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話題::聖母峰上的登山罹難者,看了好難過...

聖母峰上的登山罹難者,看了好難過...

死亡往往發生在攀登者的一個「小憩」當中。他們睡著了,然後再也醒不來了。

聖母峰上的登山罹難者,看了好難過...

 

在聖母峰上掩埋一具屍體是幾乎不可能的事情,只能任其風化分解成骷髏。

攀登者撞見那些在瀕死邊緣的另外一些攀登者,只能袖手旁觀而不能出手相救。在這種地方,只能自救。你別無選擇。

 

聖母峰上的登山罹難者,看了好難過...

 

攀登聖母峰大概要花費三萬到六萬美金,甚至花掉你的生命。

 

聖母峰上的登山罹難者,看了好難過...

 

這些懸吊著的棺材往往是攀登者遇到的最大的阻礙。有的時候出現一個小失誤,就會讓攀登死去。

 

聖母峰上的登山罹難者,看了好難過...

 

這是因為高空墜落而死亡於1924年的George Mallory(馬洛裡)的屍體。

 

聖母峰上的登山罹難者,看了好難過...

 

馬洛裡(1886-1924)是位畢業於英國劍橋大學的中學教師,歐文(1902-1924)是牛津大學的三年級學生。1924年,這兩位優秀的高山探險家,作為英國第三次珠穆朗瑪峰探險隊的主力隊員,在從中國西藏一側攀登聖母峰途中失蹤。

 

對此,歐美各國紛紛猜測,他們很可能是在已經登上聖母峰後,在下山途中遇難。英國人曾多次宣稱,如果能證明馬洛裡和歐文已登上世界最高峰,人類高山探險的歷史就要改寫!然而,也有人認為他們不可能越過第二台階,也就不可能登上聖母峰。

 

因此,馬洛裡、歐文的失蹤,就成了人們關注的「馬‧歐之謎」。70多年來,人們一直為揭開這個謎而努力。1999年美國派出一支專門尋找馬洛裡和歐文下落的高山探險隊,在西藏自治區政府的支援下,從中國西藏一側沿東北山脊上山,終於找到了馬洛裡的遺體和遺物,還找到自1921年以來近80年裡,從西藏一側攀登聖母峰時不幸遇難的17具登山者的遺骸。

 

自此,「馬‧歐之謎」基本揭開。

 

為了查清這個世界關注的「馬‧歐之謎」,美國國際探險調查基金會派遣了一支由埃利克‧西蒙遜率領的十人調查隊,其中還有一位德國人約享‧赫姆萊柏。

 

1999年4月中旬,調查隊從尼泊爾進入中國西藏,沿聖母峰東北山脊路線上山,一路搜索,特別著重從7600米到第一、二台階之間的道路兩側。在這片地帶,他們共發現17具過去80年間從此路線攀登的遇難者的遺骸。

 

4月30日,隊員安克爾搜尋中,在第一台階左下方一個較緩的岩石坡上,發現「一堆比周圍岩石要白些,比雪還白些的白色」,走近後,他認識到這是另一具屍體,但是這一具不同,它不是近期的,而是有相當時日了。

 

屍首趴著,身材頗大,背部、臀部以及左腳、右臂都很完整,只有右腿斷過,頭部已腐爛。其它5名隊員趕過來,大家都以為這是歐文。受過考古學訓練的理查德和諾頓小心翼翼地翻看身體褶皺部分保留的衣服殘片,最後,諾頓在襯衫領口上發現了一個殘損的「喬‧馬洛裡」的標籤。

 

為什麼歐文會穿著馬洛裡的襯衫?之後,他們發現第二個、第三個標籤。並在遺體周圍發現了到處散落著的睡袋、手套、小刀、手錶、防護眼鏡和衣物,還有壓在身體下的信件。這些物件上都有馬洛裡,馬洛裡。毫無疑問,這是馬洛裡!

 

馬洛裡的屍體已「革化」,這是因為長期埋在冰雪下,沒有因細菌而腐爛,但身體裡的水分被蒸發後,就變成我們現在使用的各種動物的皮革一樣了。這個位置離1933年在第一台階附近發現歐文的冰鎬不遠,所以大家最初都以為他們找到的是歐文。

 

兩處地方相距不遠,因此我們推測,當年的遇難,很有可能是他們在下山時在這一帶滑墜,無可依附,歐文可能突然滑落到聖母峰北壁下的萬丈峽谷裡,而馬洛裡或者因為位置有利,或者因為經驗豐富,立即採取了遇到滑墜時唯一自救的方法:仰面朝下,加大身體附著坡面的面積,減小繼續滑墜的速度和重力。

 

馬洛裡生前照

聖母峰上的登山罹難者,看了好難過...

這是一名死亡的女性,美國女登山家弗朗西絲‧阿森蒂夫。在臨死前她身體變得越來越冰涼,出現了各種幻覺,開始失去意識。情況變得極其糟糕,她的兩名同伴只能離棄她而去。在這種情況下,這是 唯一的選擇。直到今日,她的那兩名同伴依然記得當時她的歇斯底里的叫喊:Please don`t leave me!他們內疚,可是他們別無它選...

 

聖母峰上的登山罹難者,看了好難過...

 

1998年5月,美國女登山家弗朗西絲‧阿森蒂夫成了第一個不帶輔助氧氣登上聖母峰的美國女性,然而她在下山途中卻因缺氧虛脫倒在了聖母峰下244米處的地方,當時發現了她的南非登山家伊安‧沃達爾由於沒有將她活著救下山,多年來一直背著「見死不救」的惡名,飽受人們譴責。9年來,弗朗西絲的遺體仍然留在原來的地方,成了後來登山者的醒目「路標」。日前,當年被迫放棄拯救弗朗西絲的探險家沃達爾決定重返聖母峰,將弗朗西絲的遺體進行埋葬,讓她獲得一些應有的尊嚴。

 

美國女登山家喪生聖母峰前哀求:「請不要扔下我」

 

弗朗西絲是和俄羅斯丈夫謝爾蓋‧阿森蒂夫一起攀上聖母峰的,然而當他們下山時,弗朗西絲卻因缺氧在距峰頂244米遠的地方發生了虛脫,倒在了雪地上。丈夫阿森蒂夫試圖下山求救,但他卻再也沒有被人發現,阿森蒂夫可能滑下了陡峭的冰架,喪生在了聖母峰下面的未知溝壑中。

 

當時,生於英國的南非登山家伊安‧沃達爾正帶著他的登山小組試圖征服聖母峰,他和登山伴侶凱茜‧奧多德正好路過了弗朗西絲的身邊。當時弗朗西絲仍未死亡,沃達爾曾試圖搶救她。然而在零下30攝氏度的低溫和嚴酷環境中,他們不可能將弗朗西絲活著救下山;而放棄弗朗西絲繼續登頂,他們也做不出來;於是他們下山到基地去「搬救兵」。雖然沃達爾心中清楚,弗朗西絲不可能活著等到救兵到來,他們將她獨自留下的行為就如同留著她等死。當他們將弗朗西絲丟棄在雪峰上時,她已經幾乎說不出話來,但她仍用最後的聲音哀求說:「不要扔下我,請不要扔下我。」

 

遺體被棄聖母峰冷凍9年,成了觸目驚心的「路標」

 

第二天早晨,當另一組登山隊再次經過弗朗西絲身邊時,她已經停止了最後的呼吸。沒有人能夠幫助她,即使將她失去生命的屍體抬下聖母峰北坡,仍然是一件太過危險的事情,因為北坡山勢陡峭,岩石鬆動很不穩定。

 

在接下來的9年時間中,弗朗西絲冰凍的遺體就一直留在了聖母峰下面海拔8600米高的地方,成了一個觸目驚心的「路標」。後來採取同一路線攀登聖母峰的登山者們,都能夠看到她紫色的登山服,醒目地暴露在白色的積雪上。

 

美國女登山家弗朗西絲‧阿森蒂夫生前照

聖母峰上的登山罹難者,看了好難過...

 

這是一個地標性質的屍體了,被命名為"Green Boots." 在聖母峰上,大概有兩百個這樣的地標。

 

聖母峰上的登山罹難者,看了好難過...

 

美麗、雄偉而又充滿了危險的聖母峰!

 

聖母峰上的登山罹難者,看了好難過...

 

海拔8850米的珠穆朗瑪峰,氣候極其惡劣。

 

峰頂最大風力可達到颶風的強度——每小時189千米,氣溫可達零下73攝氏度。此外,這裡空氣的含氧量是海平面水平的三分之二。這樣我們就很容易理解為什麼有那麼多的探險者無功而返了。

 

估計,自2004年起,共有2000人成功登頂,同時也有189人命喪途中。如果您有幸成為每年成功登頂的大概150人中的一個,那麼在這條路上肯定可以看到一些東西——死屍。

 

喪命在嘗試登頂路上的189人中,大概有120人的屍體還留在那裡。這對於那些後來人來說是一種可怕的警示。至於為什麼不能把這些四散的屍體移走的原因其實很簡單,因為真的是太危險、太有難度了。到達聖母峰頂是世界上任何其他東西都不可比擬的身體挑戰。因此,將死者或迷途者抬下山要花費很長的時間,甚至整個隊伍不得不在山上過夜,事實上這種營救努力近乎於自殺。

 

大多數的屍體都散落在「死亡區域」,這裡就位於最後的大本營之上,大約海拔8000米的地方。沒有人曾研究過具體的死亡原因,但是疲勞和天氣情況肯定是一個重要因素。大多數的屍體都是即刻凍住的,登山的繩子還纏在腰間。還有一些屍體有不同程度的腐爛。正因為如此,近年來一些有經驗的登山者會儘可能的埋葬路旁的死者。

 

來源

 

分享

相關推薦

成人玩具測試者稱工作一週高潮15次

一位職業為性愛玩具測試員的女性一年可以掙到15000英鎊並且每週還可以高潮15次——所有的一切盡在不言中。 Cara Houiellebecq 有一間堆滿了超過2000個性愛玩具的辦公室,這些都是她為成人用品公司做測試用的,她只要在博客上寫出產品評測就可以賺到錢了。這位來自...

全球十大奇葩職業:聞屁師臀部清潔工

1、 揉奶師揉奶師,一種新興的職業,一些剛生過小孩的人因為奶水不多,她們就請來揉奶師來全方位揉乳房,以增加奶水。2011年,有一種行業突然走俏起來,那就是揉奶師。顯而易見,這個大家以前很少了解的職業完全是因為問題奶粉的出現才形成熱點的。正是因為現在許多年輕的母親都轉向了母乳喂養,於是揉奶師一時間成...

12個你可能不曉得的A片小常識

一個擁有漂亮胸部的可愛妹子高談性話題,絕對能夠吸引男性觀眾的目光。Chet Siegel專門在guyism網站上談論有趣的兩性話題,主持的風格活潑大方,賣起肉來自然又健康,像這樣不強迫推銷肉肉的作法深得許多男性觀眾的喜愛,文章和影片底下常常滿是對Chet妹子告白的留言呢。近日她在Youtube上發...

一鳥獨爽! 幼教師校眾女狂摸寡男GG

在湖南一間幼教師校的畢業晚會中,有位「碩果僅存」的男同學,被班上女同學們脫褲子,狂摸GG,還有人親了「它」! 他是班上唯一的男生,雖然身在花叢,卻始終沒有女友。據悉他性格靦腆,當晚被問到身在花叢的感受時,跟他搭配唱歌的女同學便起哄說:「那我們今天讓你爽一下好不好?」霎時,其它女生一哄而上,脫了他的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