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諸葛亮之死-絕對笑死你

諸葛亮六出祁山,病倒於五丈原軍中......
諸葛亮:“我決定了!”
魏延:“噢!丞相決定了,打算土葬還是火葬?”,
諸葛亮:“呸!誰說我要死,我要用祈禳之法,向老天爺借壽命。”

魏延小聲說:“沒想到丞相這麼有文化的人還這麼迷信,切!”

姜維小聲說:“這也不一定,俺師父本事很大的,和老天爺有交情,當年還不是藉過東風。”
王平小聲說:“可是藉了以後怎麼還?”

廖化小聲說:“這你們就不懂了,丞相借東西從來不還的,借東風、借弓箭、借荊州,什麼時候還過,所以他每次問我借錢我疾喚韙!?

“噢......”眾將齊聲點頭。
諸葛亮:“姜維,你去引甲士四十九人,各執皂旗,穿皂衣,環繞帳外;我自於帳中祈禳北斗。若七日內主燈不滅,吾壽可增一紀;如燈滅,吾必死矣。”

姜維:“師父,你放心!我一定替您看好燈。我是燈在人在,燈滅了......我還在。”
諸葛亮在帳中祈禳已六天,第七天諸葛亮坐於大帳中,手持寶劍口中念念有詞:“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我也不知道咒語怎麼念,隨便了。)
忽聽得寨外吶喊,方欲令人出問,魏延飛步入告曰:“魏兵至矣!”延腳步急,竟將主燈撲滅。孔明棄劍而嘆曰! “死生有命,不可得而禳也!”

以上是《三國演義》書中所著,但根據當時蜀國的6號絕密文件中記載,當時的情況是這樣的......
魏延闖進來,大喊:“丞相!不好了,敵軍偷營!”

諸葛亮:“別慌,小股騷擾,不足為奇,瞧把你急得,進來也不關門,外面風大別把我的燈都吹滅了。那個......伯約,火不夠旺了,加點燈油。”
姜維:“是,師父,您放心,我手腳麻利,說乾就幹。”

諸葛亮:“嗯!還是徒弟好,這個......不對,姜維,你拿的那瓶是水,燈油在那邊。”

姜維:“啊?什麼?可是我已經倒下去了,這、這......主燈怎麼滅的。”
但根據魏延以後發表的自傳《我與諸葛亮明爭暗鬥20年》中描述,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魏延:“丞相!大事不好了!”

“慌什麼?沒禮貌,進來不打招呼不敲門,有組織無紀律!出去!”諸葛亮非常生氣,說著一揚手把手中寶劍扔了過去。 ,

魏延身為大將眼觀六路,耳聽八方,連忙一個“黃龍大轉身”,閃過寶劍。寶劍沒有打中魏延,但打中了臉盆架,臉盆飛起撞翻了書桌上的竹簡,竹簡翻倒一地帶倒了飯桌,飯桌上一大碗雞湯打翻,正巧澆滅了主燈......(很復雜)

但根據日後姜維所寫的《偉大的恩師諸葛孔明》中所述,當時是這樣的......
魏延:“不好了,丞相!魏軍來襲!”

姜維:“小心,別踩到主燈。”
可是魏延收腳不及,還是一腳將主燈踢飛,燈在空中飛舞,這叫遲那叫快,只見姜維騰身而起,空中一個大鵬展翅,而後空中翻騰三周半抱膝轉體,最後團身後空翻接燕子後手翻720度下,雙腳穩穩落地。 (輕功+跳水+體操)

諸葛亮:“好徒弟,你把主燈接住啦?”

姜維:“沒有,剛才光顧著翻跟頭耍酷,忘了拿燈了。”
諸葛亮吐血中......

“丞相不用急,他沒接住,我接住了。”只見魏延雙手將主燈舉到自己面前說道:“其實不用這麼多假動作,我站在地上就接住燈了。怎麼樣,厲害吧!哈哈......啊、啊、啊啋!不好意思,這幾天感冒,啊?燈咋滅了?”(關鍵時刻豈能感冒)


但根據當時門口站崗的小兵的回憶錄《戰爭血淚史》的描述,事情其實是這樣的......

寨外人聲嘈雜,諸葛亮:“伯約!快出去看看,出什麼事了。”
“是!”姜維領命,飛奔而出,跑到門口正好和跑進來的魏延撞了個滿懷。

“哎呦!”姜維被撞的飛了起來,四腳朝天倒在地上。

魏延:“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敵軍來襲,我著急啊,所以沒注意你。”
姜維:“我怎麼覺得這麼熱呀?不好了,我屁股著火了!”(沒辦法,滿地的油燈,難免的)
“伯約,別怕!我來幫你滅火!我踩,我踩,我踩踩踩,我撲、我撲、我撲撲撲,我滅、我滅、我滅滅滅。”經過魏延一陣“奮戰”終於把火熄滅。
姜維從地上站起來:“文長,謝謝你了,我......誒?燈、燈......燈怎麼全滅了!”

魏延:“啊?我不知道啊,我只記得剛才我見了火苗就踩,估計、大概、可能、沒準、也許是......被我順便弄滅了。”,

後來“誰弄滅了主燈”這個問題,雖經多方專家反復論證,但仍沒有達成一致的觀點,不過有一定是值得肯定的,那盞燈的確是滅了,隨後也逐步見證了“油盡燈枯”、“人死燈滅”、“吹燈拔蠟”等民間俗語的科學性,諸葛亮不行了......

幾天后,大帳中。

諸葛亮:“我......我不行了,我......”
眾將伏地痛哭道:“丞相!!!”

諸葛亮:“別急著哭,我還沒死呢,不交待完後事我能放心去嗎?”

姜維眼中含淚道:“師父,有話您將交代吧。”

諸葛亮:“我死之後,不可發喪,需緩緩退兵,不可急......驟......”說完把頭一歪......

眾將再次伏地痛哭道:“丞相!!!”

諸葛亮:“沒事兒,我還沒這麼快死。”

楊儀:“丞相!你還有什麼話快說吧。”

諸葛亮:“我的喪事,一定要從簡,國家現在經濟不太好,省一點......是一點,當年先主劉備葬禮的儀仗隊三......百多人,我不用這麼多,有二......千人就夠了。”

楊儀小聲嘀咕:“丞相是不行了,都不識數了。”

諸葛亮:“伯約!”

姜維:“弟子在。”

諸葛亮:“這是連弩之法,不曾用得。一弩可發十矢,圖紙在這裡。你可依法造用。”,

姜維:“是!”

諸葛亮:“記住,連弩一定要申請專利,有了專利就可以受法律保護,不要像木牛流馬那樣,被司馬懿他們盜版,另外木牛流馬也一定要降價銷售,這樣可以鼓勵消費者抵制盜版,購買正版。”
姜維:“知道了。”

“我......要......去了......”諸葛亮說著突然又把頭一歪......

眾將又一次伏地痛哭道:“丞相!!!”
諸葛亮:“別急,我先演習一下。”

眾將:“#¥%¥?#¥%”

諸葛亮:“伯約,這本是我著的兵書,特別是布陣篇,裡面講述了幾十種作戰的陣形,有3 5 2;4 4 2;4 5 1;3 4 3..... .”

姜維:“師父,你拿錯了,這本是我看的足球雜志。”
“啊?怪不得拿著這麼不順手。”諸葛亮:“看,這本才是我的兵書,裡面講述了各種陣形,有方陣、圓陣、錐形陣、天陣、地陣、雁行陣、構型陣、堰月陣、黃龍陣、一字長蛇陣、二龍出水陣、天地三才陣、四門兜底陣、五行梅花陣、六丁六甲陣、七星連珠陣、八門金鎖陣、九宮八卦陣、十面埋伏陣、金龍交尾陣、卷地長蛇陣、八荒六合陣、渾天一氣陣......”,

姜維小聲嘀咕:“說得這麼溜兒,這麼精神,像是要死的人嗎?”

“我......這回,真的......要......去了......”諸葛亮說著再次把頭一歪......

眾將繼續又一次伏地痛哭道:“丞相!!!”,

諸葛亮:“等等,我還沒死,還有些​​話要說。”

姜維一邊哭一邊道:“師父,求求你,有什麼話快說吧,你躺著說不覺得,我們跪著聽很累啊!麻煩你快一點。”
諸葛亮:“很快的,很快的。伯約,記住,中原自古是我們大漢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因此收復中原的大旗一定不能倒。”

姜維:“知道了,不倒不倒,一定不倒。”

諸葛亮:“北伐要繼續下去,萬一一次不成功也不要放棄,要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我身體不好,打了六次就不行了,你年輕力壯的,打個九次十次得不成問題,所以仗一定堅持要打。”

姜維:“知道,打打,一定打!”,
諸葛亮:“對士兵一定要寬厚。”
姜維:“厚厚,一定厚!”
諸葛亮:“還有對後主一定要擁護。”

姜維:“護護,一定護!”
諸葛亮:“切不可造反。”
姜維:“反反,一定反!”

諸葛亮:“什麼?

姜維:“不,不......是,一定不反,一定不會反。”
諸葛亮:“那我可以放心的去了。”

姜維:“那您就快點兒去吧,時候不早了,那邊先主劉備和五虎上將都在盼著您去呢,快去吧!大夥說是吧?”

眾將齊聲附和道:“對,對......丞相快點去吧。”

諸葛亮:“你們是盼著我早死啊?這麼快就想搶班奪權啊!”

楊儀:“丞相,不是我們盼著你死,可是你再不死我們就快死了,大夥跪在地上很久了,天氣又熱,跪在門外的小兵,已經有6個中暑暈倒了。時間再長我們也快不行了。”

諸葛亮:“這能怪我嗎?導演交待的,說原來劇本上戲太少了,要我把時間拖長點。”

楊儀:“行了,那稍微快一點,幫幫忙,晚上宵夜我請。”,

諸葛亮:“行了,我遺言交待完了,我......去......了......”說著又一次把頭一歪......

眾將暫時沒哭,看了一會兒,姜維小聲問道:“這回真死了嗎?”

楊儀:“好像這回是來真的,應該死了。”

“噢!”眾將長舒了一口氣,終於又一次伏地痛哭道:“丞相!!!”

“等一等,我還有件事。”諸葛亮居然還沒死。
“有話快說,有......'那個'快放,再這樣下去你就算不死也會有人上來吧你掐死的。”姜維說著還作了個掐脖子的動作。

諸葛亮:“別急,我就這一件事了,辦完了我馬上死。”

楊儀:“啥事兒,快說!”

諸葛亮:“我死以後,那個......悼詞寫好了沒有。”

楊儀:“寫好了。”

諸葛亮:“念出來我聽聽。”

楊儀:“這你也要聽?”

諸葛亮:“對呀,我死了以後你們再念我就聽不到了,當然要活著的時候念,我聽聽寫得好不好。”

姜維:“算了,滿足他最後一個要求吧,不然他死不了。”

“行,聽好,嗯嗯......”楊儀:“偉大的政治家、軍事家,諸葛亮丞相......”

諸葛亮:“停,怎麼我才兩頭銜。”
楊儀:“政治家、軍事家不夠嗎?”
諸葛亮:“當然不夠,我可是寫過兵書的,軍事理論家總算的上吧?”
楊儀:“行,給你加上去。”
諸葛亮:“還有,我未出茅廬先定三分,隆中對啊,戰略家也算得上吧?”
楊儀:“行,也給加上去。”

諸葛亮:“這個,我文采還不錯,寫過出師表......”

楊儀:“行,再加上文學家。”

諸葛亮:“我還聯合東吳......”

楊儀:“行,再加上外交家。”

諸葛亮:“我還整頓蜀國經濟......”
楊儀:“行,再加上經濟學家。”

諸葛亮:“我還教了個好徒弟姜維......”
楊儀:“行,再加上教育家。”

諸葛亮:“我還......”
楊儀:“還有什麼?”
諸葛亮:“......暫時沒有了。”

楊儀:“那現在改成,偉大的政治家、軍事家、戰略家、軍事理論家、外交家、文學家、教育家、經濟學家,蜀漢國的締造者之一,諸葛亮丞相,因病醫治無效,於XX年XX月XX日,病逝於XXX......”

諸葛亮:“什麼XXXXXX的?”

楊儀:“我又不知道你到底哪天死,死在那裡,只能用XXX了,”
諸葛亮:“我不就是今天死,死在這兒。”

楊儀:“就今天?”
諸葛亮:“就今天!”

楊儀:“你確定?”
諸葛亮:“確定!”

楊儀:“不改了?”
諸葛亮:“不改了!”

楊儀:“肯定不改了?”

諸葛亮:“肯定!”

“恭喜你,答對了!噢,不是,是......死定了。”楊儀:“那現在悼詞改成:偉大的政治家、軍事家、戰略家、軍事理論家、外交家、文學家、教育家、經濟學家,蜀漢國的締造者之一,諸葛亮丞相,因病醫治無效,於建興十二年八月二十三日,病逝於五丈原軍營中,享年五十四歲。諸葛丞相的一生是光輝的一生,偉大的一生,在那諸侯割據,天下紛爭的年代......”

諸葛亮:“寫得多好,我可以放心去了,大家不要急,這次我是來真的了,我......死了......”
李福:“哎!等等,等等,先別死!”

諸葛亮:“怎麼回事兒,我不想死麼,你們盼著我死,我真得要死了,又不讓我死。”
李福:“不是,我忘了還有件事情沒問,丞相,你在堅持一會兒。”
諸葛亮:“什麼事兒快說,我沒時間了,那邊劉、關、張在催我去呢,他們現在三缺一就等我了。”
李福:“我是想問丞相百年後,誰可任大事。”
諸葛亮:“就問這點事兒,講完了......”

李福:“噢!蔣琬(講完)。好,好人選,我記下來。那蔣琬之後誰可繼任?”

諸葛亮:“啊?我還沒說呢,你聽錯了,非一定......”

李福:“噢!蔣琬之後,讓費禕頂(非一定)替,明白了,明白了!那費禕之後誰可繼任?”
孔明不答,眾將近前視之,已絕氣身亡。 (估計是鬱悶死的),

楊儀:“這回是真死了?”
姜維:“是真死了。”
楊儀:“你確定?”

姜維:“確定!”

楊儀:“不改了?”

姜維:“不改了!”

楊儀:“肯定不改了?”
姜維:“肯定不改了!”

楊儀:“恭喜你,再哭幾聲,我們就可是收工了。”

姜維:“可是我們已經哭不出來了,哭了六回,沒有力氣了。”

“大家再努把力,聽我指揮。”楊儀說著把手一舉,喊道:“一、二、三!”

“丞相!!”眾將最後一次伏地痛哭......

分享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