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話題::震驚...!援交文化竟然是從日本傳來!揭密這些下海女的內心世界!!!

震驚...!援交文化竟然是從日本傳來!揭密這些下海女的內心世界!!!

●援交由日本傳至台灣,尚不為主流社會所容

援交,即援助交際,是指一種特殊的所謂“雙向互動”的色情交易:少女(特別是尚未走向社會的女中學生)接受成年男子的“援助”,包括金錢、服裝、飾品和食物等物質享受;成年男子接受少女的“援助”——性。

援交最早由日本傳到台灣。日本導演原田真人以少女色情交易為題材,拍了部電影《援助交際24小時》。影片上映後,震驚日本社會,同時也在台灣地區造成轟動。自此以後,“援助交際”這個詞開始在台灣地區流行。

據媒體早些年的報導,由於台灣深受日本影響,日本新宿地區(日本流行文化最聚集地區)出現的“援助交際”文化在台灣也有了複製品。而被譽為台灣新宿的西門町,就是“援交”的熱門場所。在西門町從事“援交”的女學生大多是離家輟學的高中生,她們年齡都在18歲左右,通常會三五成群地站在街邊或巷口一同尋覓對象。除了集體“作戰”外,還有一種屬於“個體戶型”,她們大多單獨尋覓對像或是等待別人搭訕。拐進西門町某條狹小的巷弄,在幽暗的屋簷下,經常會看到這樣一幕:一位穿著百褶裙並把裙帶放得長長的高中女學生,臉帶倦容但老練地對迎面走過來的中年男士說:“歐吉桑(叔叔),要不要給我一點零用錢呀?”

近些年來,援交現像在台灣愈演愈烈,且從事“援交”的少女年齡也越來越小,主流社會對此十分心憂。2011年,據台灣《聯合網》報導,台北市一名小學三年級女童,為了新台幣1000元遊戲點數,在網上貼文,表明自己9歲,想援交賺錢買遊戲點數。貼文不到幾分鐘,20名網友瘋狂搶標。同年,台灣又曝出一起“未成年少女援交案”,4名援交少女,年紀最大14歲,最小11歲。她們她們崇尚名牌,一起吃喝玩樂,大手大腳地花錢。一旦沒錢花用時,就兼職援交賺外快。

震驚...!援交文化竟然是從日本傳來!揭密這些下海女的內心世界!!!

●日本的援交現象興起於80年代,社會對此有較高容忍度

援助交際起源於日本。從隱晦不語到公開討論,日本的援交現像已經持續了30多年。

從日本經濟騰飛的1970年代開始,“援交”少女的數量就不斷增加。1985年,電話俱樂部的出現對日本的未成年人援交起了推波助瀾作用。彼時,日本的《風俗經營法》被修正,政府對色情行業的限制放鬆。於是,這種匿名賣淫形式如雨後春筍般出現並被未成年少女大量使用,一個男子在電話俱樂部的專用的小房子內等待女性電話,那個女性與男性聊得時間越長,收入越多,並且雙方條件談得攏,就可以出來見面。這一年被稱為日本援助交際的始發之年。

震驚...!援交文化竟然是從日本傳來!揭密這些下海女的內心世界!!!

隨著通信技術的發展,日本開始流行BP機。日本作家橋本隆則回憶,當時日本電視台播放了一部電視劇《BP不再響起》,由當紅女星裕木奈江主演。影片描寫一位有家室的中年男人與一位未成年女孩兒之間的不倫之戀,他們之間的聯繫方式就是用BP機。這是日本第一部描寫未成年女性與年長男性不正常戀情的電視劇,或許是因為裕木奈江演得​​太好,這種不倫之戀被當時的日本媒體捧成純愛,而裕木奈江本人也被稱為“日本援助交際之母”。當時的援助交際還是不能登上大雅之堂,基本是不良少女之間的賣淫暗語。

她們建立援助交際的過程很簡單,一般是將自己的傳呼機和移動電話號碼貼在傳言板上,然後等待別人來聯繫,在20世紀末的日本,男性“上班族”很容易見到這樣的啟事:“嗯!初次利用,我是初三學生,雖然是15歲的少女,我也想募求援助交際的對象。一個月內會見兩三次,條件是給我買手機。拜託和我聯繫。”

1993年以來,有越來越多的女高中生開始將自己的製服、內衣內褲賣掉,以此得些零用錢,這是女高中生開始賣春的萌芽。1994年9月20日,《朝日新聞》晚報對“玩Line”的援交現象進行了專門的報導,這是日本媒體第一次對於援交現象進行報導。所謂“玩Line”,就是利用電話隨意撥出一個手提電話號碼,然後與對方交談,或參加電話徵友會。由於在當時使用手提電話的人普遍較為富裕,這種方式亦成為援交少女找尋對象的方法。

1996年,一本名為《援助交際——女子中高生》的書風靡日本,援助交際這個詞因此迅速成為日本流行語;而此時人們驀然發現,在日本學生間,以肉體交換金錢的事實已經不是新聞。2004年,社交網站開始流行,並出現了一系列“援交網站”。雖然日本頒布了一系列法規未成年人通過手機或者電腦使用交友網站。但援交網站隱蔽的攬客方式使得這項法令並沒有起到多少實質性的作用。少女們甚至戲謔地用日本著名教育家福澤諭吉的名字作為援交暗語。

震驚...!援交文化竟然是從日本傳來!揭密這些下海女的內心世界!!!

2009年,有調查顯示,超過三分之一的日本女高中生承認自己有援助交際行為。很多日本經濟專家和刑事專家估算,援交的經濟規模可能已經接近甚至超過每年59億元人民幣。

對於存在於日本社會年輕一代中的“性”的自由,日本社會對此似乎持一種不置可否的態度。這可以從他們制定的寬鬆的法律中看出:儘管1999年頒布的《兒童賣春、兒童色情禁止法》對與未成年人發生性交易行為科以5年以下拘役和罰款500萬日元的處罰,但該處罰卻不適用於被13周歲以上未成年人主動勸誘下發生的性行為。日本《賣春防止法》雖然規定賣淫非法,但性行為卻可以以雙方自願前提下發生而歸為“營業外行為”並不受處罰。在當局的實際監管中,違法行為被容忍和默許。

震驚...!援交文化竟然是從日本傳來!揭密這些下海女的內心世界!!!

●文藝作品通常對援交有相當“浪漫”和“高尚”的演繹

2006年,日本自由作家中山美里在她的自傳《我的十六歲援交手記》中寫道:“在東京的繁華商圈,我開著令人矚目的紅色跑車,住著達官顯貴群聚的豪宅。打開房門,寬敞無比的柔軟名床,翻滾蕩漾在令人心蕩神馳的亞麻床罩之上……現在卻已毫無踪影,只留下一片回憶,靜靜浮蕩在空氣之中……”

用電視主持人竇文濤的話說,這完全是把援交“往審美方向描寫”。

電影自不必說。日本電影《天使之戀》中,援交是用來襯托“純愛”的。女主角小澤理央不僅自己從事援交,甚至還做“媽媽桑”,誘騙其他未成年少女做援交。她一路經歷了諸多骯髒和齷齪,包括懷孕、自殺、包養、拜金、援交、亂倫等等,但在遇到英俊正直的大學教師小澤光輝後,立即陷入真愛,追到了教授,成功從良。

不得不佩服日本人,一部包含諸多重口味橋段的電影,竟也被拍出了“純愛”的味道。

震驚...!援交文化竟然是從日本傳來!揭密這些下海女的內心世界!!!

在韓國電影《薩瑪利亞女孩》中,導演金基德則把援交拍出了“救贖”的意味。少女倚雋和潔蓉想攢錢去巴黎,為了籌得費用,她們決定由潔蓉援助交際出賣肉體,而倚雋為她招攬生意打理錢財。一次警方突然到旅館搜查賣淫,潔蓉從窗口跳下,受了重傷,死去。倚雋拿出以前的記錄,一個一個聯繫男人贖罪般出賣肉體,將原先的錢還回去。她相信只有這樣才能救贖死去好友的靈魂,同時救贖自己。

震驚...!援交文化竟然是從日本傳來!揭密這些下海女的內心世界!!!

●現實中的“援交”女孩在想什麼?

2011年11月初,上海市閘北區檢察院對警方破獲的一起未成年女性參與賣淫和介紹賣淫的特大案件提起公訴。該案涉案人員多達20人,其中多數為在校中學生,2人為未滿14周歲的幼女,涉及上海市某職業學校分校、普通高中等9所學校。

這引起了社會轟動,有媒體順勢進行了上海少女“援交”調查。對於為什麼從事“援交”的問題,少女們的回答讓人啞然。“我真不明白,20多歲還用家裡的錢,你們不覺得羞恥嗎?”“為什麼你們能忍到20歲還沒有性行為?”讓人最不可思議的回答是“為了買零食”。
調研人員還發現,援交女孩多數人家庭穩定,她們從事援交遠不是人們想像中為生活所迫,而是為了購買奢侈品。而日本許多從事“援交”的女生,她們也只是想賺錢買巴寶莉圍巾,香奈兒手袋,以及其它她們認為必備的東西。對年輕女性來說,“援交”最大的優點就是不用繁重勞動就能掙大錢。如果在東京的快餐店打工,時薪只有800到1000日元。

日本小說家村上龍也有相同的看法,他以前採訪過色情書、淫穢書的模特兒,所以對這些女孩知道得很清楚,她們並不是痛不欲生地為了替父母還債而脫衣服的。村上龍深有體會地說:“她們基本上是快樂的。報酬也不賴。”

這些女孩並不把“援交”等同於賣淫,她們僅僅把“援交”視為一份兼職,就像去麥當勞打工一樣。中國青年政治學院童小軍教授2010年初在大學生中做過一個關於“援助交際”認知狀況問卷調查,結果顯示近1800份有效問卷中,72%認為援助交際與賣淫不同。這反映出人們對援助交際行為有一定程度的“認可”,也就是說社會環境對此有較高的容忍度。

但無論援交少女怎麼想,“援交”都很難為法律和世俗所容,尤其在涉及到未成年人權益時。即使是風氣開放的日本,在越來越多的女孩加入“援交”大軍之時,也開始感到不安。相關的法律幾經修改也變得越來越嚴苛。

分享

相關推薦

向來充滿想像力的日本人,繼日前研發岀忍術「把耳機塞進鼻孔裡,讓自己變成揚聲器」之術後,目前更進一步開發出全新進階版!──「把耳機塞進鼻孔裡播A片」據說如此使用後,猶如女優在你身體裡歌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告訴我日本人腦袋都裝什麼,怎麼這麼有才華,根本救苦救難觀音再世)   ▲我想輕輕...

青山裕企,日本攝影師,現居東京,拍攝風格多以少女為主題,並且出版了多本的攝影集,如《絕對領域》、《思春期》以及《下課後》等。這次所要分享的《思春期》就是其中一本相當著名的攝影集,作品的特色在於若隱若現,彷彿差一點點就能看得更清楚的誘惑,青山裕企也坦言,這些畫面是自己青春時期的性幻想和慾望的投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