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親眼目睹者揭秘「食人族」:除了頭髮指甲其他都吃!

親眼目睹者揭秘「食人族」:除了頭髮指甲其他都吃!

在這裡,土著人吃人肉就像你剛發工資了吃一頓好的犒勞自己一樣平常,就連印度尼西亞警察也管不了他們,警察甚至不敢沿著Ndeiram Kabur河向上遊走太遠。有個叫保羅的澳大利亞人在2006年曾經深入雨林見識了世界上僅存食人族—科羅威人的日常,還順便從他們嘴裡救出一個小孩……


Q:你先解釋解釋,為啥科羅威的部族要食人?
A:科羅威人能理解一部分死亡,比如你從樹上掉下去摔死了,或者死在戰場上了,這些死因特別明顯。但是他們不理解啥叫細菌(熱帶雨林裡到處都TM是),所以如果有人病死,對他們來說是一件很神秘的事,他們認為這是從陰間來的男巫khakhua在作怪。男巫khakhua會慢慢從內部吃掉一個人的身體,根據美拉尼西亞人的規矩,你必須以牙還牙,所以他們必須把變成男巫khakhua的死屍吃掉,他們的法律也是這種邏輯。哦,不過他們不吃女人。

Q:摸起來滑嫩嗎?
A:嚇人。在月光下頭骨看起來怪嚇人的,而且摸起來很冰,但是如果我不摸它,會得不到他們的信任。這個叫Kili-Kili的人名字聽起來就唬人,他一共殺死過23個人,而且還吃了他們。那個頭骨被敲開了,為了得到他們最喜歡的部分,腦子。

Q:你和科羅威部族的第一次和平交流是什麼樣的?
A:我們把船劃到他們的村子已經是晚上的事了,我們在河邊紮了營。藉著昏暗的光,我們看到兩個人慢慢接近,一個穿著短褲短袖,另一個男人光著身子就過來了,渾身上下只有一條豬牙項鏈,一條樹葉裹著他的小弟弟和屁股。「這個人就是Kili-Kili,」我的導遊說,「最牛逼的男巫khakhua殺手。」湊上來的這哥倆挺熱情,「你想看看我們最近殺掉這個人的頭骨嗎?我們和他很熟,他是個好朋友。」我說想看,他們就掏出來了,不光掏出來,還往我手裡塞,我不想摸也沒轍。

Q:他們吃人時……浪費嗎?
A:除了頭髮、指甲和小弟弟,都吃。除了女人不吃,13歲以下的孩子也是不能吃的,如果孩子被男巫khakhua附身,這塊肉就太危險了不能食用—在他們看來到處都是惡靈,孩子是最容易被附身的。

Q:如果孩子被附身了會怎麼樣?
A:我們後來造訪了Kili-Kili的村子,我的嚮導找到我說,「這裡有一個被驅逐的孩子,名字叫Wa Wa,他的父母雙亡,村裡人認為這孩子會黑巫術,殺死了自己的爹媽,就像男巫khakhua那樣。在這孩子滿14歲之前,村裡人不會殺他。」如果你不看那孩子當時的眼神,你不會瞭解他心底那種恐懼的。那晚我和嚮導談了很久,最終這個孩子被我們救出來了。一般情況下我不會摻和這樣的事,雖然我贊同兒童應該生活在他們的本族文化中,但是這次不一樣,那個男孩的親戚告訴我Wa Wa的小命真的保不住。

 
 

親眼目睹者揭秘「食人族」:除了頭髮指甲其他都吃!
Q:就不怕他們把你當成男巫?
A:這我倒不怕,男巫khakhua必須是個科羅威人,雖然當時我並不知道有這種說法,不過我也不擔心。你越害怕,腦子轉得越慢。在那種情況下,你必須把腦子轉得飛快,你得抓住他們的一切信號、肢體語言。
親眼目睹者揭秘「食人族」:除了頭髮指甲其他都吃!
Q:文化差得這麼遠,你覺得自己和這些人有某種聯繫?
A:再怎麼樣,我們都是人吧?舉個例子,在他們的樹屋裡,男人住在一邊,女人住在另一邊。於是我問,「你們在哪啪啪啪呢?」他說,「如果我們覺得來勁了,就一起走到沒人能看到的地方,比如大野林子裡。」你還記得我說他們都裸體吧?我就問:「那可有點糙啊,這裡蚊子太多,不影響心情?」他回答說,「不會,你正爽著,哪有功夫管這個!」這種交流的片段還是很有趣的,我們就是兩個人在那裡聊天。

雖然這些人生活在石器時代—有些人曾經批評過我使用這個詞,但這真的就是他們的科技水平—這並不意味著他們就傻。我覺得在九成以上,他們就像我們一樣,有愛、恨、性慾,會生氣,有野心,如果一個科羅威人有領袖氣質,他就能不受群體影響。在這裡沒有哪個人就比我傻,雖然我的祖先琢磨出了輪子,可是這麼一看也沒怎麼樣。
親眼目睹者揭秘「食人族」:除了頭髮指甲其他都吃!
Q:此時此刻科羅威人還在吃人嗎?
A:我沒法回答這個,我有好些年沒回去了。我之前問過嚮導Kornelius,他說偏遠地區的一些科羅威部族還在吃,比如Letin族人,還有更上游的部族,還在相信男巫khakhua那一套。

Q:他們是生吃,還是做成黑暗料理再吃?
A:他們蒸著吃,蒸鍋是用石頭和葉子做的。他們會像處理生豬肉那樣處理

 

via

分享

相關推薦

Twitter轉分享夠多就不用考試!這也太美好了~~~

我(原文)從未想過在21世紀的今天,推特(Twitter)竟然可以取代考試,不過這看起來有點勢不可擋了。全美的許多老師們都開始許諾同學們,如果他們的推特轉發量超過一定數量便可以不用參加期末考試。我不清楚老師們是否真的言出必行,但感覺同學們似乎都很當真。 這種“新風潮”起源於一...

一系列超珍貴的攝影作品,來自 Charles Percy Pickering 在 1860 年代拍攝"醉酒五階段"有趣攝影,記錄一名逐漸喝醉酒的人,在不同階段的變化,而攝影也是以當時的蛋白印相法製成,透過蛋白以及感光物料製成。 【本文出處,更多精采內容請上www.JUKSY.com;JUKSY官方...

一片裙擺搖曳而過,低頭看卻是一雙雙粗壯的小腿,再仔細端詳一翻,穿著者其實是群高中毛小子,但這已不是頭一回。法國西北部南特市(Nante)超過27所學校的高中男生,在週五(本月16日)發起「變裝」活動,名為「穿裙子有什麼問題?」(Ce que souleve la jupe),主要針對區域的性別歧視...

公主的當迪士尼公主都變成其他種族? 深膚色的白雪公主、小美人魚?或是中國版的灰姑娘?多虧這些大膽的想像,讓我們對迪士尼公主有了不同詮釋,改變故事的背景設定也擴展了對公主們的既定印象,更增添意外的風情。 改變種族也大大改變了公主原先的風格~ 【本文出處,更多精采內容請上www.JUKSY.com;J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