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上日文課了

地 方: 東京某日本料理店,壽司吧台 

人 物:台灣客 A、B、C 君及 A 妻 

場景: 

四人不懂日文,但以手指點菜,終於吃飽了。該結帳了,但是不知 
如何用日語講。 

台客 A:用英文試試,Bill(帳單)please! 

老 闆:嗨! Beer(啤酒)。 

結果:送上了一瓶啤酒。 

台客 B: 換我來,how much? 

老 闆:嗨!ha-ma-chi(紅魽)。 

結果:又送來了紅魽四份。 
台客 C: 換我來,日文多少錢好像叫 

I-Ku-Ra,I-Ku-Ra。 

老 闆:嗨!I-ku-ra(鮭魚蛋)。 

結果:又送上鮭魚蛋四份。台客 C 

很生氣,不自覺罵了一聲 -- X X 老母。 

老闆: 嗨!Kani-double (蟳 - 雙份)。 
結果:又送上雙份蟳。 

台客女: 唉啊!含慢死!(台語 :笨死)。 
老 闆:嗨!Ha-ma-sui(蛤蜊湯)。 
結果:又送上蛤蜊湯四份。 

台客女的老公罵了一聲,三八! 
老 闆:嗨!Sam-ba (秋刀魚)。 

結果:又送來四份秋刀魚。 

...................... 

終於帳單來了,很多錢! 

台客 C: 殺價(國+台語發音)。 

老 闆:嗨!Sha-ke(鮭魚)。 

結果:又再送來了四份鮭魚。 

台客 C: No、No、No、…… 

老 闆: No Sha-ke, Sarke(日本清酒)? 

台客 C: Yes、殺價,殺價! 

結果:又送來四瓶清酒。 

聽說這四個人還在日本吃,回不來。

分享

相關推薦

學生對把妹的看法 作者: xo1100 (天兵小蝦)在一次宿舍載片被斷網的夜晚跟著室友天談地聊的哈拉著突然聊到把妹的話題某室友曰: 『 現在交女朋友還不是在幫別人養老婆? 』 這當為這理論開始點頭如搗蒜時有個聲音出現了「 換個角度想,那現在交女朋友不就等於是可以玩別人老婆A___A? 」室友呵呵笑的...

有一個農夫和一個律師汽車相撞,律師高傲的拿了一張名片給農夫。農夫也從他的後車廂拿出了一瓶威士忌,說道:『你好像受驚不小,喝一口吧!酒可以定定神…』律師就喝了一小口。「你的臉色還是很蒼白」,農夫說道:「再喝幾口吧!」在農夫勸說下,律師又喝了5、6口,然後律師提議說:「你也喝幾口吧!」「我...

那天約了個女網友見面,地點某公園,正值早晨人員稀少。 時間快到時忽然發現肚子疼。 詛咒著賣油條的無良小攤,繼續忍著等。 疼。 很疼。 相當疼。 急沖去廁所先。 一番狂轟濫炸後,頓時為之一爽,摸口袋時僵住:沒帶手紙。 等會...

結婚前> 往↓看: 他:太好了!我期盼的日子終於來臨了!我都等不及了! 她:我可以反悔嗎? 他:不,你甚至想都別想! 她:你愛我嗎? 他:當然! 她:你會背叛我嗎? 他:不會,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 她:你可以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