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與大師對談愉悅 發現你的獨特魅力 |魅麗雜誌

與大師對談愉悅 發現你的獨特魅力 |魅麗雜誌 【魅麗雜誌 76期/1月號】精采推薦 懶人小減肥 邊掃除邊運動 KO幸福肥
打敗年紀 我愛團團,不要圓圓
蠟筆小嵐:失去過所有 換得身心兩輕鬆
更年期更美麗 保養好卵子 別怕更年期
省得美 小資藝術 用智慧換美麗
讓我們露營去 現代桃花源 武陵農場
與大師對談愉悅 發現你的獨特魅力
三個指令放輕鬆

【圖文提供/魅麗雜誌】

與大師對談愉悅 發現你的獨特魅力 |魅麗雜誌

 

與大師對談|愉悅 發現你的獨特魅力

專訪法國戲劇大師  菲利浦‧高利埃

 

愉悅引領表演藝術,也引領我們的生活。你如果想成為生命的領導者,你必須知道喜悅、歡愉的重要,一切就是這麼簡單而已。

 

頂著一頭凌亂的銀髮,菲利浦‧高利埃這位當代最具影響力的法國戲劇大師,一手持鈴鼓,一手持鼓棒,配合「Simon says」口令,耍著在場三十多個學員團團轉。歡笑聲此起彼落,活像馬戲團的小丑與天真無邪的小朋友玩在一塊兒,只是此刻再也無法分辨誰是小丑,誰又是小孩。每個人都戴上了如同魯道夫Rodolfo麋鹿一樣的紅鼻子,在歡樂聲中,尷尬地找尋自己獨到的解脫之道。

 

二○一三年八月下旬,我跟一位朋友特地飛往洛杉磯,參加這位以「遊戲、玩耍」著名的國際大師的「小丑訓練課程」。高利埃是個老頑童,喜歡冒險、新奇,對於那些無趣、制式的表演一點耐心也沒有,尖酸的批評和幽默舉世聞名。想當他的學生,一定要能承受得起他那毫不保留的調侃與嘲諷。對自尊心強的人來說,上課無不飽受煎熬。得失心越重,挫折就越大。當你認為自己知道表演是怎麼一回事時,他的一句話會讓你掉入無底的情緒深淵。然而,就在這不知所措、最脆弱、無路可走時,奇蹟就在這個時候發生,你又向前挺進了一步。

 

很多上過他的課或曾專訪過他的人都描述他為「禪宗大師」。要不是我在探索的道路上有過多年的修持,坦白說,每每自告奮勇站在台前,再再承受自尊心被擊潰的窘境,豈是自我願意容受之事?但不可諱言,就因為勇於經歷,才能洞悉「自我」的百般掙扎與「無我」的歡欣自由。當頭棒喝,高利埃毫不手軟,幾度遊走懸崖邊的「自我」,在眾目睽睽之下竟然也找到了去路。

 

 

———Q&A———

 

賴佩霞:你什麼時候開始對當一位演員或小丑感興趣?

 

菲利浦‧高利埃:一開始,我只想要旅行,就這樣而已。有一天,我跑去一間同時也是戲劇學校的劇場,看著那棟建築,我心想,這劇場真漂亮。就這樣,我進入這間學校就讀,並在十七、八歲時成為一位演員。後來,我去了巴黎樂寇戲劇學院,在那裡大家都說我很風趣,於是開始和我的朋友皮耶.比隆一起扮小丑。當了十年的小丑,我們每晚上台都要打破兩百個盤子,非常有趣。

 

賴佩霞:在小丑的角色裡你看到什麼?

菲利浦‧高利埃:小丑是一個非常獨特的角色。他之所以讓人開心,是因為他扮演能讓人發笑的蠢蛋。他的工作就是隨手拿起東西,像香蕉、盤子、氣球,任何你熟悉的東西,來讓觀眾發笑。不是微笑而已,是大笑。他很快樂,不怕別人取笑,是個能開許多玩笑的蠢蛋。只要能逗觀眾笑,他就感到開心。愈蠢,就愈成功,人們也愈喜歡他。

要成為一位優秀小丑的關鍵在於你美麗的靈魂。回想八歲時,那個內心真實且美麗的小孩,現在哪裡去了?他真的不見了嗎?當你願意承認他的價值,願意讓他回來,這才能看到你的美,這時,偉大的演員才會誕生。如果你只是不斷執著於演好角色,而忽略靈魂和強大的內在,那你就永遠就只會是個小角色而已。我總是要學員體驗更多自由,避免以我個人的風格框住他們。我想盡辦法激發他們的獨特性,賦予完全自由的表演,我相信他們的想像力會幫他們完成一切事情。

 

與大師對談愉悅 發現你的獨特魅力 |魅麗雜誌 

 

更多精彩內容盡在本期【魅麗雜誌 76期/1月號】

 

【《魅麗雜誌》官網;《魅麗雜誌》官方粉絲團。未經授權, 請勿轉載!】

分享

相關推薦

有個愛哭的女孩,其實,說明白點, 她只是容易被感動,容易流淚而已。 某天,女孩因為心愛的男孩離她而去, 忍不住就蹲在路邊哭紅了雙眼。 出自好奇、出自同情,有個男孩走到了女孩身邊, 遞了張衛生紙給女孩。 而女孩只是哭,沒有任何其他的舉動。&...

她剛剛從國外回來,與丈夫一塊兒回來度假。回家的感覺真好,可惜心中總有那麼一絲疼痛。 事情雖然過去兩年了,雖然是一千個一萬個不願意,她還是去找那個負心的他。”在國外習慣嗎?””還好。你呢?””嗯~也還好。” 淡淡地,倆...

在英國,有一所大學的四名研究生,在心理學教授的指導下,從事一個「小型實驗」——四名男生找了一個面貌平庸、而且從來「沒有和男生約會過」的大學女生,輪流地約她出去。 但是,這個實驗的一個原則是,四名男生在約會中,必須不斷地「稱讚」這名女生,說她人很漂亮、很善良、笑容可...

他是個啞巴,雖然能聽懂別人的話,卻說不出自己的感受。 她是他的鄰居,一個和外婆相依為命的女孩。 他一直喊他哥哥。 他真像個哥哥,帶她上學,陪她玩耍,笑著聽她嘰嘰喳喳講話。 他只能用手勢和她交談,或許她能讀懂他的每一個眼神。 從哥哥注視她的目光裡,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