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妳和他可以更好 音樂長河裡的知音 /魅麗雜誌

妳和他可以更好 音樂長河裡的知音 /魅麗雜誌

【圖文提供/魅麗雜誌】

 

音樂長河裡的知音

李正帆與李夫人李王若涵

 

 

在台北郊區新店往烏來的半路上,山邊有一個小社區叫作花園新城,彷彿從高處的仙境看著地上擁擠的人間,音樂人李正帆和太太李王若涵就住在那裡,每日四目相對,或者各自在臉書上互相按讚,稱讚對方的種種好處,彷彿這些發現不公諸天下,渾身就不對勁,也絲毫不以放閃和肉麻為意。

妳和他可以更好 音樂長河裡的知音 /魅麗雜誌 

這對夫妻,結婚至今七載,兩人都不是大姑娘上花轎,在此之前各自經歷了不同的婚姻歷程。如今在我們眼前,時而拌嘴調笑,時而互掀糗事,但更多的是爭著為對方細語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彷彿開天闢地以來,他們就是一對完美情人。然而,聽著他們娓娓道來的人生感情事,卻更像是典型的愛情悲喜劇,任誰都不是天造地設的良人,情感一路曲折,是前世也修,今生也修,如今才修到共枕眠。

 

 

十六年的因緣

眾裡尋他千百度

 

男女主角在年輕時就已相識,當時的王若涵是十六歲的青春芳華,偶遇音樂才情過人的李正帆,叫了聲李叔叔,但是自後男婚女嫁各不相干。人生滴溜溜地轉,八年前,他們再度相遇。此時的唱片市場已不復盛況,百萬金曲像是一陣雲煙,連影子都不復見。當年的音樂才子,三十四歲就被最大的本土唱片公司聘為音樂總監,然而人生並未因一時的得意,從此都是坦途。

 

執著的藝術家性格,過度敏感的情緒天線,李正帆的作品都像是猛力燃燒生命而成。現任,也是第三任,被李正帆甜蜜稱為最後一任妻子的李王若涵說:「為人創作,他從來不會因為對方是誰有所區別,常常癡迷忘我,連飯也吃不上幾頓。同一世代的音樂人多數都已轉換跑道,唯有他,依然愛樂如痴。如果說我欣賞或是崇拜他什麼,就是這份對創作的執著。」

妳和他可以更好 音樂長河裡的知音 /魅麗雜誌 

李正帆,軍人家庭裡的老么,從小就嶄露了音樂才華。他在唱片全盛時期是當紅製作人,創作過無數金曲,陳淑樺的百萬金碟《夢醒時分》讓他嘗到人生第一顆甜美的果實,「家人一直不了解我在幹嘛,當滾石唱片跟我簽約之後,我特意開著騷包的跑車,帶著整袋鈔票回家幫爸爸祝壽。結果爸爸看到鈔票,一個巴掌過來,喝問我做了什麼壞事!」

 

雖然在社會上,他是紅牌製作人與創作者,心底卻還是個孩子。自小被父親威儀嚇得不敢多話的他,這一巴掌差點讓他躲回自己的音樂小天地,還好當時欣賞他的李宗盛來家中解釋一切,家人才知道,那個躲在鋼琴旁的小男孩,如今已在錄音室中,錘鍊出一首又一首的動聽歌曲。

 

王若涵,在公關行銷界走跳多年的悍女子,多年來皆以光頭示人。據說李正帆首次帶她回家見父母,李媽媽看著頂著大光頭的王若涵,以為是哪來的尼姑,脫口喊出:「哎呦,阿彌佛陀!」她從小學鋼琴,父親以為音樂會是她一輩子的事業,雖然高中即赴美讀書,但是每次回台灣,就會帶她到朋友的錄音室見見世面。在那裡,她第一次見到李正帆。

 

「十六年後,我們偶然再次見面,當年的小女孩變成一個小女人,但是我還記得她的臉。」原本在一旁看著丈夫手舞足蹈的李太太,這時突然說話:「你是記得我的聲音。」這個場景,讓我想起電影《當哈利遇上莎莉》裡,一對對老夫妻講述如何相遇相依的場景,太太沒記清楚的,先生會幫忙補充,反之亦然。這是長時間的相處,融煉出看似拌嘴,實則親暱的情誼。「再次相遇時,我們的人生都有很大的成長。」李正帆突然壓低嗓音,語氣一轉,「那時我陷入憂鬱症的低潮,以為她只是我伸手亂抓的一根浮木,後來才發現是一艘大郵輪,永遠不沉。拉著她,我漸漸走出那個封閉的世界。」

 

 

更多精彩內容盡在本期【魅麗雜誌 77期/2月號】

分享

相關推薦

用力的微笑 卻扯痛了嘴角

不是誰在折磨誰 而是自己給自己加重感情的負荷 我在想我們還能重新來過嗎可是已經不能了 這是你要的結果我們彼此受到的傷害已經太多了 不僅你忘不了那一切我也忘不了在我絕望的時刻我真的不願去想我只想忘掉一切   不想再沉迷於往事之中了 我不知道...

沸騰的時光。

       日子清淡,只是無力追趕於時間的步伐,那種沒有停歇的奔忙和追逐無數人竟相趕跑的狀態。未曾匆匆回眸就已經失之交臂,行行色色地走馬觀花而過,在洶湧的人群裡擁擠忙碌,朝各自的軌跡跑去。那些曾經在身邊一起行走的人,如今已流轉四方,成為我生命之外的影像。&...

只要你喜歡。我會習慣

習慣你走在我的左邊、 習慣你坐在我的右邊。 習慣坐在一邊、靜靜的靠在你的肩、你也輕輕的攬著我,聽著你的心跳,你的呼吸。那樣子很安心。 那時侯的你在我的右邊。 走在路上,習慣有人為我看路、以至於習慣這樣子,很少看路、很少注意、…有車過來,你把我拉過安全的地方,突然發現我的習慣那麼不好、...

簡單點 安靜點,然後快樂點

  我不喜歡勾心鬥角,我不喜歡假假的友情、  我喜歡簡單 ​​的人,簡單的事、  每天嘻嘻哈哈過日子、  我想像曾經那樣,幾個人圍在一起總有說不完的話、  我想曾經那樣,幾個女人,討論夢想,現實,未來、    很多狠多那些快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