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話題::那一夜好朋友的媽媽沒有拒絕我,我成了她的地下情人...

那一夜好朋友的媽媽沒有拒絕我,我成了她的地下情人...

  去年五一,是羅伊母親的生日,為了辦得熱鬧些,羅伊特別邀請了幾個好朋友,我也在其中之列。羅伊的家庭比我的家庭不知道要富裕多少倍,正因為如此,我很不想參加他母親的生日聚會,總感覺自己的這種身份與羅伊的家庭很不搭調。

 

  雖然男人的自尊心在作怪,但因為我和羅伊是很好的哥們,所以,我還是去了。

 

  生日聚會那天,羅伊的家裡來了很多親戚朋友,當他的母親挽著他父親的胳膊緩緩地從樓上下來時,我簡直快被他的母親迷住了,他的母親才40歲,但是在她的臉上完全看不到歲月的痕跡,盤著很時尚的「新娘」髮型,白裡透紅的肌膚,性感的身材,一身帶著亮片的晚禮服在燈光下閃閃發光,唯一不足的是,她的眼睛裡似乎藏著一些撲朔迷離的東西。但她一直在微笑,讓人感覺彷彿是從天而降的「女神」。

 

  我怔怔地看著她一步步走下來,也許她注意到了我,我趕緊低下頭抿了一口手中端著的法國紅酒。

 

  她和丈夫一一笑著和客人打著招呼,時不時地碰酒干杯。

 

  「嗨,你是羅伊的朋友?」當她走到我面前的時候,我的心微微顫抖了一下。她的話打斷了我的思緒。

 

  「嗨,夫人,您好,我叫前程,是羅伊最好的朋友」,我挺了挺胸,笑著回答她道。說完,她又走向了人群的那邊。

 

  看著她的背影,我想,她是多麼幸福的女人,有個有錢的老公,有個長得帥氣的兒子,有個那麼好的家,大概像她這種女人什麼都不缺吧!

 

  這麼想的時候,我猥瑣地看了一下自己,除了沒錢,人長得還是很帥,這樣說的時候,自己笑了一下。

 

  突然,我很想去廁所,羅伊家的屋子實在是太大了,僅僅一個廁所,我就找了好半天,躲在廁所裡,我很不想出去,也許我是與外邊的那些人格格不入吧!

 

  「啊,你怎麼在這,這是我和丈夫專用的廁所!」羅伊的母親突然很溫柔地說到,這種聲音讓我很感覺渾身起雞皮疙瘩。

 

 

  「我想去廁所,看到這的標誌,我就過來了」我低聲回答著她。羅伊的母親突然把廁所的門反鎖上了。

 

  我有點緊張,緊張的幾乎喘不過氣來,我愣愣地站在牆的一角處。

 

  她的母親,前一秒還是一個高雅的闊太太,而現在她就像一個飢渴的女人。她緩緩地拉著晚禮服的拉鏈,退去她身上那件光鮮的衣服,我趕緊用手摀住眼睛,但我又試圖從手中的縫隙裡看著她曼妙的身材,她上身戴了一個黑色蕾絲邊的胸罩,下身穿了一個黑色的花邊小內褲,如果不是羅伊告訴我她母親的年齡,我怎麼也想不到她是一個40歲的女人。

 

  她朝我走了過來,兩手扶著牆壁,然後在我的額頭上親了一下,那一刻我沒有了緊張感,我把她緊緊抱住,我們激情地吻著,喘息著,慢慢地,她大聲地喘著,似乎是第一次做愛一樣,在激烈的過程中,我看到她的臉一點點變得紅暈,然後把我緊緊抱住,看她的眼神,我感覺到她有一種前所未有的滿足。

 

  隨後,她又把自己整理了一番,然後扔給了我500元錢,「小夥子,做得真不錯,下個週末我去找你」她笑著出去了。那一刻,我感覺到自己好狼狽。

 

  因為這一次,我的身體像打開的水龍頭,無法關上自己性慾的閘門,我不知道是為了釋放還是為了金錢,或者是為了一種愛?下個週末,我很聽話地把屋子收拾好,等待著她的到來。

 

  每一次做完之後,她都會給我留下500元錢,然後笑著離去,而我心裡也有一種自豪與滿足感。

 

  慢慢地,我們變得光明正大起來,我明白他是羅伊的母親,但是我無法控制自己,每當看著她躺在我床上的時候,我的心就迷失了方向。

 

  後來,羅伊的母親每個週末都會如約到我這裡,而我每次也是盡情地給她想要的,她也總是從我這裡獲得滿足。就這樣,每個週末,我們都會擁抱著,嘿咻著。

 

  隨著長期的交往,這個40歲的女人,我好朋友的母親,成了我床上的地下情人。

via

分享

相關推薦

6張超毛骨悚然照片,第二張就讓我背脊不斷發麻...

世界上有很多難以解釋的現象,感謝相機將它們記錄了下來。希望這六張照片不要動搖你的世界觀。 1.時間旅行者 這張照片,拍攝於1941年加拿大一座大橋的落成儀式上,右邊戴墨鏡的男人完全一副現代裝備,他手中拿的相機,其先進程度遠遠超過了當時的科技水平。左側男子手中的就是當時最流行 ​​的相機款式。難道,...

「保證男性看了會冒冷汗的廣告」 只有好內褲才能讓「那裡」經得起考驗

  男人穿內褲不只可以呈現出一個人的內在美品味,重要的還是舒適與保護的功能作用,好的內褲不只可以降低磨擦與散熱 ,更可以保護固定重要部位,讓你在不同的動作裡都不會讓部位亂跑。 日本知名男性內褲品牌「TOOT」非常注重男性穿著後的舒適感,這次他們發揮實驗精神來向各位證明,他們的產品絕對最符...

世界上第一起整形手術! 救了他的臉卻害了他一生...

1916年5月31日,在著名的「日德蘭海戰」中Willie Vicarage所在的戰船「馬來亞」號被擊中8發炮彈,造成了65名水兵死亡。Willie Vicarage也被炮彈削去了幾乎整個下巴。 幸運的是,當時為Willie Vicarage進行治療的醫生,正好是號稱「整容手術之父」的新西蘭裔英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