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讓我看看妳的床◎張耀仁

『讓我看看妳的床』不只與欲望有關,也深刻承載著我們一生的初始與結束。

讓我看看妳的床◎張耀仁

《十六個夏天》是從床開始的,只不過樣式不像學生套房常見的椰子墊。

 

《我的自由年代》也有床,只不過那是誤打誤撞的賓館雙人床。

 

《犀利人妻》電影版當然不能錯過床,那是復仇之床,柔焦的畫面與俊男美女的組合,讓我們目睹元配最終戰勝小三的激情。

 
 

「床」是愛情裡極為敏感的話題,也是偶像劇裡提升收視率的保證,那其中包含了欲望對決以及偷窺快感,而對於床單普遍偏好白色的需求,恰恰暗示了我們對於欲望的想像何其匱乏。

 
 

尤其是,當喘息層層迫近,我們明白接下來即將發生的一切,卻在床頭發現一片發霉的魷魚乾,或者生鏽的髮夾以及碎了的隱形眼鏡,更要命的是,我們聞到額外的氣味,它與我們依偎著夢,依偎裸裎的溫度。

 
 

誰?誰曾經來過這個房間,這張床?

 
 

我 們驚醒過來,並非因為畫面不夠唯美,而是突然覺得床好擠,覺得有哪裡不夠乾淨?這張床,它曾經糾纏過幾回或胖或瘦的欲望?這張床,有多久沒換床單了?這張 床,還有彈性足以承受我們的心事與激動嗎?然而,此時此刻對方已經沒力氣思考,更不願親吻,那背對的身影是事件結束之後面無表情的一張臉。

 
 

於是,我們想起了那些片段:關於一副胸膛、一雙眼睛、一句無關痛癢的呢喃,它們都和床產生了極其親密的關係,但必須等到許多年後,我們才明白床也就是人的性格反映。

 
 

比 如A,不確定愛或不愛,但身體起碼是激烈的,所以她的床鋪早就失去了彈性也失去平衡,連帶夢是一場馬拉松:不斷的奔跑與呼喊,只遺下筆直的路的盡頭。或者 B,面對愛始終是一段公式,所以床鋪粗糙而僵硬,無從感知柔軟也無從夢見和煦,唯獨床面張牙舞爪的玫瑰圖案很狂野,完全無法與她壓抑的性格作聯想,究竟她 在忍耐些什麼?她有什麼包袱?還有J,試圖平衡嬌羞與放縱,卻遺忘了她的床早已是一齣陳舊的舞台劇,肢體與表情皆嫌平板,「偏偏她從來就不曉得自己已經過 氣了。」C笑著說。

 
 

C的笑有不屬於那個年紀的世故。我同樣笑著。早在我們都還很容易臉紅之前,所謂「床」也就是擁抱、親吻、胡鬧,卻始終不觸及欲望。其實,我們心底害怕得很,如果再往下發展,會不會「污染」了聖潔的愛?會不會違背了「把最寶貴的那一次留給最重要的人」的誓言?

 
 

所以,我們緊盯著天花板,直到那只鬧鐘響起,該補習了。該留心爸媽即將到家了,該吃飯了,該說再見了,徒留許多年後,那一聲癡傻的笑,或者懊悔萬分的感嘆。

 
 

床成為引渡我們由懵懂、青澀到老成的見證,見證我們對於愛的實踐、見證慾望的支配以及愛與不愛、困惑與頓悟。床戲固然是偶像劇與電影的賣點,但現實生活中,床不只與欲望有關,也深刻承載著我們一生的初始與結束。

 
 

當 愛情躺下來的同時,床成了記憶,記憶也成了一張床,使我們一遍又一遍推敲,直到想起記憶裡那張最最簡單的床,既沒有裝飾也沒有任何特色,也就是一張床而 已。然而,我們牢牢記得它,記得那女孩或男孩怯怯的、珍惜的從背後環抱過來,像一場溫暖的夢,暈散的熱氣熨貼著身脊,熨貼著從今而後我們對於浪漫的想像, 明明知道不該要,卻還是懷抱著渴望。

 
 

許多年後,當那熱氣再度襲擊,我們需要的,已經不再是激情了,而是靠近,更靠近的理解彼此對愛的需求、對欲望的追尋,儘管年輕時那些「誰愛誰」的問題仍舊經常困擾著我們,但我們終於有勇氣說出:

 
 

床並不骯髒,一如欲望也未必下流,只是我們往往太過於保護自己,也太過於被動,以致像刺蝟那樣遲遲無法擁抱,也像泛黃的床單總是皺成一坨。

 
 

我們,真的再也無法愛與被愛了嗎?

 

「讓我看看你的床。」妳說。

 

你說。

 

本文出處請按此;更多報導,請上《東網台灣 tw.on.cc  / tv.on.cc》;歡迎按讚加入《東網台灣 www.facebook.com/twoncc 》粉絲行列。未經授權, 請勿轉載!】

分享

相關推薦

有必要這麼狠嗎?小三被當街脫衣毆打幾乎半裸

有網友爆料稱,江蘇常州市一間電器公司門口,昨日上演疑似小三被脫衣暴打的事件。身材苗條、外貌清秀的疑似小三,被兩名悍婦扯頭髮毆打,甚至扯爛上衣。雖然受害女事主緊緊護住上衣,卻連內衣也被脫掉。附近多名市民圍觀,惟無人施出援手。事件引發熱議,不少網友批評以這種暴力方式教訓第三者。 疑似小三被兩名女子當街撕...

中國女人:請不要上老外的床 ,看完噁心死了...

圖片來源僅供示意,與當事者無關!   中國,外國男人的天堂 前不久,我在大街上碰到約翰,一個比他高半個頭的中國姑娘挽著他的手。他介紹說,他的中國女朋友在一家模特公司工作。約翰是位美國人,42歲,身高1.67米。由於大學沒有畢業,在美國始終沒有找到正規工作。在非洲混了兩年之後,聽說許多美國...

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文:超直白 Chao zhi bai 正所謂, 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這是一個很常見的相處型態 女方自顧自的演起了我可能不會愛你 當你還在陶醉的當對方的李大仁 殊不知她真的根本不會愛你 而男方悲嘆的唱起天后 你要的不是我而是一種虛榮 殊不知自己的溺愛正是助長這段關係的一大主因 在愛情裡我們總是盲目的追...

有一種女人 她們並不漂亮 但相處起來卻很舒服

在日常生活中,經常會碰到這樣一種女人,她們並不漂亮,但看上去卻很舒服。有著為人母的慈愛,為人妻的賢淑。一舉一動裡透出涵養、聰慧與賢達。這是一種很有韻味的女人,也是最讓人欣賞的一類女人。 有韻味的女人,是善良的女人。 善良是人最原始的天性,善良的女人待人友善,不擺高姿態,容易親近人,有著做人和生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