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是的,我就靠這艘小船在海上漂了14個月,至於我的同伴......」

「是的,我就靠這艘小船在海上漂了14個月,至於我的同伴......」

今天我們要說的人是他.....

Alvarenga,一個從中太平洋的馬紹爾群島被救上來的男人。 

 

他被救起的那會,頭髮和鬍子像灌木叢般蓬亂,手腕瘦的皮包骨頭,腳和腿腫到無法走路,

他似乎很害怕跟人眼神接觸,面對警察的問話,他支支吾吾含糊不清。

「是的,我就靠這艘小船在海上漂了14個月,至於我的同伴......」

 

他對警察說,自己是墨西哥沿岸的一名船員.....

至於為何來到了馬紹爾群島,

因為他的船遇上風暴故障之後,整整在海上漂了14個月,飄了1萬多公里,飄到了這裡...... 

一場真實而又殘酷的「奇幻漂流「。

 

故事還得從2011年11月的一天說起。

那天,出海打魚為生的Alvarenga,受老闆要求,跟朋友準備了一艘七米來長的簡陋小船,準備去賺點錢。

「是的,我就靠這艘小船在海上漂了14個月,至於我的同伴......」

 

船上沒有船帆,沒有頂棚,沒有任何的防護。

裝着幾十公斤的汽油,水,捕魚的誘餌和冰等等必須的物品就近乎是極限。

 

但是想到在海上辛苦幾天,多捕撈點魚賣掉,能過一段舒服日子,Alvarenga跟朋友都滿心期待着。

(原來Alvarenga的樣子)

「是的,我就靠這艘小船在海上漂了14個月,至於我的同伴......」

 

可是...

到了要出海的那天,朋友卻忽然有事遺憾退出,

不爽的Alvarenga以每天五十刀的酬勞,臨時找了一個完全陌生的船員,22歲的Piñata,

畢竟長時間出海,自己呆着又悶又乏,總得有個夥伴彼此消遣。

而且天氣預報已經提示過最近有暴雨,Alvarenga擔心自己一個人應付不過來,其實也是迫於老闆的委託。

 

於是他跟Piñata一起從墨西哥沿岸出發了,準備搞個2天就回來。

然而讓Alvarenga沒想到的是,

朋友的退出,卻成了最正確的決定,而他的堅持,最終成了一場噩夢.....

 

在打魚的頭幾天...兩個人收穫很豐富,捕獲了滿滿的金槍魚和鯕鰍,

Alvarenga看着甲板上的魚混雜船上的腥味,開心的笑了起來。因為即使對抽煙酗酒的他來說,這短短半天的收穫,足以換他一周逍遙的生活。

可惜這些收穫,在日後都成了Alvarenga的累贅。

 

沒過多久,他們在海上遇到了大暴雨,雨水如注夾雜着海浪,讓他們這艘小船在大海上脆弱的像只螞蟻。

但好在Alvarenga還算淡定,他指揮着Piñata應對惡劣的天氣,等風平浪靜之後,Alvarenga強裝淡定的指揮Piñata調整船隻的位置,順應海浪的方向。

同時倆人瘋狂的將船中灌入的海水往外倒,

「是的,我就靠這艘小船在海上漂了14個月,至於我的同伴......」

 

然而..

這只是預報中五天連續暴雨的其中一天...

頻繁的降雨和巨大的海浪,完全搞亂了Alvarenga的計劃,改變了他們的航向。

眼看着再這樣下去,估計只有一個結果,

船隻下沉,倆人被鯊魚吃掉。

 

這下Piñata徹底崩潰了,他開始在穿上瘋了般的大叫,埋怨着自己每天工作12小時,就為了賺50美金已經夠辛苦了,這下,連命都要搭進去。

一旁的Alvarenga坐着任由Piñata抱怨。他神色堅毅的把着舵柄,看了看因為進水而失效的GPS,只能靠着自己的經驗想尋找一條能保命的航線。

 

然而Alvarenga沒注意到,他正慢慢駛入一片禁止漁船進入的海域。

 

等到Alvarenga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晚了。眼前是厚厚的雲層,隨時都要下暴雨的徵兆。

絕望之際,Alvarenga的眉頭卻忽然舒展了一些,

他看到了一座島,

賭一把,穿過這片雲層覆蓋着的海域,登陸那座小島等待救援,

這大概是他們這一路上唯一看到了希望的時刻,好在一切進行的也很順利。

「是的,我就靠這艘小船在海上漂了14個月,至於我的同伴......」

 

但是...

當他們距離小島大概還有2個小時路程的時候,

船上的發動機壞了。

 

Alvarenga絕望的用海上電台搜救聯繫到了老闆。

「威利!(老闆的名字)威 利!我們船上的發動機壞了!!!!「

「冷靜一點,給我你們的坐標「。

」我們的GPS不防水,也壞掉了「。

「就近拋錨等救援「。

「錨也在慌亂中被海水沖走了...「

老闆那邊沉默了一會

「那我去找你們吧「。

「求你了,儘快吧,我真的特麼受夠大海了「。

 

雖然Alvarenga也不確定老闆是不是真的會來救他,但這對無比絕望的兩個人來說,已經算是當時最後的指望了。

可惜,這是Alvarenga跟老闆說過的最後一句話。

「是的,我就靠這艘小船在海上漂了14個月,至於我的同伴......」

 

沒過多久,海上變得波濤洶湧,Alvarenga和Piñata站在船上,就可以看到遠處洶湧而來的海浪,仿佛就是為了劈裂他們這艘小船而存在。

Piñata跟Alvarenga分散在船的兩側,狠狠的壓住兩邊,以免船被海浪拍翻,

隨後Alvarenga意識到,他們把捕獲到的魚存在了船頭的魚盒裡,這樣反而讓整艘船頭重腳輕不利於平衡,他們這趟出海就是為了這些獵物,沒想到此刻竟成了累贅。

 

來不及徵求老闆的同意了,Alvarenga招呼着Piñata將之前捕獲的魚都拖了出來,只留下了一部分作為今後的口糧,剩下的魚都混着倆人一聲聲的嘆息一起扔到了海里。

隨後Alvarenga發現,五百公斤左右的新鮮魚群散發出濃重的腥味和血腥,像顆巨大的定時炸彈般隨時都可能引來鯊魚。

反正發動機也壞了,Alvarenga把剩下的汽油都倒進了海中,試圖減輕船上的重量,也算是對抗魚腥的味道。

 

Alvarenga用船上所有的救生圈和救生衣穿在一起,做了一個臨時的海錨漂浮在海面上,以此來增加阻力,提高船隻的穩定性。

因為他們不知道多久才能夠被救援發現,

也從此開始了在海上漫長的漂流。

「是的,我就靠這艘小船在海上漂了14個月,至於我的同伴......」

 

起初,Alvarenga每天都用船上的電台聽着海上天氣的預報,好想點對策做出防範,

然而...

當他聽着未來幾天,天氣依舊不怎麼樣的時候,

電台忽然壞了,一切都像是個玩笑...

沒有GPS,發動機罷工,電台也壞掉。

 

除了這一望無際的海水,Alvarenga的整個世界就只剩下了Piñata,

隨後而來的,就是連續幾天的暴雨...

第一天的暴雨肆虐了一整個下午,兩個人一顆都不停的在舀船上的水,幾個小時之後兩個人都肌肉酸痛疲憊不堪,也就在這時,Alvarenga憤怒到了極點,

他砸壞了船上的發動機,一氣之下把GPS和電台統統扔進了大海。

「是的,我就靠這艘小船在海上漂了14個月,至於我的同伴......」

 

而晚上的日子更不好過。

濕透的衣服夾雜着海風,Alvarenga和Piñata在船上凍的瑟瑟發抖,兩個人鑽進原本裝魚的盒子裡,彼此擁抱着取暖。

還得定好時間,得有個人醒來舀掉船里的海水。

有時候Alvarenga半夜醒來,會站在船上望着星星發獃,整個人被完全未知的絕望吞噬。

「現在海水是在送我回到前一天一直在捕魚的那片區域嘛?

還是我們正朝北前往阿卡普爾科,或者正南向巴拿馬?「

Alvarenga失去了一切可以計算距離和方位的辦法,

或者說他暫時也沒心思去考慮這些了,

因為船上的食物已經撐不了幾天,他跟Piñata首先得活下去。

「是的,我就靠這艘小船在海上漂了14個月,至於我的同伴......」

 

無奈船上能扔的都扔掉或者被海水沖走,

Alvarenga已經沒有了魚鈎和魚餌,但又不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被餓死,

Alvarenga想出了一個捕魚的辦法。

他整個人趴在甲板上,將雙臂滲入水中,直勾勾的盯着水面,

一旦看到或感覺到附近有魚,Alvarenga死死的用雙手抱住魚,把手指插入鱗片,雖然成功率不算高,但也算是掌握了一項保命的技能。

隨後他們用漁刀掛掉鱗片,把魚肉切成類似手指長的肉條,放在陽光下曬乾備用。

 

此時兩個人已經在海上漂流了14天。

 

這段時間裡,Piñata這個22歲的少年,成了Alvarenga精神上的支撐,

彼此聊着自己的家人,自己成長的軌跡,期待的生活,

雨天的時候用此前裝水的桶來搜集雨水,看着雨水在桶里越積越多,

這是兩個人被困在海上的這些時間裡,笑的最開心的時刻。

甚至兩個人創造了一些苦中作樂的回憶。。。

 

有一天,Piñata在船艙里發現了一半大白菜,幾根胡蘿蔔和一點牛奶牛奶,

這是兩個人半個月以來第一次見到蔬菜,雖然有些腐壞,但卻吃的很開心。

 

即使兩個人被困在一望無際的絕望的大海里,但身邊有個陪伴,精神上還不至於那麼崩潰,

他們約定,如果只有一個能活着回去的話,一定要去問候對方的家人。

 

在那種情境下,很難想象兩個人是以什麼樣的心情說下的這番話,

也不知道此後的日子裡,Alvarenga內心經受着怎樣的煎熬,

因為...

Piñata死了。

「是的,我就靠這艘小船在海上漂了14個月,至於我的同伴......」

 

那段時間,只吃魚根本無法維持體力,後來以至於Alvarenga連捕魚的力氣都沒有了,

他們開始喝尿來獲取水分,開始套路捕捉海龜跟海鳥,甚至吃指甲來果腹。

就是因為吃了一隻海鳥,Piñata開始生病,身體上的不適加速擊垮了Piñata的內心,

他開始不吃不喝,甚至不言語。

半個多月的相依為命,看到夥伴這個狀況,急壞了Alvarenga。

 

他將捕獲到的食物全都切成小塊放在Piñata的嘴邊,偶爾溫柔勸說,時而氣急敗壞,

但是回想起Piñata當時的反應,

Alvarenga表示這段苦難的日子,讓22歲的Piñata患上了抑鬱,

Piñata幾乎用盡最後的力氣,跟Alvarenga重複了彼此當時的約定。

「看來得你去拜訪我的母親了,

替我告訴她,很遺憾我沒辦法親口跟她道別,

我要死了,我能感受到,要死了....「。

一向沉穩一些的Alvarenga崩潰了,他跑着拿來雨天收集到的,為數不多的雨水,倒在Piñata的嘴邊,但是他並沒有咽下去,

Piñata的身體開始抽搐,嘴裡發出嗚嗚的痛苦的呻吟,整個身體開始緊繃。

Alvarenga內心最後一道防線也被擊潰,他看着Piñata的臉大叫着

「別離開我!

你必須為了生命堅持下去,

如果你也走了,我自己在這裡還能幹什麼!「。

Piñata沒有回應,

片刻之後,他停止了呼吸,雙眼仍然睜着。

 

「我把他的屍體扶起來,我怕船里的積水會加速他屍體的腐爛,

也怕他隨時會被海浪捲走,

那一天,我哭了好幾個小時「。

「是的,我就靠這艘小船在海上漂了14個月,至於我的同伴......」

 

第二天一早,Alvarenga對着Piñata的屍體自說自話。

「昨晚睡的怎麼樣,我睡的挺好的,你吃過早飯了嘛,

想吃什麼,我去給你弄一點吧「。

有點自欺欺人的心酸,

但這大概處理失去了唯一同伴的最有效的辦法就是,假裝他還沒有死。

 

隨後的六天時間裡,Alvarenga就這樣抱着Piñata的屍體度日,

在海上的時間,Piñata是他唯一看得到,摸得到的慰藉。

「我有時候會指責自己,為什麼死的不是我。

是我邀請他吃鳥肉的,該死的人是我啊「。

雖然絕望,但是Alvareng仍懷抱着強烈的求勝慾望,

因為在他的意識中,自殺的人死後無法進入天堂,

而且,他身上還背負着Piñata最後的遺願。

因為屍體的腐爛,六天之後Alvareng給Piñata擦洗了身子,整理好衣服,將它們一起拋進了大海。

隨後Alvareng開始想盡一切辦法求生。

 

 

Alvareng知道,想要活下去,首先精神上不能崩潰,

他發明了幾種自己可以進行的遊戲,發揮自己的想象力來保持理智,他在船上幻想着自己吃過的各種美食,好友和家人都圍坐在船邊。

有時Alvareng會把曬乾的魚乾當成足球,飛過的海鳥就是他的隊員,甚至還給一隻海鳥命名為了C羅。

 

平日裡就靠海上頻繁降雨,而積攢下的雨水過活,

海鳥海龜或者魚類就是Alvareng的盤中餐,

每天日出和日落時分,就是Alvareng觀察和求救的最佳時間,因為這時太陽沒那麼強烈,他能清楚的看到過往船隻,發出呼救。

然而...

老天好像故意捉弄Alvareng一樣,讓他錯過了一次又一次的機會。

有一次Alvareng發現了一搜貨船,甚至已經近到Alvareng能看到甲板上船員在來回踱着步,

激動的Alvareng瞬間來了力氣,他感覺自己馬上就能回去了,能回家見到家人了,海上漂流了十幾個月終於結束了,

他大喊大跳的朝對方呼喊着,然而對方似乎沒理解他的意思....

只是對他禮貌的招了招手作為回應.... 

後來,這艘船就這麼走了...

「是的,我就靠這艘小船在海上漂了14個月,至於我的同伴......」

 

那一刻Alvareng覺得這就是宿命了吧,

他甚至已經確信,自己這次出海的目的地就是天堂,

至此Alvareng已經在海上漂流了將近14個月,他所有的勇氣和耐心已經完全被大海吞噬,被烈日曬乾。

Alvareng眯着眼看着天,準備接受宿命。

 

卻突然看着身邊經過了一群不知名的鳥類,他抬着頭看着鳥群飛過的地方,順着那個方向划船前進,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Alvareng脖子上的肌肉都極度酸痛的時候,

他隱約看到薄雲籠罩的背後,好像有一絲綠色。

Alvareng揉了揉眼睛,

是座島!

是一座綠色的太平洋環礁!

 

Alvareng回憶到,這一切都像是出自上帝只手,

就像他在最絕望的時候,GPS,馬達和電台都接連壞掉。

同樣又是在最絕望的時刻,在海上漂浮了14個月,他都準備放棄的時候,

出現了一座小島。

Alvareng遠遠的打量了一翻,這個島大概足球場大小,非常原始,沒有任何被人居住和開發過的痕跡。

但是...

這在Alvareng眼中,是最後的機會了。

 

他甚至隔斷了之前做的海錨,冒着隨時可能會翻船的風險,用之前捕捉的海龜的龜殼做槳,全力朝這個小島划去。

在Alvareng眼中,在隨時可能變天的大海上,這個時候賭一把速度已經比安全更重要了。

 

後來,Alvareng到達了這個小島,他像個烏龜一樣爬了上去。

「我撫摸着島上的沙子,

就像是發現了一片寶藏,當時近乎裸體的爬過沙灘,感受到陸地的那一刻,我覺得自己再也撐不下去了,

我渾身皮包骨頭,瘦到可怕「。

後來Alvareng才知道,這個小島是埃邦環礁的一部分

「是的,我就靠這艘小船在海上漂了14個月,至於我的同伴......」

 

14個月的時間裡,他從墨西哥沿岸飄了一萬多公里,到了馬紹爾群島。

如果錯過這裡,他可能要再飄幾個月才能飄到澳大利亞。

 

而島上的一戶居民發現了Alvareng,照顧了他一天之後,被緊急送往了醫院。這條短褲,成了他被救時身上唯一的衣服。。。。。

「是的,我就靠這艘小船在海上漂了14個月,至於我的同伴......」

 

當時Alvareng的身體狀況很糟糕,腳和腿極度腫脹,感染了敗血症和寄生蟲,並且只要想起大海就會有深深的,難以磨滅的恐懼。

「是的,我就靠這艘小船在海上漂了14個月,至於我的同伴......」

 

隨後,Alvareng還接受了我們開頭所說的警察的詢問,以及多家媒體的採訪。

「是的,我就靠這艘小船在海上漂了14個月,至於我的同伴......」

 

不過...

Alvareng的經歷傳開之後,很多人也爭執着這到底是故事還是事實,

畢竟一個人在海上漂流了14個月還能活着回來,簡直就是奇蹟。

 

當地的警方和媒體也做了很多相關的調查,

看了失蹤人口的報告,船隊的搜救記錄,根據過往的天氣和洋流狀況推斷Alvareng的路線,以及他糟糕的身體狀況,以及很多目擊者為Alvareng作證,

這讓讓很多人都相信Alvareng這麼漂流14個月的經歷。

 

當年Alvareng的老闆真的有去進行搜救,不過因為天氣實在太惡劣,海上的能見度太低,兩天後他們放棄了搜索。

 

同時,另一個爭議是Alvareng跟Piñata的關係。

有人覺得,Alvareng吃掉了死去同伴的屍體,不過Alvareng堅稱他心痛的把Piñata的屍體拋進了大海。

故事的最後,

Alvareng也遵守承諾,去拜訪了Piñata的母親,完成了他最後的遺願。

「是的,我就靠這艘小船在海上漂了14個月,至於我的同伴......」

 

「極度的口渴,飢餓和孤獨,並沒有打敗我,

因為你只有一次生命,

好好享受並感激它「。

 

總之,這一切,就是當他獲救後,講述給我們的故事....... 

 

 

「是的,我就靠這艘小船在海上漂了14個月,至於我的同伴......」

 
本文已獲 英國那些事兒 授權 微信號:hereinuk
原文標題:「是的,我就靠這艘小船在海上漂了14個月,至於我的同伴......」


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分享

相關推薦

阿兜仔眼裡的台灣女人:很噁心,但是「那裡」很迷人!聽完女生都害羞到不行!

翻拍自找話題     外國男人到底是怎麼看待台灣女人的呢 ?有網友在《Mobile01》貼出一篇舊文,據瞭解原文最早是出自一個叫《歪國人在台灣》的論壇。這個外國男子認為,不少台灣女人會說英文,但她們聊天的主題永遠是「食物」、「購物」、「旅遊」,例外非常少。藝術、音樂、好萊塢之外...

女友興高采烈的逛著網拍,興奮地傳來「內衣照」給男友看問他怎麼想...沒想到男友「超神回」!下一秒直接悲劇了...

  圖片來源(左圖為示意圖非文中所指) 原PO跟自己女友因為工作關係不能黏在一起 於是在某次女友逛網拍中向原PO詢問了意見 結果!!! 圖片來自批踢踢實業坊下同 女友一開始還好心地(??)詢問原PO意見 一秒爆氣!!! COMBO!!! 小編OS:原PO你心臟也真是蠻大顆的(眼睛也頗白的)...

雖然說愛情的世界裡,不被愛的那個人才是小三,但是身為正宮還是要適時的捍衛主權,讓對方知道老娘可不是好惹的,如果你是一個天然呆萌可憐小甜心,幾招教你如何分辨自己正在陷入小三危機。 ↓最麻煩就是一直自稱自己是男友的好哥們,然後擺出一付超懂男友的死嘴臉 ↓就算我男友是乙武洋匡也不需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