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數不盡的價值觀下,人做任何事都可以是愚蠢的。
或者是真的愚蠢,又可能是愚蠢的人看見不愚蠢的人不願墨守成規,冷嘲熱諷。
懷疑的目光來自四周,或來自鏡中的自己,什至在來自閉起眼時的一些灰白雪花。
剛剛還是勇字行頭,然後擔憂,比較,猶豫,遲疑。再轉個頭便發現勇氣不見了。
多少應做的事,那些「對」的事,因為沒有勇氣而沒有做。不做,便錯過了做的機會。
時間不等人,機會只能偶遇。下次突然想做,又突然回勇時,
已經是完全不一樣的環境,同樣的事情又可能已經有不一樣的意義。

怯與勇總在平衡,今天怯,明天勇,後天怯,然後不知那一刻突然又勇敢起來。
如鐘擺﹐卻有著難測的週期。人是真的這樣軟弱,沒什麼可笑可悲的。
不過,如果知道自己將要做的是正確的事﹐那就在下一次勇敢的時候抓緊機會。
要讓勇變成怯之前,讓心怕得要離去之前開始第一步。讓那雪球依賴慣性慢慢滾下去。

勇敢還是鹵莽真的很難說清楚。
始終人愈大,考慮愈多。
白痴在成為勇敢的天才之前,每天都是鹵莽的活著。就看你自己了。

但路是自己的,大家都知道是自己走下去。
勇或怯影響的都是自己。

我不敢說是否每一件人們「勇」於做的事都必然正確,或者他能把你帶到那裡,我不知道。

不過,
既然你知道怯是如此霸道的大哥,懶這個二哥也總是吵嚷著,難得勇敢這小弟弟當家了,也就讓他作主吧。

事情必然要再三考慮,不過人希望勇敢,背後一定有一個值得勇敢值得追求的原因。

單為了這點,就應該試一回。

特別如果停步只因怯與懶在鬧脾氣,更要勇敢。

支持自己或找支持別人自己,大大力點頭首肯自己的生命計劃。

勇敢如流星,一閃即逝。
如果有一刻勇敢了,請好好把握。

膽怯的人,在此為那些勇敢的人,送上祝福,送上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