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用吉他尬大聲】系列專訪 脫序派對樂團的噴射放克Mofo Party

都會生活令你壓抑得無法暢快呼吸嗎?

來聆聽Mofo Party如何直言不諱地唱出生活的滿腹熱血與憤慨。縱情於表演,一切不快都在腦後。聆聽脫序派對的音樂能直接感受團員們對放克樂風的愛之深。

HERE!20158月號  圖文提供 台灣東販BANG!編輯部

【用吉他尬大聲】系列專訪 脫序派對樂團的噴射放克Mofo Party

(由左至右貝斯手呂旻、主唱二哥、吉他手喜德、主鼓弼凡)

 

音樂的曲風何其多,為什麼你們會如此鍾愛放客曲風的音樂?

弼:除了吉他手喜德,我們三人以前都是中正高中,也是一起在學校熱音社玩音樂的夥伴,因為當時很喜歡嗆紅辣椒樂團的曲風,所以也夢想著未來玩團時,也想在搖滾裡加入放克元素。

Sui:哈,所以玩放克樂風並不是貝斯手的心願啊?鼓手和貝斯手一起發想組團,聽起來就可以玩重節奏和律動感強烈的音樂。那麼鼓手喜歡嗆紅辣椒樂團的音樂是眾所皆知的話,其他人順便來聊聊私底下聆聽音樂的偏好吧。

二:以前都是聽華語流行音樂居多,自從和他們一起玩團後,也開始聆聽其他樂派的音樂,越聽越廣,漸漸發現其他類型音樂的美好。

呂:那我自己則很喜歡acid jazz和fusion類型的音樂啦。

喜:我很愛Metallica(金屬製品樂團)的音樂,後來就被團員們洗腦玩放克了啦…。

 

 那麼你們每個人自己對於放克(funk)樂派的定義又為何?

喜:我想大概是做出明確俐落的切分拍和鼓點節奏做出的律動感吧,還有典型的十六分音符樂句的反拍節奏演奏。

二:最近因論文而研究了一些音樂類型的理論,但發現其實很難果斷或片面地去定義”喔,這個音樂是放克或那個不是放克”。有些反而更接近一種態度或精神-表現出來的風格充滿放克味。

弼:如果以歷史來看放克的話,它並不像搖滾或金屬樂的起始形式發展得那麼具體化,從放克一路發展至今,它已經被融入了太多元素,所以現在也比較難找到純粹的放克樂團,或許七O年代比較多吧。現在我們聽到的狄斯可音樂、嘻哈音樂,很多也來自於像James Brown這樣顯性放克的靈魂樂歌手。不過我也覺得最主要的還是節奏與groove(搖擺、律動)吧。

 以你們每位團員個人的觀點來看,自己樂團最顯著的特色是什麼?

喜:應該是每個人在舞台上表演時,都放得很開,完全放縱自己的表演慾。

二:我們就是在舞台上展現”脫序”如團名一樣;我覺得我們現場表演很好玩,可看度很高唷。

呂:啊,都被他們講完了。我覺得和我們玩相似曲風的樂團真的太多,但我們在舞台上的表現一定會讓人耳目一新。譬如說,我從來沒看過其他樂團比我們主唱二哥的舞台動作還大的主唱,甚至時常做出危及團員人身安全的大動作,像是拿麥克風架轉風火輪之類的…。

弼:撇開剛剛大家說的特點,我們樂團還有一個很吸引人的地方,就是每個團員在舞台上都很好笑。我們並不是刻意營造幽默的風格,只是覺得很自在,很自然地就會噴發那種令人發”笑”的元素。尤其當大家一起在舞台上霸凌吉他手喜德的時候,全場都歡樂的不得了。

喜:反霸凌啊,反霸凌啊。(全場大笑)

 

那麼在你們參加過不少比賽和演出裡,是否有特別令你們難忘甚至覺得奇妙的經驗?

喜:那我先說很糗的經驗好了。記得有一次在台南表演,自己出包心裡感到很不爽,彈到副歌一個段落的情緒高點時,我就隨節奏很硬蕊式地亂跳擺動,結果不小心踢到自己的吉他導線,瞬時沒聲音,實在很糗。再來嘛,覺得最過癮的表演,就屬最近在Revolver的那場表演吧。也許因為場地小,和觀眾距離的很近,似乎就有一種很容易感受到台下所有人的情緒,彼此牽引出共鳴感。然後心情很好,就讓我忘我地想嘗獨奏。

呂:先說比賽的話,大概就是H.O.T音樂大賽那一次,評審是張惠妹,而我們在表演時情緒沸騰到所有團員都脫了上衣,但不知道為什麼坐在台下評分的張惠妹笑得很開心,更開心的是,那次比賽我們還拿了第三名。表演的話嘛,記得是在高雄吧,到那裡時人生地不熟地,好在有個熱情的在地樂團帶著我們去吃喝玩樂,而且我們之前完全不認識彼此,可以說是從陌生人變成朋友,也因為如此,每個人在那場演出都表現得很盡興。

 

【用吉他尬大聲】系列專訪 脫序派對樂團的噴射放克Mofo Party

《脫序派對》

展現了四位城市男孩們,對稀鬆平常的生活與秩序感到疑惑,我們用自己的呼吸嘗試著創造出與彼此生活息息相關的搖滾張力以及放克節奏,並且仔細尋覓著每一個在忙碌之餘想來派對狂歡的脫序男女們。

 

【用吉他尬大聲】系列專訪 脫序派對樂團的噴射放克Mofo Party

(由左至右吉他手阿書、主唱謝B、貝斯手家誠)

 

BRTD樂團,玩團路的狂奔之姿

在燃燒殆盡前,想做的事,全力去吧!這是BRTD樂團的精神膠囊,是他們在每一首歌下第一個小節前,讓觀眾確切感受的:我們要讓生命有所意義。而表演外放的勁力從沒吝嗇過,每一次都用盡全力,每一次都和台下觀眾搏感情,男子漢的真心都在舞台上坦蕩蕩地表露無遺。

第一個疑問就是,BRTD這個團名是從何而來的?

書:它是英文Before Running To Die的縮寫,有一次我在看漫畫的時候,翻到通常不太有人會留意的扉頁,上面寫著這句話,當下覺得:喔唷,好帥啊!這就是我要的樂團名字啊!雖然,大家都曾經不太中意這個團名啦,不過目前我們還沒有正式的中文團名。它的意思也象徵了一種精神-在BRTD之前,每一件事都盡全力去完成,也是我們一起玩龐克團的原因。

謝:有啊,我們有中文團名啦,叫做「在起跑前死掉」,但是它念起來不是很悅耳。曾經有朋友拿了我們的貼紙回家,被媽媽碎唸了一頓:這是什麼鬼貼紙啊,什麼要死不死的,給我撕掉!雖然朋友堅持不撕,但隔天起床它仍然被頑強的母親撕下扔掉了。

 

BRTD今天到場的成員們,先讓大家了解一下你們吧。

書:我是吉他手兼團長阿書,書本的書。我和主唱謝B(謝秉軒),他的綽號也是我取的,我們從高中時期就認識到現在,

家:我是貝斯手家誠,加入BRTD至今大約一年多,和阿書一樣都在樂器行工作,我們算是同事,只是不同間分店。

謝:我是主唱謝B,在燒烤店工作。和阿書認識應該超過十年了,他是我高中時期的學弟,但年紀比我大,哈哈哈。創團元老的話,嚴格來說,應該只有阿書啦。

書:至於鼓手嘛,大家都叫他Sony,他資歷比較久,他那時也是Slow Motion樂團的成員,也是小人物音樂工作室和一間酒吧的老闆,那你就知道啦,有這號團員,吃吃喝喝且不時地小飲幾杯都是生活常事啦。(Sui:哇,聽起來你們這個樂團簡直是吃喝玩樂團啊。)

 

BRTD每位團員平常私底下都聽些什麼類型的音樂?

謝:我都聽流行音樂啊,哈哈哈。(開玩笑)其實我還滿愛槍與玫瑰,有時候也會聽聽嘻哈音樂。

書:我是什麼音樂都聽的類型。像去年京都大作戰音樂祭的演出陣容,有像10-Feet這樣充滿龐克精神的樂團真的很棒,日本龐克風格的音樂,就是有那種熱血感,給人滿滿的正面的能量。

家:我大多聆聽硬蕊搖滾(Hard Rock)、日系搖滾(J-Rock)曲風,像是彩虹樂團,尤其他們的貝斯手Tetsuya特別讓人激賞。我也喜歡旋律龐克(通常以三人為編制玩龐克曲風的組合)的音樂,不過影響自己最多的應該是日本的B’z了。其實我是彈吉他出身,後來才彈貝斯,很多吉他彈奏的風格,都是受B’z的影響。還有…我也滿愛ACG的音樂啦(ACG-統稱為Animation、Comic、Game所製作的動漫歌曲或配樂)。

 

四月初的春天吶喊音樂祭剛結束不久,這次表演期間有什麼好玩的趣事能與大家分享嗎?

書:好玩的事超多的啦。我們和一些朋友租了大巴士從台北南下到墾丁-搖滾巴士,莫名地就號召到四十幾人一起坐車,裡頭還有十幾位身材曼妙的商展小姐同行。而且我們不僅在音樂祭裡有表演,甚至還租攤位賣涼飲,有鼓手Sony的加持,加上我們又想了一些遊戲和路過群眾互動,酒是不停地賣,我們也不停地喝,最後喝醉不支倒地還讓團員叫我們起來,因為輪到我們上場表演了!這次墾丁之行,我們一路上拍了不少影片,到時發布後還請大家多多捧場來觀賞啊。

 

【用吉他尬大聲】系列專訪 脫序派對樂團的噴射放克Mofo Party

FIGHT FOR DAMN !

2015發行Mini Album專輯,風格熱情、熱血、青春洋溢,殊不知是在這人生旅途中吃過不少苦頭的男子漢曲風以龐克為主,強勁的鼓點,搭載流暢的旋律線,寫進歌詞裡的話都是我想跟你們說的!

 

【用吉他尬大聲】系列專訪 脫序派對樂團的噴射放克Mofo Party

想知道更多樂團趣事,可以去Red Bull Taiwan官網 www.redbull.com.tw/hardriff或是掃QR Code一起關注在地獨立音樂吧!

 

【用吉他尬大聲】系列專訪 脫序派對樂團的噴射放克Mofo Party

(以上圖片由Red Bull提供)

分享

相關推薦

  Johnny Walker的由來孔子英文的名片的那一面,該怎麼稱呼?(點圖看大圖喔)    話說...........很多很多年以前.........孔子收到美國「世界漢學國際研討會」的請柬,邀他在開幕典禮後作專題演講。孔子十分高興,準備先去印一盒名片。文具店老闆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