得不好看的戀人,但至少那樣的時候,我不必一邊利用人家一邊嫌棄人家吧,我至少可以真誠地承認這一點並且離開,那也能是一種尊重。

因此,我想要對生命裡的人真誠地說“夏威夷療法”(不了解可以看《零極限》這本書,網上能找到電子版的也能買到,很好很真誠的一本書)裡的四句話:親愛的,謝謝你。對不起,請原諒。我愛你。

我慢慢學會看到:我們都是曾經受過傷害的人,因此我們愛的能力也是有限的、不完全的。在我生命中我覺得曾經傷害過我的那些人,是以他們有限的愛盡他們所能地愛了我。我也是這樣的,我還有什麼可怨尤與指責的呢。我們雖然是大人,內心卻又有著受傷的孩童的一面。受傷了然而又頑強地活著,不完美然而又的確盡我們所能地愛著。看到這一點令我淚流滿面。

分享

相關推薦

上回整理抽屜翻到大學時期的女朋友的信。一封一封翻下去,一面覺得熱一面覺得冷。熱是為了居然當年與前妻熱戀時節的感覺如此炙烈,冷的是這些炙烈的熱情,我居然忘記了。和妻離婚的一個藉口是:「我覺得你根本不曾愛過我!」對於這個疑問,妻是三緘其口而不答,我就越發的理直氣壯了,「看,你沒話說了吧!」而這些舊情書的...

我們常聽到有朋友抱怨愛情前後不一的樣子,追求時是多殷勤,而追到手後卻失去了當初的熱情。女人開始懷疑男人有新歡,男人認為女人無理取鬧,分分合合,愛情品質直線滑落。我們也常聽到,許多人大喊:我只要細水長流的愛情,不要轟轟烈烈的愛情!但是,似乎看到的每一對情侶總在一開始就愛的死去活來,天天膩在一起,不然就...

阿拉伯傳說中有兩個朋友在沙漠中旅行, 在旅途中他們因為一件小事爭吵起來, 一個還給了另外一個一記耳光。 被打的覺得受辱,一言不語,在沙子上寫下: "今天我的好朋友打了我一巴掌。" 他們繼續往前走,一直走到一片綠洲,停下來飲水和洗澡。 在河邊...

男人有時真的好傻,可以為了自己心愛的人,不顧未來的艱辛,不在乎女孩的任性,為了得到女孩的心,可以忍受女孩的一切缺點,而自己卻努力改掉所有的女孩不喜歡的嗜好,但女孩卻不在乎他的改變,因為在漂亮女孩眼中這是天經地義的; 男人有時真的好傻,可以為了女孩的一句怕黑,而不顧寒風刺骨,在女孩的樓下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