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送你情書一封

送你情書一封

有人說初次收到情書則像幹了不可告人的勾當手上一紙情書,彷彿就是犯罪「贓物」 。  捧在懷中,輾轉思量,忐忑迷惘,百般回味,謹慎收藏;感覺直像偷喝了一杯香檳混蜜糖……

情書不是一罈烈酒,而是一杯仍飄浮著陣陣虛蕪泡沫的香檳,它的酒精含量不高;卻容易令人進入微醺。 薄薄的一紙信箋,輕盈婉約,不知不覺,悄悄攝進心靈一角,濃濃淡淡的尋常筆墨,似虛還實墨痕斷處;最惹遐思。


沒有寫過或收過情書的人生猶如缺了一筆彩紅──特別是女孩子 。
 
若沒有過收情書的日子,就等於化了個亮麗妝容而欠塗上一抹口紅。

世間無「極品」--包括男人和女人。世上最曖昧的身份,莫過是「紅顏知己」。

愛,從來難辨對錯;情,永遠毋問是非。 愛,不可光做不說;情,不可只談不用。
 
緣起偶然,緣聚欣然,緣盡泰然,緣散釋然。
 
愛,毋須找出合理藉口;不愛,則信手佔來萬千理由。情場受創與其怨天罵地,不如靜靜為下次戀愛作更好裝備。
 
愛情無色、無形、無味; 卻教人又甜、又澀、又痛、又氣。世上最笨是因愛而恨,不肯原諒別人;等如禁錮自己的靈魂。

沒有異性朋友的已婚女人易老,沒有異性朋友的已婚男人易「土」。
 
男人想哄女人上床才跟她走進教堂;女人想哄男人走進教堂才與他上床。男人的矛盾是;愛女人柔弱卻嫌她累贅,想女人獨立;又怕她強過自己。
 
愛得癡纏怕變貪,愛得灑脫偏嫌淡,愛得執著惟恐苦,愛得理智流於冷。女人的矛盾是,愛男人浪漫卻妒他太受歡迎,想男人能幹;又恐他鶩遠高飛。
 
戀愛「戰略」三部曲:拖手是旁敲「剌探」;接吻是冒險「搶灘」;做愛是成功「登陸」。
 
擱在心裡的情話易忘,掛在嘴邊的情話易涼,寫在紙上的情話易黃;儲在電腦的情話易「down」。
 
愛情像感冒,來時教人手足無措,每次「類型」不盡相同「病癥」卻大同小異;同樣要元氣大耗。
 
愛情的矛盾是:男人要成為女人的「上帝」,又甘淪作她的「奴隸」,女人既想做男人的「導師」;又渴望做他的「女兒」。
 
愛得緊、愛得癡,成壓逼;愛得狂、愛得激,易窒息;
 
愛得濫、愛得虛,徒營役;愛得寬、愛得誠,忌挑剔;愛得深、
 
愛得真,共休慼;愛得堅、愛得專,互珍惜;愛得純、愛得適,宜努力;愛有功,恨無益。
 
二十歲的愛情是「陳列品」 

 三十歲的愛情是「消費品」
 
四十歲的愛情是「日用品」 

 五十歲的愛情是「奢侈品」
 
六十歲的愛情是「救濟品」

七十歲 的愛情是「違禁品」

八十歲的愛情是「十全大補品」。

分享

相關推薦

一九二五年,芝加哥白水灘飯店(White WATER  Beach Hotel)舉行了一場重要的會議,與會者都是各行各業的頂尖人物,包括全美最大鋼鐵公司總經理、最大電力公司總經理、最大瓦斯公司總經理、 紐約證券交易所總經理、聯邦政府部長、華爾街響叮噹的投資高手、最大交通運輸公司總經理、國...

夜深人靜時,不知道自己為了什麽不睡覺,是為了等待你的一個信息嗎?還是為了等待你的一通電話呢?其實就在等待的當兒,已經忍不住地打了幾通電話給你了,只是你一直都沒有接起我的電話....我也知道你有你的生活,你的朋友,我也知道你有正事要做,你要忙,但對你的思念總是讓我無法自拔,明明就知道你不喜歡奪命連環c...

蠶蛹和人俑,都只得一個冰冷的外殼。可能他們內心都是熱烘滾燙的,但他們只是蛹只是俑。他們能改變嗎?當然可以!他們需要的是多一點信心,多一分勇氣。是。你看到了。俑成人與蛹成蟲需要勇氣。他們所欠缺的的只是來自別人或自己的多一分力量。有力量,蛹和俑都有勇氣了。勇氣令人勇敢勇猛。得到力量以後,坐言起行,踴躍嘗...

上回整理抽屜翻到大學時期的女朋友的信。一封一封翻下去,一面覺得熱一面覺得冷。熱是為了居然當年與前妻熱戀時節的感覺如此炙烈,冷的是這些炙烈的熱情,我居然忘記了。和妻離婚的一個藉口是:「我覺得你根本不曾愛過我!」對於這個疑問,妻是三緘其口而不答,我就越發的理直氣壯了,「看,你沒話說了吧!」而這些舊情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