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道產子,我們看馬去|《北海道的春天吹馬糞風》貓頭鷹出版

北海道是日本少數的馬匹產地之一,原產的馬是稱為道產子的品種,耐寒的道產子身材並不高大,圓圓的身體、短短的腳,沒有阿拉伯馬那麼伶俐優雅的線條,不過看起來也很可愛。住在帶廣的一位醫生鄰居特別喜愛這種馬,還特地蓋了馬廄和寬闊的跑馬操場,養了一匹茶黃色的雌道產子。


女兒剛學會走路就來到帶廣,幾乎可以說人生大部分的初期設定都是在帶廣完成的,她不怕冷、熱愛戶外活動,是我們家族裡唯一的道產子(女)。她很愛醫生家的那匹馬,每天洗菜摘下的菜葉子,她都小心收集起來,加上她在路上摘的野草(尤其是苜蓿草),小小的手上抱了一大把,捧去餵馬,而且一去就在馬廄旁待好久,捨不得回家,最後還吵著要養一匹自己的馬!

道產子,我們看馬去|《北海道的春天吹馬糞風》貓頭鷹出版
我們家可沒有那麼好的條件可養馬,還好十勝地區有許多農場,不管是養牛、養羊還是養雞,只要有點多餘的資源就會順便養匹馬,以前的農家養馬是農耕用的,但現代化之後改用耕耘機,大部分的馬都變成類似寵物的地位了。

 


雖說是寵物般的地位,許多馬匹其實也有其他的貢獻,例如養山羊擠奶的農家先生,每次到鎮上或朋友家喝酒都一定會騎自己養的那匹馬去,為什麼呢?因為喝了酒以後不能開車!但是可以騎馬,因此即使喝得爛醉如泥,只要有人把他扶上馬背,那匹識途老馬就會毫無失誤地自己走上歸途,安全地把主人馱回家(識途老馬可不是憑空而來的虛名啊)!到了家,還會用前蹄敲門,讓媽媽來把主人扶進去!萬無一失,沒有危險,而且不用加油(只需要一些紅蘿蔔)!


***


冬天的慶典還有另一個高潮,就是曾在暢銷漫畫《銀之匙》中出現過,全日本現在僅存的──帶廣跑馬場「輓曳馬賽馬(ばんえい競馬)」。這個賽馬活動非常特殊,在最寒冷的冬天雪地上舉行,而且所用的馬都是農耕馬,拖著很重的貨物爬過兩座雪堆的障礙賽跑,只有帶廣的冬天能見識到,非常難得,所以趁著某次大學同學們來玩的機會,我們就一起去賽馬場賭馬去啦!


帶廣的冬天非常冷,常常都在零下二十度左右,凍到呼吸空氣鼻子都會痛,好像真的快要凍掉了似的,加上風雪交加的氣候,根本不是出門的好日子,可是「輓曳馬賽馬」也不是每天都舉行的,沒得挑,還是要冒著風雪出門去!那些在東京周末常去府中賽馬的同學們,各個摩拳擦掌,一副賭徒嘴臉。而孩子們則可能是為了賽馬場邊的飲食而去的,還好,場邊還有很多其他好玩的地方,有馬匹資料館、有十勝特產館,也少不了可親近小馬的小動物園、坐馬拉車的地方和騎馬場……讓不賭馬的小孩也有地方玩。


開賽前可以先去看看馬,拉荷重雪橇的農耕馬跟其他品種的馬完全不一樣,身體粗壯雄偉,腳也特別粗。這裡的賽馬場除了一般觀眾的看台座位外,還有在跑道旁可以近距離跟著馬一起移動的站位。在那麼近的地方看農耕馬,真的是非常非常巨大!


而且……唉,看看我們!全都穿著厚羽絨外套、包得像雪球一樣圓滾滾;而馬匹們呢?什麼都不用穿,還身上冒著熱氣、鼻孔噴煙!一開跑就更不得了了,拖著據說至少四、五百公斤的貨物跑雪地不說,還有兩關難關要過:過了一個小雪山後,接著還有一座更大的雪山!我們在跑道旁邊給自己買的馬加油,又叫又跳又喊又跑……還是很冷……


而我買的那匹巨大如山的馬,奇怪,牠拖的貨物怎麼看起來似乎特別重(後來聽說所拉的重量跟馬匹體重成正比),爬得非常吃力,馬蹄打滑爬半天爬不上去,看著牠全身肌肉繃緊都在冒白煙了,連在旁邊加油的人,看牠如此奮力前進都看得好不忍啊!只好撇過頭去不看牠……別的馬眼看著都越過雪山了啊……

很想叫牠乾脆放棄算了,別再拚命啦!何必無謂地掙扎呢?但牠還真是日本人養的馬,跟日本人一樣頑固又堅持,一直奮戰到最後,別的馬都越過雪丘、跑到終點了,設定時間都到了,牠還在努力爬……滑下來、又爬……滑下來、又爬……,害我眼淚都快掉下來,不是因為冷,也不是因為牠輸掉了比賽,而是因為牠堅持到底、絕不放棄的精神,真讓人慚愧啊!

 

本文摘自《北海道的春天吹馬糞風》一書

道產子,我們看馬去|《北海道的春天吹馬糞風》貓頭鷹出版

台日聯姻家庭的真實故事,帶你直擊《銀之匙》的帶廣風土和爆笑、溫馨且最真實的北國生活《北海道的春天吹馬糞風》

 


作者簡介:李道道


  典型的射手座,總是在台灣、日本各地跑來跑去。在日本唸完大學後,跟日本老公一起回到台北工作。
  之後為了讓孩子能在大自然環境下成長,決心仿效孟母三遷,離開繁華塵囂的都市,跑到北海道鄉下去生活。

  在北海道買了房子住了大約十年,以為要落地生根的時候,又因孩子們不會說母語(他們雖然是日本人,但母親說華語,所以「母語」應該是華語吧),所以就帶著孩子移居花蓮,重新展開在台灣冒險的震撼教育,而這個冒險目前仍在持續中。


 

【更多精采內容請上《貓頭鷹》出版部落格 http://owls.tw;《貓頭鷹書房》官方粉絲團。未經授權, 請勿轉載!】

分享

相關推薦

    導演對演員說:「下一組鏡頭應該是這樣的:在你身後大約五十公尺處,有一頭獅子朝你奔來,最後只差兩步的距離險些撲倒你。」 演員說,「您跟獅子講清楚了嗎?」   ...

說到當兵,就讓人聯想到鬼故事,剛好小弟也是在外島退役(馬祖南竿),還記得那度日如年的日子,腦中只有單純的兩個願望,第一是趕快退伍回家, 第二是用65K2在後勤官的腦袋上轟一個洞.... 不知不覺一晃眼一年過去,在我以為將平靜的結束我的軍旅生涯,卻發生了這麼一段靈異故事&helli...

公園有對情侶正在甜蜜.....女孩撒嬌說:我牙痛!男孩於是吻了女孩一口問:還疼嗎?女孩說:不痛了!一會女孩又撒嬌的說:我脖子痛!男孩又吻了吻女孩的脖子,又問:這回還疼嗎?女孩很開心的說:不痛了!旁邊一老太太站著看了半天了忍不住了,上前就問說:年輕人你太神了,你能治痔瘡不?...

老劉到醫院看醫生時,不斷抱怨他的腸胃有問題。 醫生:「每天的大便規律嗎?」 老劉:「很規律啊,每天早上七點準時大便。」 醫生:「那很好呀!還有什麼問題呢?」 老劉:「問題是…我每天早上九點起床。」阿瓊才三十歲,但卻已經長的一副福福泰泰的中年婦人樣了 。 某日,她和在銀行上班的美琴喝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