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在得到與得不到之間

在得到與得不到之間

借了別人的東西,總要歸還,畢竟那從來都不是屬於你的。

我借了別人的他,我早就應該有心理準備,而且從一開始就知道歸還的期限並不遙遠。很多個日夜過去之後,不知情的朋友給我看他的照片,聊起一些關於他的細節。

我覺得自己極端可笑,竟然需要透過這樣無奈的方式見到自己情人的照片。不,也許,應該說是最熟悉的陌生人。我告訴自已,是的,我見到的只是一個陌生人。可是,沒有人會知道,我和這個陌生人曾有多好。甚至連我都不知道為什麼這個陌生人只是輕易地走掉,卻會在我的心上留下不滅的痕跡。

照片上的他和我認識的他一模一樣,總是帶著有點憂鬱的笑容和清澈的眼神。還有他的女朋友和朋友們,也都是無憂無慮地笑著。

他們是同一個世界的人,在我面前變幻成了童話般的形象,激起了我強烈的羨慕和嫉妒,還有一種內心隱隱的痛,因為我永遠只屬於照片之外的空間。不論我如何努力,我和他之間始終隔著些什麼距離。這距離,他跨過了,而我呢,卻跌倒在原地。

別人說這樣子也沒什麼大不了,他沒出現的時候,日子還不是一樣地過?但有些東西來到身邊以後,想要將它歸還根本不是容易的事。我和他沉溺在甜蜜又痛楚的幸福中,我們珍惜的過著一天天的日子,這是屬於我們的白天和黑夜,它是彌足珍貴的,它是得來不易的。

這段愛情在我們彼此開始熟悉起來的時候終止。他說自己沒有辦法傷害她,她自始至終都是無辜的。他永遠不能體會這句話和他後來的放棄對我造成怎樣的傷害,即使我受的傷害,是他給的。

我難道就不是無辜的?我不想破壞他們,我對他那甜美得像玫瑰花般的女友感到抱歉,但是我無法不讓自己愛上他。她就像個公主,童話裡的公主天生是被呵護和簇擁的,是被養在玻璃罩裏的花朵。

至於我,就像傳說裏的狐狸,是自己要尋找馴服的,注定背上詛咒,注定要哭泣。不管如何去靠近,小王子和狐狸從來都不是同一種人,小王子心裡的玫瑰是獨一無二的,那麼狐狸呢?但是,狐狸至少還擁有風吹過麥田時,麥浪翻起的顏色。而我,我也要仔細地記憶他,直到把他側面輪廓的一切細節收進腦海裏為止。

夠了,我對自己說,愛上別人的他的人,最好的結局也無非如此。這個畫面已足夠我在將來的日子,將它放大又放大,我會永遠記得起。在得到與得不到之間,有最多的惆悵。不知他物歸原主之後可好?我相信,當他發現迷了路的時候,應該可以找到路回去。

而當我終於學會放棄原本難以放棄的東西,這究竟是一種解脫,還是遺憾呢?

分享

相關推薦

勇奪Google年度飛躍大獎!What a Perfect 「LIFE」! 美商全通集團旗下的「LIFE生活網」﹝﹞在2011年底成立之後,2012年在整個團隊的努力耕耘下,辛苦終於獲得肯定!短短一年時間流量暴增,瞬間躋身全台百大網站之內,而且排名56更將要邁進50大網站的行列!如此出色的表現,「L...

【親子天下╱鄧惠文】 如果我們的另一半都不想要開口,表示這個溝通是死的。夫妻溝通有以下三種會把對方變成啞巴的模式: 對方要分享某件事,你馬上給意見評論,對方一開口就踢到鐵板;踢了兩次,他就不會再開口了。 對方每次開始分享事情,你反應過度的話,對方會覺得任何的壓力拋出來,只會創造更多的反彈性壓力,所以...

親密關係的本質,不管是男女朋友、夫妻、或同性戀情,看似純屬兩個個體的結合,實際上兩個人都各自帶著自己的「背後靈」,來與對方相會看過一則電視廣告吧,男女兩人躺在清潔不佳的旅館房間,空氣中五味雜陳,菸味、香水味、食物味等等,流連不去,彷彿枕邊睡的除了自己的伴侶以外,還有各式各樣的前任房客。 談戀愛是兩個...

(留日台籍生情殺案獨家心理剖析)留學日本的張姓青年,發現交往中(或單戀)的台籍女同學,擬與兩位男同學出遊,一氣之下前往女生住處理論,未料得不到滿意答案,憤而將她與她的女室友殺害。案發以後,張男的父親表示,「這孩子連捏死螞蟻都不敢」,而從他臉書張貼的照片來看,雖然已三十歲,模樣還像個青澀的大男孩,這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