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話題::吃嬰兒!這根本喪盡天良啊!

吃嬰兒!這根本喪盡天良啊!

一定要讓上層知道,在中國還存在著這樣的事情!!
欲哭無淚。為那些無辜的嬰兒祈禱。
東莞出現人食.人,“xx湯”擺上桌面,喪盡天良!!

吃嬰兒!這根本喪盡天良啊!

台商最近流傳著一個駭人聽聞的進補潮流(xx)湯。花三四千元人民幣,就吃到一盅用六七個月大的(xx)燉成的補湯,台商則形容是壯.陽勝品。東莞王姓台商,自詡是(xx)湯的常客,幾個月大的嬰兒,加入巴戟、黨參、當歸、杞子、薑片,加入雞肉排骨,燉八小時,很能補氣養血。他一邊緊摟身旁十九歲的湖南二(奶),一邊洋洋自得的說:以我六十二歲的年紀,每晚都可來一回,還不是靠這個。眼見記者滿臉狐疑,他自告奮勇,帶記者見識見識。

吃嬰兒!這根本喪盡天良啊!

第一站,他帶記者到廣東
佛山市,找到吃開(xx)湯的餐廳,誰知主理的黎師傅卻說:排骨(他們的暗語,指xx)不好搞,現貨沒有,胎.盤倒有新鮮的,這東西不能冷凍,新鮮的好。黎師傅說,真的要吃那個,有個外地來打工的夫妻,現在懷孕八個多月,由於兩胎都女兒,再過幾天準備鹽水催生,如果又是女兒,到時候就可以吃了......

吃嬰兒!這根本喪盡天良啊!

記者還是半信半疑,調查採訪幾個星期,還是聽的多,沒有親眼見過,以為就此打住,誰知過不了幾天,王姓台商來電:東西找到了,天氣轉冷,有幾個朋友正想進補。

吃嬰兒!這根本喪盡天良啊!

他帶著記者來到台山,找到了餐廳,負責的高師傅帶著我們一眾人等,到廚房開眼界。但見那嬰屍小小的比貓兒大不了多少,躺在砧板上,五個多月大,有點小。高師傅說著似乎有點歉意。

吃嬰兒!這根本喪盡天良啊!

高師傅說女嬰.屍是朋友從鄉下找來的,他不肯透露這女嬰的收.購價,只說價錢是依據月份大小,死.胎活.胎而定。

吃嬰兒!這根本喪盡天良啊!

台商亦說,吃這一盅要三千五百元人民幣,其他細節,他不理了。記者聽他們在聊,流.產或墮.胎的死.胎,中介人就包給產婆幾百塊紅包,若是接近足月引產的活.胎,則要付兩千元紅包給女嬰的父母,當是收養;至於嬰兒交到餐廳時,都已死亡,之前是死是活,已無從細考了。

吃嬰兒!這根本喪盡天良啊!

這頓補湯記者無膽一嚐,經廚房一役,久久無法吃東西,佯裝不適離去。吃的都是女嬰,是一子政策之害,還是中國人好進補的習性,已將到天.譴的地步了!!!
 不知道你們看到這個無辜可憐的女嬰有什麼什麼反應。她還沒有張開過雙眼看看這個世界呢!
 人,真的可以吃人嗎?!......已經沒有救藥了!

 一桌人圍著分食。真的想像不到,那些食客是怎麼下口的。他們在吃之前,難道就那麼心安理得嗎?我想,任何一個心存良知的人,都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這位據說是北京一個前衛藝術家,吃xx純粹是一種行為藝術。他自稱基督徒,並宣揚聖.經以及法律都沒有禁止吃嬰的條令。打著前衛藝術的旗號,卻做著喪盡.天良的事情!!!!

 看見了吧!我們的同類就這樣上了餐桌,變成了所謂的壯.陽極品--xx湯!

 挑戰你心理承受能力的極限!

 看完此篇,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我想嘔吐!

 現在的人除了天上的飛機、水中的輪船、陸上的機車,還有什麼不能吃的?!還有什麼是人不敢吃的?!年初意大利總統侯選者宣揚中國人用xx湯作肥料,引起了不小的轟動!也正因為如此,我開始關注“吃嬰” 的相關信息,不曾想今天居然圖文並茂呈現在眼前!中國人要獲得世界的尊重和認可,還有多長的路要走?

 這些人該招天譴,還有沒有王法,該死的接生師,該死的賣嬰家,該死的煮(嬰)湯主理師,該死的進補者,都他媽的該死,還真不怕下一輪他們轉世的時候也被這樣!......

 看完,真的很心酸......難道這就是所謂的腐敗社會??為被進腹為食的同類哀悼!!
 人世間的悲慘事件,難道有關部門沒有看到聽到嗎?!請大家看後一定轉發。嚴懲這些應遭報應的禽獸!!!

分享

相關推薦

那夜過後,我知道跟她再也不是兄妹...憑什麼我們不能廝守!(二)

她沒有哭,而是跟我說:跟一個充滿一肚子壞浪漫的熟悉的人在一起,也沒什麼壞處,更何況還是一個特別有品位的哥哥。我撫摸著她散亂的長發,她看著我,就又躺在我的身上。 大二暑假發生的事情,出乎我們的意料,但年輕人做事並不想太多,所以彼此享受著年輕帶來的快感。一天中午,弄完之後,我睡著了,是突然颳起的大風打...

當你發現對方劈腿....

    (示意圖非故事本人來源1 2)本文轉自PTT本篇涉18禁內容,因此原文已做調整     話說原PO的情況 讓我想到了一個我認識8年的好朋友  當初他也是被戴綠帽而且帶的非常大頂  因為那女生大二開始就住我朋友的租屋那 為了...

那夜過後,我知道跟她再也不是兄妹...憑什麼我們不能廝守!(三)

二〇〇一,夏夜,明亮的閃電劃過小城夜空,撕開一道口子,雨傾盆而下,慢慢淹過馬路,直到沒過還是小屁孩我的膝蓋。我披著雨衣,背著妞妞,一手打著傘,儘量讓雨水少打在她的頭上,向著爸媽在幾百里之外會議室緊急預約的當地最好醫院前行。直到看見阿姨,在那焦急的踱步,才稍稍平復害怕的內心。那次,小女孩抵抗力差,感...

那夜過後,我知道跟她再也不是兄妹...憑什麼我們不能廝守!(四)

我們只有疲憊不堪時,才會停下來。我讓她慢慢感受身體的變化,學會互動。也會帶她從小道偷偷走進圓明園,坐在廢墟上,牽著她的手,「北京的冬天好冷!」「是啊,所以要多多活動,多做運動!」她衝我壞笑:「那也不至於折騰到我沒體力了!」我說:「回去了,學學打網球吧,把身體練好了。」「那會不會把胳膊耍得太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