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假如小叮噹沒有百寶袋,大雄還會這麼愛他嗎?

假如小叮噹沒有百寶袋,大雄還會這麼愛他嗎?

會不會有一天,我們會等到自己的大雄。

他說他不要口袋,他說他只愛你。

 

還記得有天我問他:「如果給你一個沒有口袋的哆啦A夢,你還要嗎?」

「哈哈,那就不要了。」他回答的很乾脆。

於是繼續我們繼續笑鬧著,嘲笑著彼此的貪心。

然後突然,就感到一陣難過。

 

原來一直以來喜歡的,欽羨的,想要得到的,

並不是那隻藍色的怕老鼠的,愛操心的,愛嘮嘮叨叨的,愛吃銅鑼燒的無耳貓,

卻只是他的口袋嗎?

如果沒有任意門,沒有時光機,沒有竹蜻蜓,

沒有記憶麵包,沒有能考一百分的筆……

沒有這些方便的未來工具,

如果只是一隻簡單的善良的講義氣的機器貓,

是不是就沒有那麼喜歡,那麼想去得到。

 


原來長大之後的我們,都漸漸變得功利,

原來一直深信的真心,也摻雜著慾望與附加價值。

擁有足以征服世界的神奇道具。

 

大雄卻只是想著棒球打得好一些,考試考得好一些,

零花錢多一些,和靜香能多玩一會,

也許只有這樣的大雄,擁有那樣單純澄澈的心,

才配擁有哆啦A夢。

 

所以童話不會在現實中實現,

我們的心沒有童話那般美好。

 

 

那麼,一直以來,我們以為真心愛著的人,

以為最純淨的感情,

究竟是不是真的如我們以為的那般無私與清澈。

牆紙房子,造雲機器,

美食桌布,換衣服照相機。

我們愛的,究竟是哆啦A夢,還是他的口袋?

 

 

虛榮,陪伴,被關愛,不寂寞……

我們愛的,究竟是那個人本身,

還是他能帶給自己的東西。

很難說的清楚,很難分的清晰。

 


但是我知道,

如果哆啦A夢失去所有的一切,

還是會有那麼一個人去一如既往地愛著他,

堅守著在一起。

 

那個傳說中的結局,哆啦A夢沒有了電,

不能再活動,如果更換電池會失去所有的記憶。

口袋還在,大雄完全可以取下口袋,

更自由地使用那些神奇的工具,

不再有哆啦A夢的嘮叨和管制。

可是他要的不是那些,

在那個時候,

他要的只是一起經歷奇遇一起打敗挫折的好朋友,

他要那些回憶,與記得一切的原本的哆啦A夢。

於是,刻苦學習,終於,等到他醒過來。

他說:「大雄,我等你好久了。」

漫長的沉睡中,

他一直相信並知道大雄會堅持等他醒來。

他在等他。

 

 

如果啊,你突然沒有了帥氣的外表,我突然沒有了漂亮的臉蛋,

如果啊,你突然沒有了方便的轎車,我突然沒有了華麗的衣服,

如果啊,有天你什麼都不是,有天我也什麼都不是,

可不可以,我們還是緊緊握著對方,

再輕輕說一句:「我愛你。」

分享

相關推薦

意圖使人犯罪的奧地利監獄!

挪威監獄的舒適想必大家都應該知道,但是還有更華麗精緻的監獄-奧地利監獄。 奧地利政府2004年初花300多萬歐元所興建的的羅馬尼亞監獄。 奧地利政府讓犯人服刑期間參加勞動,除按工時支付超過台幣兩萬五千元基本工資外, 還定期提高工資待遇,政府還支付犯人服刑期的失業保險。 算一算可能不只台幣兩萬五千元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