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風味絕佳‧愛情指數

風味絕佳‧愛情指數

MSN上,朋友傳來說:「我的冬天,就是靠美食與愛情取暖低。」我非常同意,我想,不僅冬天,我看女人一生都是這樣吧!

愛情+食物的體驗,是香美妍麗的,而且兩者必須共存,在不一樣的美食裡可以激盪出不一樣的愛情火花。在女人的愛情邏輯裡,與情人「一起」享受美食,暖然有呼吸的感覺很實在。

例如,和情人一起吃牛排時,服務生問要什麼醬。男人於是問女人:「妳要什麼呢?」女人說:「我怕辣。」

男人對服務生說:「給小姐不會辣的,我兩種都來一點。」然後告訴女人:「妳等一下可以試試我的!」(加20分)

男人:「我們都不要辣,但是請您另外給我一盤黑胡椒醬」(加30分,表示他想跟妳一起,但又忠於自己。)

男人:「我要xxx。」然後等服務生問女生。(老娘是孤魂野鬼嗎?扣100分)

如果在夜市吃牛排,男人用衛生紙把筷子叉子湯匙擦一擦,是必要的。(分數不加不減)紅茶冬瓜茶各倒一杯,然後給女人選。(加5分),自己倒自己的。(給他一記突擊斬)

男人:「要喝冰箱的飲料嗎?」(加10分)「妳要喝旁邊的現打果汁嗎?我去買!」(加30分) 
油吱吱的鐵盤上桌前,男人:「老闆,兩個鐵盤都放我前面。」對女人說:「妳先離遠一點喔!我先切好!」然後努力切肉兼擋煙(身先士卒加50分~~)

愛人就像愛美食,不論是甜嫩的豐實的蒸鬱的青酸的稠淡的食感,總希望,對方是第一個與妳品嚐細緻層次的人。

男人:「妳要先筋或肉的部份?我們各切不一樣的地方,你喜歡吃哪裡,我再切好不好?」(加20分) 
男人:「我的肉質比較好耶~妳嚐嚐!」然後就順勢換盤子(有福同享加40分) 
男人:「靠,筋好硬喔,都咬不斷……」呸吐在盤子或桌巾上(沒品,海宰20分)

女人:「這個不好吃!」男人:「那不要吃了,點別的吧!」起身跟服務生要menu(加200分!!) 
女人的世界,「參與」真的很重要,即使只是給她個建議,女人都會很爽。例如買鹽酥雞或加熱滷味,愛的感覺則是在「挑選」的過程中瀰漫。因此,兩人一籃(加分),一人一籃(沒分)

男人一個箭步拿起夾子跟油膩膩的籃子,問女人:「要不要吃什麼?」(加10分)

男人晾在旁邊,手插腰或抱胸,等妳問:「要吃啥?」然後只用下巴回答指出自己要的(扣50分—這位先生與神對話,對得很徹底。)

女人:「我想吃米血,可是份量太多。」 男人;「你點啊,我可以幫你吃!」(加10分,我願意為你癡肥) 
女人:「我想來一份鹽酥雞耶!」 
男人:「現在的雞都用基因改造的耶。」(扣30分,你腦子怎沒被改造一下?) 
女人:「我不要辣。」 
男人回答:「可是我想吃辣耶!」(扣10分,「體貼」二字這麼難寫嗎?) 
女人:「花椰菜好還是金針菇?」 
男人:「花椰菜不要啦,農藥洗不乾淨!」(扣10分,無法隨性) 
男人:「隨便!」(扣20分,典型的當不了家!) 
男人:「吃金針菇會痾金針菇大便喔!」(可扣可不扣,幽默有,衛生無!) 
男人:「可以先吃花椰菜,明天帶妳去哪裡吃涼拌四季豆。」(流淚加30分!) 
男人拿竹籤插東西給女人吃。(正常,如果不等女人要求就主動,還可以小加點分) 
男人拿竹籤,但是是在摳牙齒掏耳朵。(扣20分,但不怪他,因為他更值得同情!)

拿含在嘴裡很久的竹籤,還牽口水絲的,然後插東西給女人吃。(那...那...這分扣多了!)

倒不是女人真的愛搞「大富翁式、加分扣分、前進幾格」這一套番婆定律,而是女人與愛人享受美食時,會變得綿柔敏感,並且希望得到溫暖與暫時的安全感,尤其是對一個男人有點懷疑和徬惶,但與他吃飯的小互動又會讓妳的感覺被拉回來;如果男人再有品一點,付錢或應對進退得宜,女人也會心裡舒坦,況且吃東西本來就有穩定情緒的療效,有時間一同進餐的情人,感情也比較容易加溫。

聚少離多時,見面別忘了先去吃頓好料的,讓食色味豐盈愛情。當萌發「任何食物,都想與你一起吃」的感覺時,或許就有一段風味絕佳的愛情等著妳。

分享

相關推薦

女人的安全感,男人的自由心 隨著年齡的增長,你會發現,一段真正刻骨銘心的感情,並不是有著偶像劇裡頭那樣峰迴路轉的劇情,也不是像鄉土劇裡面那麼樣地拋頭顱、灑狗血,更不再是曾經那種「外貿協會」擁護者所呼喊的口號,認為只要對方長得好看,這段感情就會很幸福。   你會發現,當你開始有了工作,或者整...

  1. 女浴室起火,裡面人亂作一團,赤裸身體往外跑,只見大街上白花花一大群,一老者大喊「快摀住」,眾裸女突然醒悟,但身上要緊部位有三處,手忙腳亂捂不過來,不知所措。這時老者又大喊:「捂臉就行,下面都一樣!」 這笑話告訴我們:在特殊情況下抓工作不可能面面俱到,要抓住重點。 2....

專家們發現男性和女性的眼睛,對某些顏色的感受是不一樣的。具體的來說:女性的眼球對顏色的變化更加敏感,所以實際上男人跟女人看​​到的世界,是不一樣的。 除了視覺之外,其他感官,例如聽覺和嗅覺系統,男女之間也是有明顯的差異。來自CUNY 的Abramov 在報告中如是說“除了視覺之外,女性...

清大畢業生為何淪為澳洲屠夫

【文/楊紹華】     在台灣工作兩年,存不到錢,身上還背著三十幾萬元的學貸,我到澳洲來,就是為了賺第一桶金,不用懷疑,也不必多作解釋,我們就是台勞! 我上晚班,上班時間是下午兩點半到午夜十二點。 我的工作是食品加工,在偌大的廠房裡,我站在迂迴曲折的輸送帶邊,使勁地把送過來的冷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