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飆車族

那天在台北橋要往三重新莊的橋下那邊
在路邊吃自助餐
看到五、六台改裝機車 (尤其快到三重 好多改裝的小混混)
那些機車青少年 染髮 嚼檳榔 還有穿無袖上衣 露出手臂的刺青
圍著一個歐巴桑  但是路上很吵都是車子 聽不清楚他們說什麼
用眼睛看到的是  五、六個青少年圍著一個騎菜籃機車的歐巴桑
五、六個人很生氣的比手畫腳 好像快打起來一樣
我看苗頭不對 跟自助餐的老闆說   頭家,哩袂跨埋謀?那邊好像出歹誌
老闆看了看那些飆仔 拿起電話打給派出所那邊
老闆人很熱心 又怕警察冷處理 就電話裡說 啊年輕人打群架暴動
其實沒有打架啦  只是圍著一個婦人 但老闆說 如果不講嚴重一點 警察都冷處理
可能被老闆的電話嚇到了 來了一個箱型車(也是黑白造型 有紅藍警示燈)
平常我們看到不都是一般轎車造型的警車嗎 裡面有時候只有兩名員警
那廂型車比休旅車還大 上面會寫 XX分局警備車
也就是說 車裡可以容納七、八個人那樣
那廂型的警車停好 下來七個警察 真的是七個 因為我有一個一個的數
把那五、六個飆仔 喝令他們蹲地  起初他們不肯 一直跟警察爭執
最後乖乖的蹲在地上 我和老闆走過去想看熱鬧 聽聽他們在吵什麼
暫時以A、B、C、D、E區分五個飆仔
A:啊她自己講重陽路啊!重陽路不是下橋以後直走嗎!幹!
B:最好是啦 應該先左轉啦 你是沒去過三重逆?
C:靠杯啊!不信問問警察啦! 重陽路距離橋下還很遠柳...
結果才知道
那個婦人迷路了
那個婦人迷路了
那個婦人迷路了
那個婦人迷路了
婦人迷路 想去重陽路找她親戚 不知道怎麼走才對
剛好旁邊有五、六個飆仔在等紅燈 就跑去問飆仔 肖年耶!重陽路安怎走?
五、六個飆仔比手畫腳 原來是在報路給婦人呀 (汗)
可是遠遠的看 真的很像是一群人要打婦人呀  我又不是故意要謊報
(好險是老闆報的案 不是我 )
啊就五個飆仔意見不合 有的說要直走 有的說要右轉 所以才會吵起來
可是 他們沒有騷擾婦人  他們大動作的比手畫腳 是在爭執那重陽路的位置
後來警察走掉了 婦人也走掉了 警察說要帶婦人去重陽路 叫婦人騎車跟在後面
全部走光之後  五、六個飆仔 就站在原地 面面相覷 一臉茫然的模樣

分享

相關推薦

不願面對的真相今天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把原本要寄給新婚男性友人的一大箱散裝的保險套寄給了小愛,心想這次完了,如果沒有被控告性騷擾的話,也會被認為不正經。 寄出貨物的隔天,手機響起,哇!完蛋了!是小愛打來的。 『喂!臭土匪,你寄那個是什麼東西啊?』 『這…這…這&helli...

一位老先生沿街緩慢地行走,看見一個小男孩正在搆一個門鈴,但門鈴太高,怎麼也搆不到,心地善良的老先生停下來對小孩子說:“我來幫助你按鈴吧。”於是他使勁兒按著鈴兒,整個房子裏的人都聽到了鈴聲。 小孩這時卻對老先生說:“現在咱們逃走吧,快!” 老先生:&ld...

一個貨車司機送貨到精神病院,當他卸完貨準備回家時。忽然發現有一個輪子爆胎了。於是他將那個爆掉的車胎拿下來,正準備換上備胎時。一個不小心,將固定車胎的四個螺帽掉到水溝裡了,怎麼撿也撿不到。貨車司機不知如何是好。此時,正好有一個精神病患經過,就問司機怎麼了?司機想,反正也沒有別的事可做。於是就把事情經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