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軍中鬼故事

相信軍中鬼我家都聽多了,那聽聽看我的算不算恐怖吧?!

我是個不喜歡因為某一些事情來影響到我的目標的人,所以在2002年大學畢業後我就馬上交出我的畢業證書,在同年九月中我就到了中部的某新訓中心當兵了。雖然我因先天性疾病,新訓完就免役了,但是光在新訓一個月時,就遇到三次也算強的了。

故事1.

這個東西在軍中鬼話可能大家都有聽過類似的傳言,但我卻是親身經歷。記得我在新訓時的軍藉號碼是洞洞三(003),而每一班的第一個下舖床都是班長床,而我們這一班的卻沒有班長睡,是空著的,所以我是睡第二個上舖。剛進新訓中心時還很菜,所以也不敢多問,也不把他當做一回事,直到遇到時才知道原因。

在中心的第一個禮拜,我都還好好的,只有遇到很多新兵會遇到的"便祕", 到了第二個禮拜就覺得心臟不舒服會絞痛,原本想說只是二尖瓣膜脫垂,後來到軍醫院查出是心房中隔缺損,連長知道這件事之後,就叫我睡第一個下舖,靠門比較 近,空氣比較好,等著被驗退。前兩天睡那裡都覺得還好,只覺得好像都有人在一旁走來走去,後來發覺愈來愈不對勁,因為第三天發現有一個女的在我床邊走來走 去而且溫柔中帶點哀怨地說了一句"怎麼跟之前的人不一樣,要叫他上哨站衛兵嗎?"當時整個從腳底麻到頭皮,還好我眼睛小,看了她一眼之後就故做鎮定轉身裝睡。

 

故事2.窗戶與廁所

我 在中心的第二個禮拜,開始要上哨站衛兵,先說一下我們連上的地理位置好了,我們連最右邊是西側廁所,隔壁是室內課和用餐用的教室,再來是我住的第一寢室, 第二寢室,第三寢室,再來是東側廁所,在第二寢室的前後門中間有個簡易的安全士官桌。那天就寢前,士官長宣佈要開始輪流站哨了,晚上半夜要上廁所的全都到 東廁上,因為這樣安官比較好管理。所以我就沒有多問了。

記得那天我是站0200~0300(新訓中心只有一個小時),那天早早就睡著了,自己調了鬧鐘0150起床準備,可是就在0145時就被那個女的叫起床了(新兵上哨了,新兵上哨了)馬 上嚇醒,不敢再睡,但我知道她並沒有惡意,所以在站哨時就沒有多想什麼。我站哨的位置剛好是前門,也就是說隔壁就是教室再過去就是西廁,而西廁和教室到了 就寢時間就會熄燈。而我正面對的是一片窗戶,當我站了半個小時之後,看到窗外有一位長官走過,他往我這一看,我禮貌地敬了個禮,當然他也回敬了我之後就走 了,過沒多久聽到西廁有鈴噹聲,我鎮定的轉了過去看了一下,一個大約三歲的小男孩騎著一台小三輪車從西廁門口出來,但當要出來時,我又看到有一雙細膩的手 從後面把他拉回去,然後我就聽到大約兩秒的"ㄒㄩ~~~~", 之後只聽到鈴噹聲愈來愈小聲,好像愈來愈遠的感覺,當時我就直冒冷汗直到下哨,回到寢室後,回想整個畫面和事情的經過才知道怪不得長官要我們半夜都要到東 廁上廁所。但是恐怖的來了,從那天開那個女的就一直沒有再出現,直到我要上第二次哨那天才又出現叫我起來上哨。還有一點也是很恐怖,我第一次下哨後回到床 位要睡覺時回想到在窗戶外走過的那個長官,天啊~~我們連是在二樓,窗戶外是沒有陽台的耶,那個人走過的高度剛好跟我平視,樓下外面剛好又是連集合場,那他不就是用飄的跟我敬禮。

講到這大家可能會想說我為什麼沒去問連上長官或者是學長這些事,因為我覺得在中心只有一個月平安就好,但後來快結訓時我又都是全休的新兵(不用上室內課和戶外課,都在寢室休息的)又跟一位班長很好,心癢癢的我還是問了他這些事,他就說窗外的長官他是沒遇過啦可是有聽說過,我是他帶新兵以來第三個問他的,但他也不知道那個傳說。而他也說了,。他明明就是帶我們這一班的,為什麼沒有睡在我們這一班的班長床,原來那個女的也曾叫過他上哨

分享

相關推薦

某少婦一向我行我素,即使在公眾場合給孩子餵哺人乳,也絕不扭捏。 一次,他和丈夫帶同孩子上館子吃飯,孩子肚餓哭鬧起來,少婦掀起衣服, 餐廳侍應走道她身旁,婉言請她不要當眾餵奶。少婦大為光火, 說道:「難道你認為餵哺人乳淫穢不雅嗎?」 「不是,」侍應禮貌地指著牆上...

中央情報局(CIA),聯邦調查局(FBI)和洛杉磯警察局(LAPD)都聲稱自己是最好的執法者。為此美國總統決定讓他們比試一下。於是他把一隻兔子放進樹林,看他們如何把兔子抓回來。中央情報局派出大批調查人員進入樹林,並對每一顆樹進行訊問,經過幾個月之後的調查,得出結論是那所謂的兔子並不存在。聯邦調查局出...

有人提議,在立法院選舉的時候,每個選區的最後面都加一個西瓜做為候選人之一。比如說,假設台北市南區要選出三個名額,但有五個候選人,那就在第六個候選人貼上一個西瓜照片加進去選;如果開票第一名是某甲,第二名就是西瓜的話,抱歉,本區就只選出一個某甲做立委,得票比西瓜少的就落選了。連個西瓜都選不嬴,還當什麼民...

有一個故事,是一位律師的真實見證。律師請了一位年輕貌美的大學畢業生當秘書。第一天上班,律師請秘書幫他 fax份文件給一位同行的友人。十多二十分鐘後,友人致電律師:「喂,幹嘛一直fax,一直fax?是fax machine有問題嗎?我已經在收第五份了耶。」當律師走到秘書的座位上要找她,結果在fax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