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飛機上如何跟空姐搭訕?

飛機上如何跟空姐搭訕?
文/ 七叔

True story. 想了想還是不匿了。

12 年夏天一個夜晚,北京直飛深圳。暴雨天氣,晚點6 個小時。困頓疲乏,飢腸轆轆。

候機廳裡只剩下我們這一個航班的乘客。登機前我和旁邊的人說:“我們好走運,是一天的最後一班機。哦,當然,其實也算是第二天的第一班機。”

人不到累的困的不行的時候,是不會知道,那種想去找個位置坐,去找個東西靠的渴望,能大到什麼程度。

所以也只有到了又累又困的時候,才知道位置就在前方五米,過道卻有人攔路擋道叨叨叨叨,後面一隊人愣是不得動彈這種情況有多惹人厭煩。

這個感悟代表著故事的開始。

案情很無聊。中年大媽嫌機艙空調太冷,而機組表示溫度已無法再升高;大媽又要求毛巾被,結果前幾排已經發光了毛巾被。然後大媽怒了,和最後一位回复她的空姐吵起來了。

錯過(也可能就是忘了)前半部分,不記得一開始兩人的對話,記得的只是那位空姐從開始微笑道歉轉變到強硬解釋的部分,還有她說那句“ 我不是生來就讓你隨便叫喚的,我也有工作我也有尊嚴的! ”然後便哭了起來。

我又想說“我們好走運”,結果發現登機時我旁邊那位仁兄座位在案發地點前面,而他早已落座,正在包裡翻眼罩準備歇息。

“麻痺,他才是真走運。”我心想。

我認為,一般到了這時候,處於那位大媽的立場,即使機組人員確實有失職的過錯,也該差不多便行了,說到底,又不是一件大得讓人哭著還給你下跪的事情。就好像有時在餐館吃飯買單時,自己去下前台付賬也無不可,並非一定就要打個響指或招個手喚來服務員,自己坐在位置上,一副不必躬行的大爺模樣。

助人自助嘛。

貌似很多航班上,都只會準備少量的毛巾被,所以往往只有少數人能要得到。我也是這方面吃過虧的人,但說實話,自己乾脆再準備件衣服以備不時之需,這樣更有意義,畢竟,我一點都不懷疑,我的任何“提建議”的行為都是白費力氣。

當然,大媽沒這麼做。她選擇的是​​那刻我最不想見到的“提建議”。自然而然的,她罵的更起勁了。

因為已經過去太久,我已經忘記了為什麼這整個過程大媽會堵在過道上而不是坐下來和機組講理講個不停。反正結果就是,我就這麼被堵在這,真是很累。或許也沒真的太久,畢竟乘務組長很快就來了。但我真的太不想站著看戲耳朵起繭,終於沒忍住來一回不帶有多少俠義心腸純粹是嫌聒噪的拔刀相助。

“這位阿姨,你知不知道你很煩啊。”

我完全相信,這句話是把整個機艙的焦點拉到了自己身上。而且,如果我在這句與下一句之間多留點停頓,當時場面還能再維持一下落針可聞的安靜。

“你是不是真的就要這位小姐哭丟掉工作然後下週還給你擺桌和氣酒,整個電視直播給你謝個罪才消氣?還是你覺得罵上兩小時,機組就服軟了,就不起飛特地再花上兩小時去給你調二十條毛巾您老人家一個人用?你現在說再兇,毛巾被不夠不還是不夠嗎?你要真氣不過等一會到了深圳落地你再去慢慢投訴,造福大眾,可好?”

我從包裡拿出自己準備的衣服,“吶,我這件衣服,要不嫌臭,你先將就著,到時落地再還我,或者你去投訴的路上找個垃圾桶扔了,行嗎?”

大媽大概要說句“你這小伙子怎麼這樣說話”之類的話,我機智啊,不讓她說完。

“還不滿意啊?行,衣服你不要算了,你繼續吵,後面這隊人啊就先原地不動看你吵,我呢,就麻煩你借過一下,去座位上打個盹養精蓄銳,兩小時後起來替補上場,陪你吵”。

說完,我擠了過去,終於,可以,落座。

我這麼一插足,算是差不多可以結束。我當然沒貢獻自己衣服,我可真怕她扔垃圾桶去。別的乘客將毛巾被讓給了大媽,她也就沒再叨叨叨叨了。空乘空姐們再次道歉,各自散去到各自崗位。

合眼歇息前,我​​突然想到,那位仁兄找眼罩時,腿上放著毛巾被。擦,我唱白臉,他唱紅臉!?

“麻痺哦​​,他真走運。”

落座就睡,醒來時自然錯過了就餐。想了想,還是按了頭上的鍵,叫來了乘務,想要杯喝的。

“麻煩一下,能不能給我杯橙汁?”

“好的請稍等一下。”

“謝謝。”

“謝謝你。”她對我笑。

這時我才意識到她就是之前被罵哭的那位空姐。我發誓,我這時才第一次真的注意她的樣貌(你們知道我的意思嗎!!我想說我一開始助人自助真的沒別的意思!!真的!!)。

她將橙汁交給我。這一次她在我之前說謝謝。

我一點都不懷疑,我拿過那杯橙汁的時候,我的眼珠轉了轉。因為那刻,我在想一件事情。一件很嚴肅的事情。

要!電!話!

最終我還是沒這麼做,雖然我100%確信要到的成功率是100%,甚至在之後很多事情我會受到優待。也許換個時候,遇上這樣的菇涼,我也就從了哈哈…不過難得一回行善積德,就好人做到底吧。雖然好像不見得哪裡善哪里德,助人成分有限自助倒是居多,但將就也算是日行一善嘛。

所以拿過橙汁,點頭笑了笑,說,“沒事”。

故事發展到這結束,我覺得就挺有感的了。

但事實上,還沒結束。最後這位空姐仍然成了我女朋友,我們已經交往了一年多。嗯。羊入虎口,I feel happy for her.

因為落地下機,我是最後一個離艙的乘客(個人習慣!!!再發誓!!!)。出艙前,門口的另一個乘務塞給了我一張紙條,上面寫了她的號碼。這位哭的時候頗霸氣的空姐這次卻不知在哪臉紅著。

啊哈,菇涼請自重啊。

我轉身走開時的表情,應該叫做“我得意的笑”吧。

而同時心裡有些許惋惜,那位眼罩君走得早,不然他要目睹此情景,一定感慨——“麻痺哦,他真走運。”

我曾經和她說,我像不像《重慶森林》裡的梁朝偉,成功在二萬五千尺的高空追到了個空姐。

“才不像呢,你路見不平時,飛機還沒起飛。”

“那起飛了之後,我也才完成了對你愉快親切用心用力的追求過程中的第一次交談嘛。”

“哼,不是'橙汁'就是'謝謝',一點都不浪漫。”

“好吧,那《春嬌與志明》的為空姐作證……”

“就知道你會說到這個!不過好歹你確實做了件好事,勉強算你神似咯。”

“謝謝!不過其實我是想問,那裡面說的摸空姐三次才會被抓有沒有根據的?”

“……”

後來我知道,那次之前半個月,她剛經歷分手,職業原因聚少離多導致。這倒也解釋了作為空姐她會這麼輕易敗下陣來(我指的是敗給那位大媽哭出來!!!)。

這麼想來,作為一位絕對的美女,那個時候她也確實防守羸弱。而我好人有好報的用助人自助拔刀相助的方式完成了不浪漫的搭訕。

話說,今天又要大出血,每次都是到春節就窮了到情人節就更窮了。

麻痺哦,我真走運,花賣得一年比一年貴!!!

—————

PS:說到頭等艙的問題,我這情況顯然——不是啊。要是頭等艙,大媽就堵不了我道了。但我確實相信,頭等艙在常規情況下才有真正的成功率。我這非頭等艙的,顯然特例。當然,我這連算不算搭訕我自己都懷疑,我看都算是特例的特例了。不過我也沒機會嘗試下常例的成功率了,畢竟..——一個情人節就能讓我明天買不起早餐了這輩子都得經濟艙了——哈哈玩笑玩笑。Happy Valentine's Day!

—— 分割線——

知友們怎麼會覺得這事充滿正能量呢…我早就忘了什麼是正能量了好嗎!!

來源:知乎

分享

相關推薦

男人期待女友的胸部大小 第二名超意外!

每個男人心裡都有一個「女神標準」,不論是平胸族或是巨乳族都各有支持者。近日,日本網站《ranking.goo》針對20歲至30歲的250位男性做「期望女友的罩杯大小」調查,結果出乎意料。調查結果發現,超過D罩杯以上的巨乳,竟然排名在第七名以外,分別是第七名的E罩杯、第八名的G罩杯以及第十名的F罩杯...

99 的男人都會犯的性愛錯誤

好讀版 「想當然」之:「我的那裡是全身最性感的地方」 強壯的性器是許多男人認為最值得炫耀的資本之一,公廁裡,當兩個男人並排站立解決「小問題」時,總是會有意無意地進行尺寸的比較;在男人的身上,那話兒在床上表現也成為他身體健康狀態和心理壓力大小的晴雨表。那麼,在女人眼中,男人身上最性感的地方,到底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