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請別再對我說有關幸福的話。關於幸福,無須言語。一場虛假,你懂,我也懂。我們只是彼此路過的一場表演..

請別再對我說有關幸福的話。關於幸福,無須言語。一場虛假,你懂,我也懂。我們只是彼此路過的一場表演..

突然間,莫名的有種很想哭的 ​​衝動。可是我不願別人看透我所有的脆弱。

是誰告訴我,要幸福。我對自己說,堅強點,別像個孩子。

恩。我很堅強,我不哭。 未來像一張縱橫交錯的迷網。總把許許多多的世俗的無奈與現實的牽絆糾結在一起。每個人都有一刻骨銘心的故事。每個故事都有一段撲朔迷離的過程。每個過程都是掩藏在生活下的波濤洶湧。總是讓我們難以自拔。而我們置身其中卻自然也走不出來。 常常感到茫然失措。

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麼,該堅持些什麼。亦或根本就沒有什麼是我所想所要的或能繼續堅持的。某一瞬間的陷入游離狀態。越發想要離開自己所在,卻被許多事物牽拌,無法掙脫世俗的枷鎖。靈魂深處浸刻的罪惡逐兀突生。潛在的生命桎梏纏繞著整個瘦小的靈魂,再也無法擺脫這道預定的軌道,我們宿命被拋出自己的手心,劃出漂亮的弧度。只能站在無奈里,去佔據可憐的回憶。 

很多時候,總是需要一種發瀉心情的方式。尋求的最終目的。記住的,記住了。忘記的,忘記了。 醞釀一場美麗的死亡。腳步。悲傷。孤寂。衰老。傾訴。傷害。別離。亦或,還有其他。我始終都在倔強的等待著。等待著有一天某人來給我一個準確的答案。告訴我,對或不對,該或不該。可是似乎一切都隨著時光的流逝而靜止了。

定格在了那個歸於沉寂的冬天。再也回不來了。那些幸福的曾經。那些努力的過往。我們的歡聲。我們的笑語。我們的小情歌。我們的小秘密。我們的我們,都冰封了在凍結的記憶裡。 此刻,我的世界安靜得了無聲息。一切都像是在等待著宣告某一種死亡。歸於寂涼。預示著一個沒有新生的未來。 什麼也不想說,什麼也不想做,只想一個人靜靜的哭很久。我喜歡在黑暗裡自由的呼吸。很有安全感。

至少不會被打擾。我想永遠呆在這個溫暖而又黑暗的世界裡。有人說,喜歡黑暗的孩子,是因為討厭陽光。其實我多麼想告訴你,我並不討厭陽光,只是害怕陽光灼傷了我的眼。 路途。沒有歸期。亦看不見去路。前方是無盡的未知。 幻滅的夢如同撕裂雲層的閃電一般從我心上劃過。夢境之外,你離我越來越遠。關於幸福。

苦不堪言。那些回憶是我難以割捨的疼痛。生命給了我太多的遺憾。儘管我們總在懷念過去的某些日子,但卻永遠也找不回當時的那種感覺了。用細繩勒住回憶的脖子。拿一把剪斷繩索的剪刀。手起。刀落。剪一段酸澀給自己。留一段記憶給昨天。 一個人在黑暗裡走了很久,我似乎走到了盡頭,卻沒有看到終點。

前方是否還有走下去的起點。 我總是按照不同的路數走著相同的路。總在沒完沒了的敘述著某個時刻的某個不同的心情。接下來的日子,我卻不知道該以怎樣的方式來續寫所有的心情。有些極度恐慌。害怕失去。 請別再對我說有關幸福的話。關於幸福,無須言語。一場虛假,你懂,我也懂。我們只是彼此路過的一場表演。

來源:網易博客

分享

相關推薦

請善待那些和妳上過床的男人

  剛失戀的小麥帶著嘲諷的神態對閨密們說:“男人年紀大了就是有心無力,Z每次的'戰鬥'都不超過20分鐘,幸虧我走得早,讓那個小妖精等著守活寡去吧。”在愛情裡被打敗的女人,總是企圖在分手後挽回顏面,假裝自己不稀罕對方。 但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小麥的嘲弄還是傳到Z的耳朵...

失眠咖啡——前男友的交友邀請◎沈政男

連續假期的上午,兩個小孩還在阿嬤家,難得清閒,妳在房間登入臉書,左上角藍底紅字掛著醒目的交友邀請。點開一看,陌生又熟悉的名字,點進名字再看,嗯,是L,雖然臉龐多了些成熟穩重的氣息,那咧嘴露齒,卸人心防的笑容猶在,妳一眼就能辨認。 客廳飄來淡淡咖啡香,先生煮的,配他的最愛職籃轉播。妳對咖啡沒興趣,他的...

鉛筆與橡皮擦的故事

鉛筆:「我很抱歉。」   橡皮擦:「什麼事?你沒做錯任何事啊。」   鉛筆:「我很抱歉,因為我的緣故,你受到傷害,只要我出錯,你永遠在那裡為我將錯誤刪除。但當你讓我的錯誤消失的時候,您都會失去了自己的一部分,你每次都會變得越來越小。」   橡皮擦:「那倒是真的。不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