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談情說愛的季節|作者:吳孟樵

你,會為季節塗上什麼顏色?

以哪種語詞描繪季節的心情?或是,以心情為季節塗上顏色?
四季的轉換如人的年紀,春夏秋冬各有景致與心情。
夏日,是:讀書、訪友、旅遊、戲水、補眠、看電影、當然囉,也是談戀愛……的季節。
社區圖書館在夏日聚上人潮,是闔家歡樂共讀、是殷殷學子為大考奮鬥、是找個清涼地…。一對大約20歲的情侶,我真不知該為男孩慶幸?覺得他很噁心?還是讚佩女孩?但,整個畫面既突兀又溫馨:
他們在圖書館內溫書或許已很久,男孩累到癱趴在桌面的書本上,眼鏡垂至肉肉的鼻頭,嘴巴虛軟的張開,如被釣上岸甩在船邊,來不及補充水分的魚,貪戀死亡般懶得掙扎,幻想著進入深深的海域,沉沉沉…猛然,被不熟悉的液體嗆到,本能抬起歪斜傾倒的脖子。一個熟悉的笑臉迎上,她,為他及時以手帕擦拭懸滴的黏稠口水,並扶正他的眼鏡。從此,這條流口水的魚變成坐正的人,繼續溫書。女孩明知坐在對面的我,對他們的一舉一動全入眼底,卻未曾看我一眼,夠溫婉!夠勇敢!
一樣是大庭廣眾、眾目睽睽,這女孩,比捷運站內、公車裡、餐廳、路邊,隨時可見卿卿我我、沒了骨頭支撐,隨時需要對方貼緊擁抱的年輕情侶來得真實、有情有義。

有對老夫妻與我同樣專注地看著這對男女。老先生對老太太說:「記得嗎?當年,很久很久以前,我們在學校的圖書館看書,我拼命看書、妳拼命睡覺,就是這樣流口水。幸好我隨身帶著手帕,輕輕地幫妳把口水擦掉,還怕吵醒妳咧。」
老太太急得東張西望,似乎很怕被旁人聽到這段話。偏不巧,我的動作太慢,來不及把眼神移開。老太太乾脆大方地對我說:「看到沒?他就是愛現,非得這樣說,才能追到我。」接著,老太太對老先生說:「就跟你說了嘛,我上輩子是狗,這是散熱。散熱,你懂不懂啊!」
老夫妻正在討論接下來要到哪晚餐;流口水 / 擦口水的情侶繼續很有精神的看書。
這這這…真是最美的夏日。令人嫌惡的口水,是這等美妙的圖像與用語。

不禁回想到童年,大約8歲吧。爸爸要出差,我頑皮地隨他跳上火車,看著媽媽一臉的驚訝樣,我回答:「馬上下車。」這是我的小小詭計,我哪會下車啊!我要隨爸爸搭火車。那是夏日裡的火車。爸爸毫無不耐或生氣的樣貌,讓我隨意坐著,一同吃便當、一同到了另個城市。
隔日返家,夜裡,意外地,聽到爸爸對媽媽說:「這女兒睡覺時流口水耶,真該當時強迫她在火車開動前下車。」

屬於夏日的口水,喚起我童年小小的記憶,談不上陰影,卻是記住口水的意象。而今,多年後的夏日,口水,成了甜蜜的畫面。



( 原載於2011.07.20週三『人間福報』家庭版。此篇刊出後,被選入輔助中小學閱讀訓練,國中教師用書『閱讀放大鏡1』的教材裡,2012年出版。)
( 『九彎十八拐』雜誌版2013年5月第49期轉載)

作者介紹

吳孟樵 :作家 / 影評人。已出版多本書籍。


----


本文為作者吳孟樵授權刊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分享

相關推薦

一個人,不愛又如何?

愛到底是什麼?這見仁見智。 愛首先可以是一種心理需要。嬰兒在從母體里分離出來後,感覺到孤立、脆弱、不安全,也感覺到恐慌。愛是一種渴望與人連接,拒絕分離的心理趨向。 愛也是一種心理結盟。如果兩個人相互有了愛意,彼此之間就有一種是友非敵的安全認同。 不論是心理需要,還是心理結盟,相愛的人,對對方都會產...

改造“奶嘴男”四大秘訣

奶嘴男的特徵其實很明顯,一把年紀了還拿媽媽的話當聖旨,從來沒有自己作主的習慣,也沒有想到過自己已經成年,已經是個男人,已經是個丈夫,要承擔起家庭的責任。 他很可能連雙襪子都沒洗過,別說洗衣服,做飯,他理所當然地感覺這都是不他應該干的事,而且他不會關心你的喜怒哀樂,因為他喜歡了別人總是照顧他的情緒,...

你愛的究竟是人,還是感覺?

有時候我們以為自己正在愛那個人,但實際上愛上的卻是自己的幻象。 一見鍾情時,我們往往愛上的是想像中的完美愛人,而不是那個現實中的一見鍾情的對象。我們幻想他是忠誠的,是得體的,是有智慧的,幻想他有一切美好的特質,具備所有我們希望他具備的東西。如果此時別人不識時務地指出他不是我們以為的那個樣子,那麼我...

愛情潔癖

愛情潔癖表現為女方(或男方)要求男方(或女方)對於愛情全身心的投入,以及愛情史上沒有任何背景的一種現象。 是指對愛情缺乏寬容,一味的追求純粹、無暇的情感,一旦發現自己的愛情有一絲污漬,哪怕可以微不足道到忽略不計,也要力爭到底,不惜玉石俱焚。 患有愛情潔癖的人,首先是忠於愛情的人,卻也往往是愛情的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