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丈夫不能滿足她,她在家閣樓養了個小鮮肉,這一養,就是10年...

丈夫不能滿足她,她在家閣樓養了個小鮮肉,這一養,就是10年...

都說,現實往往比電視劇還狗血…

下面要說的這個故事,可能確實是這樣......

 

故事發生在20世紀初期,主角是下面這個姐們

丈夫不能滿足她,她在家閣樓養了個小鮮肉,這一養,就是10年...

 

她叫Dolly,大約出生於1880年,是德國移民的後代,小時候家裡很窮,在美國中西部的農場長大。

 

不過,Dolly沒有這麼一直窮下去,

因為後來,她嫁了一個有錢人。

丈夫不能滿足她,她在家閣樓養了個小鮮肉,這一養,就是10年...

 

丈夫叫Fred,開着一家製造圍裙的工廠。

丈夫不能滿足她,她在家閣樓養了個小鮮肉,這一養,就是10年...

 

外人看來,Dolly嫁入「豪門」,日子似乎過得很逍遙…

丈夫不能滿足她,她在家閣樓養了個小鮮肉,這一養,就是10年...

 

但是,Dolly其實並不快樂…

丈夫雖然有錢,但是脾氣很差,平時又愛喝酒,兩夫妻經常吵架。

 

更要命的是, 丈夫性慾冷淡,好多次Dolly想啪啪啪,卻被丈夫一口拒絕...

丈夫不能滿足她,她在家閣樓養了個小鮮肉,這一養,就是10年...

 

這一點,Dolly堅決忍不了...

「你不跟我啪,我找別人!」

 

於是,她開始物色出軌的對象...

很快,有個人就進入了她的視野。

然而…

兩個人似乎已經無法改變這種偷情的感覺,以及明顯的地位差距。

所以Otto依然住在新房子的閣樓里,即使屋子裡只有他們倆人。

可是…

對Dolly而言,即使一切再與從前相似,但似乎少了一點偷摸的快感。

很快,她對Otto厭倦了.... 

 

轉頭,她跟處理丈夫後事的律師糾纏到了一起,後來還跟一位商人有了曖昧關係…

而且Dolly還希望對方能幫自己處理掉一把槍,

謊稱那把槍跟射殺丈夫的槍很像,之所以處理掉是不想自己被誤認為殺人兇手。

丈夫不能滿足她,她在家閣樓養了個小鮮肉,這一養,就是10年...

 

然而…

Dolly的小算盤還是失算了。

 

跟律師交往下來之後,Dolly頗為開心,順手的就把當時偽裝成搶劫,拿走的丈夫的那塊鑽石表送給了律師。

沒成想,律師一眼就認出了那塊表,Dolly連忙解釋是在家裡的沙發底下找到的,

這麼點事兒,也不用驚動警方了,你就自己帶着吧。

 

但是律師還是保持了一絲理智,把這一切匯報給了警察。 畢竟人就是幹這個的…

 

隨後警察就找上門,逮捕了Dolly。

跟Dolly交往過的那位商人也隨後坦白,他曾幫着Dolly處理過一支槍。

此時,所有的證據都指向Dolly,

警察幾乎認定了她就是殺害丈夫的兇手。

丈夫不能滿足她,她在家閣樓養了個小鮮肉,這一養,就是10年...

 

而且就在Dolly被關押期間,她跟律師提到了自己有一半血緣關係的弟弟,也就是Otto,

希望自己被監禁的時候,律師能給在閣樓的Otto送點吃的。

 

出於同情,律師一口答應。而十幾年前一直被囚禁一般的Otto,見到律師之後非常興奮,這幾乎是Otto十年來見到的第一個外人,而且對方又對自己如此照顧,立即就打開了話匣子。

跟律師講他跟Dolly的性生活,甚至不小心說漏了兩人殺死Dolly丈夫的罪行。

律師聽完,震驚之餘,感到無比噁心,他立即把Otto趕出了閣樓。

丈夫不能滿足她,她在家閣樓養了個小鮮肉,這一養,就是10年...

 

Otto隨後意識到事情可能敗露,逃去了加拿大,改名換姓,娶妻生子,

以另一個人的身份,在另一國家,過上了另一種生活。

丈夫不能滿足她,她在家閣樓養了個小鮮肉,這一養,就是10年...

 

 

這段跟Otto的談話,律師隱瞞了下來。

 

而另一邊,

雖然警方懷疑Dolly殺了丈夫,但是由於無法解釋Dolly當時是怎麼把自己反鎖在衣櫃里的。

破不了這個謎題,再加上原本就證據不足,就無法對Dolly定罪。

 

隨後,Dolly在數月間到場了無數次聽證,首席副地區檢察官和副地區檢察官,都竭盡全力想要揭露Dolly謀殺丈夫的動機,以及她是如何把自己鎖在衣櫥里,並把鑰匙留在門外的。

但是,Dolly對這一切隱藏的近乎完美,多場聽證下來檢察官毫無進展,

而且Dolly處理掉的兩隻槍已經嚴重腐蝕,早已無法辨認哪支是兇器。

這條重要的線索,也毫無價值了。

 

再加上頻繁的聽證會,Dolly身患重病,據報道已經到了瀕死的邊緣,

無奈之下,

Dolly被批准保釋,迫於沒有實質性的證據,對Dolly所有的控告也被撤銷。

丈夫不能滿足她,她在家閣樓養了個小鮮肉,這一養,就是10年...

 

本來這個事情就已結束.....

然而,故事的最後,

Dolly跟律師的戀情又維繫了七年。 最後,Dolly又把這個律師給甩了。 

 

被甩之後氣憤的律師,把當年去給Otto送飯時,他無意間說出的真相告訴了警方。 

這下,警方終於弄清了所有的事實經過。 

恰巧Otto當時剛搬回洛杉磯,隨即被捕,Otto被判定有罪。

 

然而,

當時訴訟的時效已經過期了,雖然認定Otto有罪,也只能將他釋放。

至此,Dolly也完全逃脫了法律的制裁,並且找到了自己的摯愛,兩人相伴,直到1961年Dolly自然去世。

而至於Otto,仿佛人間蒸發般,自此再無音訊。

丈夫不能滿足她,她在家閣樓養了個小鮮肉,這一養,就是10年...

 

 

ref:

http://www.therichest.com/shocking/15-things-to-know-about-dolly-oesterreich-the-wife-who-kept-her-lover-in-the-basement/

 

丈夫不能滿足她,她在家閣樓養了個小鮮肉,這一養,就是10年...

 

他叫Otto,17歲,是丈夫工廠的一名縫紉機修理工。

當時的Dolly已經30齣頭,卻對這個17歲的小鮮肉情有獨鍾…

有一天,她打電話到丈夫工廠...

「我家那台縫紉機壞了,你們找個人過來給我修一下,哦對了,就找那個叫Otto的吧」。

丈夫不能滿足她,她在家閣樓養了個小鮮肉,這一養,就是10年...

 

工人哪敢違抗老闆娘的指令...

沒多久,Otto就出現在了Dolly的家門口。

Dolly早有準備,開門時,她只穿着一件長袍,一條性感絲襪,整個人每顆細胞都在勾人...

一開始,Otto還沒看懂Dolly的意思… 

只是專心去修縫紉機...

 

然而,修着修着,氣氛越來越曖昧...

Dolly把長袍拉得越來越開,露出大塊大塊雪白的皮膚…

那個時候的Otto都還沒怎麼接觸過異性,見到這樣的場景,簡直不知道如何是好。

一個熱情奔放,一個害羞靦腆...

 

在Dolly的努力挑逗下,最後Otto修着修着,兩人就修到了床上…

這一次,給兩人都留下了無比美好的印象...

 

於是,他們倆開始頻繁得偷情…

有時候去賓館,有時候去Otto的宿舍…

後來兩人膽子越來越大,Dolly索性讓小情人趁丈夫出去上班的時候,直接來家裡…

 

然而,這麼一來二去,次數如此密集…

鄰居開始感覺不對了!

「怎麼這男的老往他們家跑啊…」

一時間,各種閒言碎語四下傳開...

Dolly倒是也沒有慌,她對鄰居們說:這個男人是跟自己有一半血緣關係的弟弟,他居無定所,所以經常過來...

丈夫不能滿足她,她在家閣樓養了個小鮮肉,這一養,就是10年...

 

但是,風言風語並沒有就此停止...

很快,這些桃色傳聞也傳到了丈夫的耳朵里…

「聽說,我不在家的時候,經常有個小青年來我們家?」

「哦那個啊,是個賣書的,經常來找我推銷,各種難纏,不過,我已經跟他徹底說清楚了,他不會再來了」。

丈夫信了。

 

然而,丈夫是瞞過去了,之後小情人就不能往家裡帶了,咋辦呢?

那就直接住家裡吧!樓上不是有個閣樓麼!

這樣鄰居也不會看到,又能經常見到情人,不是一舉兩得...

丈夫不能滿足她,她在家閣樓養了個小鮮肉,這一養,就是10年...

 

於是,Dolly就趁人不注意的時候,偷偷把小情人帶到了自家的閣樓,讓他好好藏在這裡….

要說,一般人怎麼可能同意這種要求?每天藏閣樓里??

然而,小情人Otto不是一般人...

雖然閣樓很小,而且裡面的環境也很簡陋,只有一個床墊,一盞油燈,一個尿壺…

但是,Otto毫不在意...

那個時候,他已經愛上了Dolly,為了見到她,他願意付出所有...

 

而且,這種安安靜靜的閣樓生活是他一直以來的追求。

他從來都不想當什麼縫紉機維修工,他真正的夢想是成為一名作家。

現在住在閣樓里,每天都能有大把的時間可以寫作,看書,簡直不能更棒。

 

他搬進來的時候,帶了很多的書和寫作材料,平時一個人在閣樓也完全不會感到孤單。

有時候,Dolly也會從圖書館幫他借一些新書回來...

丈夫不能滿足她,她在家閣樓養了個小鮮肉,這一養,就是10年...

 

就這樣,在閣樓上,Otto潛心寫作,在Dolly的幫助下,好幾篇文章被發表到雜誌上… 主要是些低俗小說...

 

除了閱讀寫作,平時一個人在家的時候,Otto還會非常賢惠得幫Dolly收拾家務...

擦地板,洗碗,整理床鋪... 一樣不拉...

Otto對這一切安排滿意極了...

 

雖然平時Dolly都不怎麼會給他錢,但他毫不在乎... 對他而言,有愛,有書,有飯吃,就夠了...

 

就這樣,Otto在這個閣樓里這麼一住,就是10年!

Otto在閣樓小心翼翼得不發出任何聲音,丈夫也完全沒有察覺出屋子裡多 了一個人…

丈夫不能滿足她,她在家閣樓養了個小鮮肉,這一養,就是10年...

 

直到後來,兩夫妻準備搬到洛杉磯...

換房子之前,Dolly沒啥別的要求,唯一只有一點很堅決:房子裡一定要有閣樓。

最後,她如願了...

在夫妻倆搬進去之前,她早已偷偷得把Otto送進了新家的閣樓。

丈夫不能滿足她,她在家閣樓養了個小鮮肉,這一養,就是10年...

 

新家的閣樓上,她用一把鎖鎖着。

當丈夫問起來的時候,她說:怕自己的皮草被偷,所以特地鎖在裡面了。

雖然Otto盡力不發出任何聲音,但是偶爾也會不小心弄出一些響聲。

 

偶爾,丈夫也會發現自己的煙好像少了幾支…

每次,丈夫都會疑惑一下,不過也就是疑惑一下就沒了...

他死也不會想到,自己的房子裡,居然還會住着另外一個男人。

丈夫不能滿足她,她在家閣樓養了個小鮮肉,這一養,就是10年...

 

長久以來,丈夫和Dolly就一直吵吵鬧鬧,搬到洛杉磯後,兩人吵得更加厲害。

丈夫不停喝酒,每天爛醉如泥,兩人漸漸從吵架升級到打架...

跟丈夫的關係越來越差,Dolly就把所有的情感寄託都放到Otto身上。

那段時間,兩人關係越來越親密。

丈夫不能滿足她,她在家閣樓養了個小鮮肉,這一養,就是10年...

 

趁着丈夫沒在的時候,他們會瘋狂啪啪啪…

一切在丈夫身上失去的,Dolly都要在Otto身上找回來...

丈夫不能滿足她,她在家閣樓養了個小鮮肉,這一養,就是10年...

 

然而,

兩人不為人知的地下情,並沒有一直隱蔽下去...

 

有一天晚上,Otto聽到Dolly一聲巨響的尖叫,隨後,是嘭的一聲…

這一聲尖叫,比Dolly平時的尖叫都要響好多!

「看來這王八蛋看來又打Dolly了」。

聽着自己心愛的女人受到如此折磨,這一夜,Otto忍不了了...

丈夫不能滿足她,她在家閣樓養了個小鮮肉,這一養,就是10年...

 

他帶着一把 .25口徑的手槍,立馬從閣樓上衝下來...

然而,下來卻發現,當時Dolly只是不小心摔倒了而發出的尖叫...

這就徹底尷尬了...

 

丈夫一下子明白了平日裡那些詭異的響聲是從何而來…

各種風言風語也突然能夠理解了...

他氣不打一出來,兩人迅速扭打在一起...

 

然而,別忘了,Otto下樓時可是帶了槍的。

「砰」一聲,再「砰砰」兩聲,

前一秒憤怒到瘋狂的丈夫,後一秒就躺在了血泊里,沒有了動靜…

 

看着丈夫的屍體,Dolly和Otto也突然懵了,他們也沒想過要殺人啊...這一切發生的太突然...

但是,他們還是馬上冷靜下來...

Otto拿走丈夫名貴的鑽石腕錶,把Dolly鎖到衣櫃裡面,再把鑰匙放在衣櫃的外面。

他自己則立馬跑到閣樓上躲了起來。

 

聽到槍聲的鄰居意識到事情不對,迅速報警。

警察趕到現場後,發現了被反鎖在柜子里的Dolly,以及血泊中的丈夫Fred。

根據Dolly的證詞:

有人進屋搶劫,丈夫反抗,就被歹徒給打死了。

警方聽了她的話,並沒有全信,反倒認為她有很大的作案嫌疑。

丈夫不能滿足她,她在家閣樓養了個小鮮肉,這一養,就是10年...

 

 

一來,很少有搶劫犯會用 .25口徑的手槍,而且,Dolly又被「歹徒」反鎖在了柜子里…

一切都似乎有些不合常理...

但是,警方怎麼也想不通,如果真的是Dolly殺的人,她是怎麼殺了人,又把自己反鎖在柜子裡面,還把鑰匙留在柜子的外面??

因為沒有證據,他們也無法對Dolly怎麼樣...

警方自然也沒能抓到那個劫匪,這個案子,就這麼不了了之... 

丈夫不能滿足她,她在家閣樓養了個小鮮肉,這一養,就是10年...

 

 

丈夫死後,Dolly繼承了他所有的錢,並在附近買了一套房子,

這麼多年,終於能跟Otto正大光明的住在一起。

丈夫不能滿足她,她在家閣樓養了個小鮮肉,這一養,就是10年...

 

然而…

兩個人似乎已經無法改變這種偷情的感覺,以及明顯的地位差距。

所以Otto依然住在新房子的閣樓里,即使屋子裡只有他們倆人。

可是…

對Dolly而言,即使一切再與從前相似,但似乎少了一點偷摸的快感。

很快,她對Otto厭倦了.... 

 

轉頭,她跟處理丈夫後事的律師糾纏到了一起,後來還跟一位商人有了曖昧關係…

而且Dolly還希望對方能幫自己處理掉一把槍,

謊稱那把槍跟射殺丈夫的槍很像,之所以處理掉是不想自己被誤認為殺人兇手。

丈夫不能滿足她,她在家閣樓養了個小鮮肉,這一養,就是10年...

 

然而…

Dolly的小算盤還是失算了。

 

跟律師交往下來之後,Dolly頗為開心,順手的就把當時偽裝成搶劫,拿走的丈夫的那塊鑽石表送給了律師。

沒成想,律師一眼就認出了那塊表,Dolly連忙解釋是在家裡的沙發底下找到的,

這麼點事兒,也不用驚動警方了,你就自己帶着吧。

 

但是律師還是保持了一絲理智,把這一切匯報給了警察。 畢竟人就是幹這個的…

 

隨後警察就找上門,逮捕了Dolly。

跟Dolly交往過的那位商人也隨後坦白,他曾幫着Dolly處理過一支槍。

此時,所有的證據都指向Dolly,

警察幾乎認定了她就是殺害丈夫的兇手。

丈夫不能滿足她,她在家閣樓養了個小鮮肉,這一養,就是10年...

 

而且就在Dolly被關押期間,她跟律師提到了自己有一半血緣關係的弟弟,也就是Otto,

希望自己被監禁的時候,律師能給在閣樓的Otto送點吃的。

 

出於同情,律師一口答應。而十幾年前一直被囚禁一般的Otto,見到律師之後非常興奮,這幾乎是Otto十年來見到的第一個外人,而且對方又對自己如此照顧,立即就打開了話匣子。

跟律師講他跟Dolly的性生活,甚至不小心說漏了兩人殺死Dolly丈夫的罪行。

律師聽完,震驚之餘,感到無比噁心,他立即把Otto趕出了閣樓。

丈夫不能滿足她,她在家閣樓養了個小鮮肉,這一養,就是10年...

 

Otto隨後意識到事情可能敗露,逃去了加拿大,改名換姓,娶妻生子,

以另一個人的身份,在另一國家,過上了另一種生活。

丈夫不能滿足她,她在家閣樓養了個小鮮肉,這一養,就是10年...

 

 

這段跟Otto的談話,律師隱瞞了下來。

 

而另一邊,

雖然警方懷疑Dolly殺了丈夫,但是由於無法解釋Dolly當時是怎麼把自己反鎖在衣櫃里的。

破不了這個謎題,再加上原本就證據不足,就無法對Dolly定罪。

 

隨後,Dolly在數月間到場了無數次聽證,首席副地區檢察官和副地區檢察官,都竭盡全力想要揭露Dolly謀殺丈夫的動機,以及她是如何把自己鎖在衣櫥里,並把鑰匙留在門外的。

但是,Dolly對這一切隱藏的近乎完美,多場聽證下來檢察官毫無進展,

而且Dolly處理掉的兩隻槍已經嚴重腐蝕,早已無法辨認哪支是兇器。

這條重要的線索,也毫無價值了。

 

再加上頻繁的聽證會,Dolly身患重病,據報道已經到了瀕死的邊緣,

無奈之下,

Dolly被批准保釋,迫於沒有實質性的證據,對Dolly所有的控告也被撤銷。

丈夫不能滿足她,她在家閣樓養了個小鮮肉,這一養,就是10年...

 

本來這個事情就已結束.....

然而,故事的最後,

Dolly跟律師的戀情又維繫了七年。 最後,Dolly又把這個律師給甩了。 

 

被甩之後氣憤的律師,把當年去給Otto送飯時,他無意間說出的真相告訴了警方。 

這下,警方終於弄清了所有的事實經過。 

恰巧Otto當時剛搬回洛杉磯,隨即被捕,Otto被判定有罪。

 

然而,

當時訴訟的時效已經過期了,雖然認定Otto有罪,也只能將他釋放。

至此,Dolly也完全逃脫了法律的制裁,並且找到了自己的摯愛,兩人相伴,直到1961年Dolly自然去世。

而至於Otto,仿佛人間蒸發般,自此再無音訊。

丈夫不能滿足她,她在家閣樓養了個小鮮肉,這一養,就是10年...

 

ref:

http://www.therichest.com/shocking/15-things-to-know-about-dolly-oesterreich-the-wife-who-kept-her-lover-in-the-basement/

 

-------------------

黛勒個黛木小一:我還想說這就是我的夢想吧,直到我看見了小鮮肉。我也性冷淡了

 

Audrepp___ :我聽見雨滴落在......

 

朴覓軒:丈夫 :當然是選擇原諒她啊  

 

洋全君:嚇得我趕緊檢查一下我家的閣樓    突然發現我家沒有閣樓

 

落地聲 1:醒醒    你根本買不起房子

 

我的名字叫孫悟空:想想她丈夫,人生還能有什麼過不去的坎?

 

奏是這麼這麼萌:我的天哪!比電影更戲劇

 

艾特第十二人:我能說這個小鮮肉還沒有我帥嗎

 

米格爾街的可可樹:小說都不敢這麼寫 ...把自己鎖起來 鑰匙卻在外面 確實是個密室啊 本格推理來一發

 

-------------------

 

丈夫不能滿足她,她在家閣樓養了個小鮮肉,這一養,就是10年...

 本文已獲 英國那些事兒 授權 微信號:hereinuk
原文標題:丈夫不能滿足她,她在家閣樓養了個小鮮肉,這一養,就是10年...


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分享

相關推薦

她畫出女人婚後的真實生活,太扎心了……猝不及防的心酸

  姑娘,記得找個能愛你所有樣子的人。   婚後生活是一種什麼體驗?   真正有愛的婚姻,就藏在茶米油鹽的小事中,一旦遇到了對的人結婚,女人婚後的變化讓男人猝不及防……   交往初期, 都是你儂我儂的羞澀甜蜜狀; 可婚後, 就上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