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妳的愛,包含了另一個人的傷心◎肆一

妳的愛,包含了另一個人的傷心◎肆一

一個男人的告白:「為什麼男人總是不安分?因為男人都淺意識裡都希望自己是皇帝。」

妳要自己不要去問他為什麼。因為妳太知道,能問來的都會是淚水,而不是答案。

他會說些什麼,其實妳都清楚,「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很愛妳」……不管是道歉或流淚,都不是妳想要的。不是故意,當然沒有人會是故意,但妳的心碎卻是千真萬確,他的無心並不能彌補妳的傷心。而他口裡吐出來的愛,眼下都只剩下傷害。該付出的都已經給予,妳還能要回來什麼,還要、又能問什麼。

在一個無意的狀況下,妳發現了自己是第三者。妳很震驚,就因為打擊太大,所以妳忘了要憤怒、也忘了要傷心。就像是快速撞擊,妳沒有疼痛的感覺,但一低頭才發現已經滿地的鮮紅。只是這回,血是從心臟湧出。血是熱的,但妳的心卻是冷的。其實妳最震驚的並不是自己是第三者,而是,他騙了妳。他把妳對愛的最基本信念都給打碎了。

而不問他為什麼,並不是表示自己的默許。而是,妳再不打算接受他的任何說詞。妳不要他的安慰,更不要他的挽留。妳害怕自己會心軟,所以只好對他強硬。所以,妳不要他的為什麼,他的為什麼幫不了妳什麼,妳只能靠自己找解答。

自始至終,原來、原來,妳的未來,從來都不在他的手裡。

當然,妳也想過要屈就。妳已經很愛他,妳的心已經受傷,禁不起再失去他。跟著,妳更震驚自己怎會有這樣的念頭,他不僅讓妳變成了第三者,還讓妳瞧不起自己。可是,愛情真的能委屈得來嗎?委屈的來的還是愛嗎?妳又問自己,還要多委屈,才足夠。這段愛情,妳不僅丟自己的心,也差點要了自己的尊嚴。

委曲求全,委屈的都是愛情,成全的都只是一個不圓滿。

再者,妳也不懂,犯錯的是他,但為什麼委屈的卻要是自己?一想到這件事,妳就覺得荒唐,就像是你們的愛情。從謊言開始,用真話結束。妳也開始懷疑他對妳的愛,但一直到很後妳才有所體悟,其實不管他的愛是不是真的,終究都不重要,因為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他的謊言是真的。

妳也才明白,他或許是真的愛妳,但卻沒有愛妳到要讓你們的愛見光。他對妳的愛只在地下,伸手不見五指,所以就連妳的淚水都可以當作沒看見。這是他對妳的愛的方式,昭然若揭,妳還想要去要討什麼呢?更多的愛?還是更多的失望?

妳也沒想過要逼他跟她分手,妳對愛情的憧憬,從來都不是該建構在另一個女生身上。妳的愛情,僅僅是愛,也應該只是愛,而不包含了另一個人傷心。妳不想傷害誰,即便妳已經被傷害,但妳仍想要保有自己的良善,這是這段不該有感情裡,妳還能夠驕傲的地方。

男人真要劈腿,防也防不來,妳無法要求他人,但妳很知道,自己不想要的,妳也要求自己不要給別人。至少,妳可以為她做到這些,然後,也希望未來有一個她,也可以為自己做到。

他可以讓妳當小三,但妳也可以選擇自己的光明正大。預防小三的第一步,就是自己不當小三,妳很懂。

※本文出處:請按此

 

妳的愛,包含了另一個人的傷心◎肆一

肆一/男人,不覺得愛情是生命的唯一,
但認為,有愛,生活會更有滋味。

為「姊妹淘」駐站作家、「法蝶生活館 La Fatt'e」專欄作家、ETtoday名家、BRAND 名牌誌名家、「智邦」專欄作家。

分享

相關推薦

職場媽媽的真心告白:「我需要娶個老婆!」為什麼女人需要「娶妻」,而男人需要學會「生活」?

為什麼女人需要「娶妻」,而男人為何需要學會「生活」。 ★妻子的吶喊:「我羡慕有老婆的人,非常羡慕!」★男人有老婆,而女人沒有,且大多數人認為本來就是如此。所以當女人說:「我需要娶個老婆。」這真的不是開玩笑的! 妻荒 這有點像是為了讓我找到靈感而設計出來的有趣情況。我跑到另一個省分,參加一個「高峰會」...

從《高年級實習生》看戀愛學:犧牲,不會是婚姻的唯一解。在愛情裡妳應該做的事...

《高年級實習生》犧牲,不會是婚姻的唯一解。 在愛情裡,找回屬於自己那份最真實的自信吧! 《高年級實習生》激盪出很多層面的火花,新潮與復古、工作和退休、老派的愛情、新創的危機,以及女性議題。我們總說女人當自強、要活出自己的態度,可是我們又隱隱地害怕著:事業和家庭都成功,這聽起來多像是一個遙不可及的神話...

正確溝通很重要!戀人間增進感情更好的訣竅

文/凌茜 好友的爸媽結婚已經三、四十年,若以結婚紀念日的標準,已經是被譽為像珊瑚珍珠一樣寶貴的婚姻了,但好友卻形容父母的婚姻:「根本就像每天拍恐怖片,子女都巴不得他們離婚!」 據說她爸媽每天唇槍舌劍彼此嘲諷,爸爸嫌媽媽煮菜難吃不懂打掃,媽媽笑爸爸沒出息賺錢太少,兩人動不動叫對方去死,不然就是要死給對...

我的老公只想當個乖兒子:在婆媳關係裡,找回遺失已久的自己

文/海苔熊 前些日子朋友Mandy來找我喝酒,兩個人點了一大桌的菜,喝了將近兩手的玻璃瓶裝啤酒,開始聊了之後才知道,原來他承受的苦比點的那些酒還要多還要多。 「在結婚前我們兩個就討論好了,不跟公婆住,他是家中的長子,雖然有點猶豫,但還是勉強答應,我們在婆婆家附近三條街的地方租了一個房子,我那時心想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