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麻將迷給老婆的信

親愛的小幺:

親愛的,請你讀完這封信好嗎,我保證,這次我說的要是有半點假話,你就當我炸糊,要我咋包就咋包!

自打你跑回娘家以后,我就過上了十三不靠的日子,這段時間里,我已深深地認識到了我的錯誤!

回想起來,咱倆也是十幾年的夫妻了,還記得剛結婚的那段日子嗎?那時候,雖然日子過得清苦些,可你卻是那么的疼我,就是吃個西瓜,你也是盡可能地讓我多吃紅中,而你自己卻在一旁心甘情愿地啃著白板!

美好的時光總是太短暫,自打我迷上麻將以來,我們家的日子就如同坐莊點炮一樣,讓人不堪回首,初入道時,我的運氣尚可,自摟,單砸,每局下來,總是小有收獲,但最近一段時間,我的運氣不知為什么總是處于缺幺斷九的狀態,在那些剛一上聽就點炮的日子里,我的心情更是低到了極點,經常無緣無故地對你發一些東西南北風,甚至在睡夢中經常狂熱地揪著你的鼻子喊著二并自摟兒!

親愛的,回來吧,人常說,夫妻二人就好比幺餅兩塊,合在一起才能夠糊牌,每當我看到白板的時候就想起初戀時你送給我的紅手帕,每當我看到九餅的時候就想起你烙的芝麻餅,思來想去,過去那些杠上開花的好日子總是那么的讓人難忘!

親愛的,回來吧,我向你保證,我再也不碰麻將了,如果我再玩,你就讓我一把不糊,把把缺門,上聽點炮,炸糊包莊!

親愛的,回來吧,我保證,今后我一定好好干,爭取每年掙個三萬,早點發財,再買他一套一條龍的房子,養他幾十只幺雞,咱也過他幾天舒心日子,到那時,咱老倆口栽點旱煙,種點苞米兒,扯個閑皮兒,嗑點瓜子兒,有說有笑,那有多得兒!

分享

相關推薦

阿明:「老闆,我要一杯冰的金桔檸檬。」老闆:「好,你要用袋子裝嗎?」阿明:「不要!我要用杯子裝!」老闆:「…」 ...

國文課時,老師點名正在呼呼大睡的東東到黑板「完成詞句」題目是:「__肉__食」剛把口水擦乾的東東,揉揉眼睛,填上了令老師昏倒的兩個字:「豬肉定食」!其實答案是:「弱肉強食」啦!...

一位救生員向遊客抗議:我已經注意你三天了,小弟弟,你不能在游泳池小便。小弟弟:你不公平!阿明、妞妞、大華他們每個人都在游泳池小便。救生員:是啊!那我可能沒發現,但…只有你站在跳板上!...

阿土嬸:「我家兒子經常弄壞電器,幸好他老爸會修理。」秋香姨:「我家孩子也經常破壞東西,也幸好他爸會修理。」阿土嬸:「妳老公會修理哪樣東西呀?」 秋香姨:「不,他會修理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