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話題::被切除的身體組織[重口慎入]

以下圖片可能會引起您的不適,請做好準備。

攝影師Maija Tammi拍攝了系列攝影作品“摘除”,拍攝這個系列,Tammi是想用圖片重新詮釋關於疾病的認識,讓疾病完成從文字到視覺的轉換。2011年的時候她開始了這個系列的拍攝,2013年全部拍攝完畢,她想通過這個系列改變大家對疾病的固有認識。

被切除的身體組織[重口慎入]

 

切除的乳腺癌

“隨便讓哪個人,讓他畫一個電話,他畫的肯定還是帶撥號盤的固定電話,不會畫手機,”Tammi在最近訪問新墨西哥州聖達菲時說,“我開始思考疾病應該具有怎樣的視覺理念,人們一般又是怎麼看待快要死去的病人的……我希望改變傳統的觀念。”

所以,Tammi的作品將焦點對準了病人因病不得不切除的部分身體,作為病灶主體的人則根本沒有出現在鏡頭里。

被切除的身體組織[重口慎入]

 

膽結石

被切除的身體組織[重口慎入]

 

甲狀腺腫塊

為了拍攝,她聯繫了芬蘭當地的一家醫院,詢問醫院自己是否可以在手術後拍攝病人的切除部位。醫院的作風有點官僚,她最後還是成功獲得了醫院的拍攝許可,不過,前提可是很嚴格的。Tammi只能在醫院進行拍攝,平時她要在員工的休息室等候,一旦手術室打來電話,說病人的病灶已經切除,可以拍攝,她就要馬上趕去進行拍攝,因為有些病變組織,例如腫瘤需要在切除後立即進行病理檢驗,Tammi通常只有幾分鐘的時間拍攝,一般是在手術室的角落,或者在臨近的手術室。照片的光源就是手術台的燈光。

不過,拍攝並不需要病人的同意,Tammi說:“一旦東西從身體裡摘走,就是醫院的財產了。”

被切除的身體組織[重口慎入]

 

直腸癌腫瘤

Tammi拍攝的部位有膽囊結石、甲狀腺腫塊、癌細胞腫瘤和截下的四肢。Tammi為了記錄一些不尋常的東西,比如腦瘤,還特意聯繫了一家規模更大的醫院。

聽上去很可怕,但是Tammi說在她看來,這些東西和她的眼睛之間還隔著個相機,所以不是那麼可怕。

“拍攝的時候,我不覺得有什麼東西能噁心到我。”她說。

Tammi說看了她作品的觀眾不知道自己看的是什麼,反而覺得很好玩。

被切除的身體組織[重口慎入]

 

膽結石

被切除的身體組織[重口慎入]

 

甲狀腺部分切除

被切除的身體組織[重口慎入]

 

脊椎狹窄症病人的椎間盤和骨頭碎片

被切除的身體組織[重口慎入]

 

手部癌症進行的部分截肢

分享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