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GDP(國內生產毛額)的故事

有兩個非常聰明的經濟學天才青年,他們經常為一些高深的經濟學理論爭辯不休。一天飯後去散步,為了某個數學模型的證明兩位傑出青年又爭了起來,正在難分高下的時候,突然發現前面的草地上有一堆狗屎。甲就對乙說,如果你能把它吃下去,我願意出五千萬。五千萬的誘惑可真不小,吃還是不吃呢?乙掏出紙筆,進行了精確的數學計算,很快得出了經濟學上的最優解:吃!於是甲損失了五千萬,當然,乙的這頓餐吃的也並不輕鬆。 
兩個人繼續散步,突然又發現一堆狗屎,這時候乙開始劇烈的反胃,而甲也有點心疼剛才花掉的五千萬了。於是乙說,你把它吃下去,我也給你五千萬。 於是,不同的計算方法,相同的計算結果——吃!甲心滿意足的收回了五千萬,而乙似乎也找到了一點心理平衡。 
可突然,天才們同時嚎啕大哭:鬧了半天我們什麼也沒有得到,卻白白的吃了兩堆狗屎!他們怎麼也想不通,只好去請他們的導師,一位著名的經濟學泰斗給出解釋。 
聽了兩位高足的故事,沒想到泰斗也嚎啕大哭起來。好容易等情緒穩定了一點,只見泰斗顫巍巍的舉起一根手指頭,無比激動地說:「1個億啊!1個億啊!我親愛的同學,我代表國家和人民感謝你們,你們僅僅吃了兩堆狗屎,就為國家的GDP貢獻了1個億的產值!」

清朝柳某,成親三月,未與妻同床,新娘不甘獨守空怖,訴之於官,狀詞曰:「古訓在家從父,至今出嫁從郎;成親已經三月,未見丈夫同床。」官以案關閨房私情,於律無例可援,未予受理,新婦以事關宗祧,再狀訴云「親事父母商量,安知夫也不良;非貪床第之歡,實恐宗支杳茫!」官以斬宗滅嗣,案情重大,遂准狀。 
傷其夫申復理由,批云:「該氏嫁你為室,三月肉味未嘗,身為丈夫之責,因為何如此荒唐?」乃夫以成親以來,正值炎夏,為保護身體計,亦備辯云:「成親正遇驕陽,體弱容易毀傷,若貪枕席恩愛,蟻命恐難久長。」 
官據其夫申復後,遂傳原被兩告到庭,判云:「昔日火傘高張,今值新秋清涼,為補從前缺欠,罰你一夜三場。」 
新婦以過去孤眠獨宿,坐失歡娛,心有未甘,當堂再求一夜五次云:「蒙判一夜三場,小婦感激不盡,尚再賞加二次,子孫累世吉昌。」 
夫以其無理要求亦當堂辯云:「小的體非純陽一夜勉強三場,若是再加兩次,遲早必見閻王。」 
官亦駁斥原告請求,仍維持原判云:「你夫勉強補償,只能一夜三場,倘再不滿慾望,可覓他人增場。」

分享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