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雙馬尾一回頭 讓我那都充血了

雙馬尾一回頭 讓我那都充血了

人與人之間最基本的信任呢?感受到了來自這個世界,深深的惡意!

雙馬尾一回頭 讓我那都充血了

雙馬尾一回頭 讓我那都充血了

雙馬尾一回頭 讓我那都充血了

雙馬尾一回頭 讓我那都充血了

雙馬尾一回頭 讓我那都充血了

雙馬尾一回頭 讓我那都充血了

雙馬尾一回頭 讓我那都充血了

雙馬尾一回頭 讓我那都充血了

雙馬尾一回頭 讓我那都充血了

雙馬尾一回頭 讓我那都充血了

雙馬尾一回頭 讓我那都充血了

雙馬尾一回頭 讓我那都充血了

雙馬尾一回頭 讓我那都充血了

雙馬尾一回頭 讓我那都充血了

雙馬尾一回頭 讓我那都充血了

只不過在茫茫人海中多看了你一眼,從此噩夢連連。。。

分享

相關推薦

我還記得那天... 是一個炎熱的午後 今天小考,所以比較早回家 回到家時,哥已經回來了 好像若有所思,在那發呆 (可能肚子餓吧) 哥,你肚子餓了吧?我去弄飯,等等就可以吃了.. (哥沒回我話) 我就往廚房去準備做菜 過了...

黑人的幽默南非黑白種族隔離政策,曾讓非洲原住民黑人遭到許多不平等的待遇,這篇英文短詩,作者以天生膚色的差異,來表達心中的不滿與無奈。Dear white,something you got to know.親愛的白種人,有幾件事你必須知道。When I was born,I was black.當我...

晚上經過男生宿舍樓下的時候,突然聽到二樓陽台上有男人在用重低音咆哮。 于是我和兩個同學組成的三人八卦團立刻減慢步伐屏息傾聽。 “你說,你怎麼那麼不懂事啊?我下午在開會!要是真的有時間的話肯定會陪你啊,你鬧什麼?你怎麼那麼不懂事?你說啊?” 我們漸漸走遠直到聽不見男低音時,才長...

小羅很瘦,身高183釐米,體重只有51,同事都叫他做“排骨酥”,平常又糟蹋得出名,三十好幾了,根本就找不到老婆。 因此,當心情憂鬱時,就去一家沙龍喝酒,沙龍老闆娘是一個離過婚的女人,頗有幾分姿色,小羅心中對她早就存有幻想,但是她對小羅,連看都不看一眼。 一天,小羅又來喝酒,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