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這個好笑 - 郭春海

這個好笑 - 郭春海

有一個女子走進派出所,向辦理戶口登記的同志問“同志,我想給我孩子入戶口,請問怎麼?”

一位同志說:“叫啥姓名阿?”那位女子露出了為難的表情,欲言又止。


“有啥困難?請說出來,或許我們能幫上。”員警同志問。

“嗯,是這樣,那天晚上我跟三位男人上過床,一位姓高、一位姓李、一位姓陳。我也搞不清楚孩子是誰的,該姓啥?這怎麼辦?”女子著急的說。

員警同志說:“別急,別急,姓好起,我幫你起個姓,就姓‘郭’吧。”

“幹嗎姓郭?”那位女子不解地問。

員警同志說:“姓高的取上面‘一點一橫一口’,姓李的取下面‘子’字,姓陳的取‘左耳旁’,不就是一個郭字嗎?,三人都有份,誰都不生氣。”


“嗯,有道理,這公平,但有了姓,名怎麼起呢?”那位女子問。

“我幫你起一個字,就叫‘春’吧。”另一位員警插嘴說。

“幹嗎叫‘春’呢?”那位女子又不解地問。
員警同志說:“你不是同一天跟三位男人上過床嗎?‘春’字拆開來就是三人同一天的意思。”


“嗯,有水準,很吻合當時的情景。但能不能再幫忙起一個字?”那位女子有點得寸進尺的說。

“好好,幫人幫到底,送佛送上天。就幫你起個‘海’字。”又有一位看熱鬧的員警說。


“‘海’又是什麼意思?”那位女子又不解地問。

員警同志說:“‘海’拆開來是每人一點,也就是說那天晚上每位男人都有一點貢獻。”

那位女子紅著臉說:“姓名能全面慨括事情來龍去脈,總算交待清楚了。謝謝,?

分享

相關推薦

一位優秀的商人傑克,有一天告訴他的兒子。傑克:「我已經決定好了一個女孩子,我要你娶她」兒子:「我自己要娶的新娘我自己會決定」傑克:「但我說的這女孩可是比爾蓋玆的女兒喔」兒子:「哇!那這樣的話...」在一個聚會中,傑克走向比爾蓋玆傑克:「我來幫你女兒介紹個好丈夫」比爾:「我女兒還沒想嫁人呢」傑克:「但...

女:「你有三室一廳嗎?」男:「沒有。」女:「你有本田嗎?」男:「沒有。」女(站起):「我有點事,先走了。」男(喃喃自語):「俺有獨棟別墅,為啥要住小公寓?」女(僵住)……男(自語):「俺開著賓士,難道要換成日本車?」女回眸一笑,相親繼續。男:「我創業把別墅、車子全抵押了,...

法庭裡面,一場詭異的氣氛,法官正在審理一件婚外情的案件;原告A太太懷疑丈夫A先生,和其年輕貌美的女秘書B小姐,兩人偷情,終於,會同徵信社人員、及派出所警察,一起「捉姦」,當場人贓俱獲…… 法院傳訊女兒A小妹妹出席作證。 法官:「小妹妹,不用怕,對於妳知...

『夜來襄,妳說妳教音樂,是哪方面?』朋友問 『就平時交肛琴,禮拜六日在教會工作』我答 『妳..妳..是說教鋼琴嗎?』對方有點遲疑 『對阿...』我說 『喔..那~在教會是在做什麼工作阿?』對方又問 『就袋屍斑,領屍之類的...』我回答 『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