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話題::美國要命的約會文化:睡了50次,還不是男女朋友

美國要命的約會文化:睡了50次,還不是男女朋友

在美國,你們一起吃過了一百次飯,睡過了五十次,還不見得坐穩了那把男(女)朋友的交椅。來美國之前,我其實都不知道dating culture(約會文化)這種東西。”有一天,朋友突然說。“什麼dating culture?!不就是個到處睡覺不用負責的culture(文化)!”我不屑地答。

是啊,我們這些從第三世界國家千裡迢迢趕到美國來學習“先進文化”的土老帽,哪裡想的到,在這個號稱文明民主富強的社會裡,還有dating culture這樣的大毒草。Dating,用中文怎麼說呢?“約會”是最合適的字眼。然而“約會”在中文語境中的重要性、使用頻率、含義清晰度遠遠不及“dating”在英語境遇中的地位。比如,在中國,我們可能會問別人:“你有沒有男朋友(女朋友)?”但是一般不會問別人“你最近在約會什麼人嗎?”事實上,這句話在中文裡聽上去如此別扭,簡直就像是病句。但在美國,問別人“are you dating someone?”(直譯:你在約會什麼人嗎?)太正常了、太通順了。

當然,這種區別絕不僅僅是用詞的區別,而是文化的差別。在中國,兩個人談戀愛就是談戀愛了,沒有談就是沒有談,基本不存在什麼模棱兩可的狀態,而 dating這個詞在英語世界裡,恰恰就是用來形容兩個人之間模棱兩可的狀態。當一個人宣布自己在dating某個人,基本上就是在宣布:我已經跟這個人上過床了(或者我很快會和這個人上床),但是她(他)還不是我女(男)朋友。

看過《Sex and the City》(欲望都市)的人也許有印像,其中有一集,Mr. Big跟別人介紹Carrie說“This is my girl friend”(這是我女朋友),把Carrie感動壞了——那時候,他們已經dating很久了,也就是在一起上床很久了,但是Big始終沒有用過 “girlfriend”這個詞來形容Carrie,而一旦一個男人不再用“date”而用“girl friend”來指稱一個女人,這時候她的地位才算升級了,交椅才算坐穩了。

Dating culture的出現,可以說是對人的肉體欲望和精神依戀發展不成比例這個客觀現實的承認。兩個人肉體關系的發展,可以像電飯煲做飯那麼快,而兩個人感情的發展,往往像砂鍋煲湯那樣慢,怎麼辦?Dating唄。

迅速親密,迅速上床,迅速分手,是dating culture裡面的主要景觀。
這件事情,仔細想來,其實挺叫人沮喪—dating culture的風靡,在某種意義上等於人類承認了自己的雙重無能:在抵制欲望面前的無能;在培養感情方面的無能。承認了這雙重無能的人們,轉過身去投入到走馬觀花的dating生活中去。

ABCDEFG……一個接一個地出現,然後一個接一個地消失。畢竟,上一次床,只需要一點荷爾蒙,而要愛一個人,要有激情,恆心,意志,力氣這些羅裡巴索的東西,而人類永遠是避重就輕的那麼一種動物。

《Sex and the City》裡,Miranda承認自己跟42個男人上過床,《四個婚禮與一個葬禮》裡,Carrie也承認自己和30多個男人上過床。而Miranda和 Carrie,好像也不符合我們傳說中的“破鞋”形像,相反,她們和藹可親、積極向上、聰明伶俐,和我們中國的那些可愛的“鄰家女孩”似乎沒有什麼不同。唯一的區別,不過就是她們成長在這種dating culture裡。我們文化中的破鞋,可以是別人文化中的公主。

基本上在中國,至少近些年以前,沒有dating culture,有的是“找對像文化”——兩個人從第一次手拉手開始,婚姻這個主題就撲面而來。從小到大,我們看過多少電影電視小說,裡面有多少怨婦,因為和某個男人睡過了,就哭著喊著揪著對方衣領要人家對她“負責”,甚至時不時還要派自己的哥哥、干哥哥什麼的去扁人家,打到人家鼻子出血、滿地找牙。

沒有dating culture,只有“找對像culture”,當然不是說我們中國人在抵制欲望和培養感情方面比西方人更能干,所以才能越過dating culture,大步流星地步入愛情的聖殿。事實上,“找對像文化”,只不過是對人的肉體欲望和精神依戀發展不成比例這個客觀現實的不承認而已。明明肉體欲望和精神依戀的發展是不成比例的,非要做“同步發展”狀,結果就是:既然上床了,那就結婚吧,既然結婚了,那就湊合吧,既然家裡湊合了,那我就在外面嫖妓或者找外遇吧。

如果說dating culture導致的是走馬觀花之後的麻木,“找對像”文化導致的則往往是深陷泥潭之後的麻木。死法不同而已,大家彼此彼此,誰也犯不著同情誰。

當然,我的悲觀態度,也許純屬自己在情場上屢戰屢敗之後的反社會、反人類症狀。事實上,我們也可以說,dating culture中的人們非常享受那種曇花一現的快樂,而找對像文化中的人們非常享受那種細水常流的快樂。輕盈的或者沉重的,但都是快樂。

那天一個美國朋友問我:“Are you dating someone?” (你在和任何人約會嗎?)我說,“I have failed so many times that I decide to go on a love strike.” 翻譯成中文,就是說,經過n次戀愛未遂,我他媽決定情場罷工了。
罷工並不難,問題是,誰理你啊。上帝忙著呢,沒功夫跟你較勁。

但是,我有一個毫無根據的理論,並且對此堅信不疑:一個人感情的總量是有限的,如果你把它給零敲碎打地用完了,等到需要大額支出的時候,你的帳號就已經空了。所以我決定約會罷工,並沒有賭氣心態,只是我想把我的感情都給攢著,留給自己最心愛的人。本來它就所剩無幾了,我得省吃儉用、精打細算、居安思危。這事跟上帝沒什麼關系,就是我和我那個還沒有出現的、也許永遠不會出現的、出不出現其實不那麼重要的“他”之間的一個協議。

 

文:http://www.pento.cn/pin/30648738

分享

相關推薦

黑暗肉慾無下限!異色獵奇大師丸尾末廣首部中文版漫畫《芋虫》登台

丸尾末廣,這個名字可能是每個人心中最黑暗的秘密,每當壓力過大,或是自覺人生需要一點刺激時,我們就會偷偷google丸尾老師的作品。無奈在他眾多驚世駭俗的漫畫中,卻鮮少有中文翻譯,我們只能靠著血腥(甚至噁心)的圖片一窺故事劇情,但心中的那塊癢處卻始終搔不到。   source: ...

AV女優面試表曝光 選項重鹹玩很大

▲AV女優面試表曝光,選項重鹹玩很大。(圖/翻攝自推特)日本AV女優一直以來都是媒體注目的焦點,每個月都有新人進入這塊圈子,一年都有幾千人至上萬人搶破頭想面試,但是真的能在裡面擔任演出的女性可是萬中選一的佼佼者,由於A片題材相當廣泛,為了迎合各種人的喜好,女優要嘗試的角色和劇情相當多。 最近一名G罩...

被稱中國最美校服女生 高晴

  被稱中國最美校服女生 高晴   基本資訊 中文名    高晴  外文名    Sunny  別    名    小晴  國  &nbs...

甜心性感女團-伊梓帆寫真書尺度超大!三人大玩互解內衣 水槍濕身秀!網友大喊:「太性感啦!血槽已空!」

前職棒啦啦隊人氣成員陳伊、董梓甯、楊曉帆,自去年選舉期間的事件而退出球團啦啦隊,另外組成三人團體「伊梓帆」出道,卸下職棒啦啦隊的頭銜之後,三位可愛清純的女孩勇敢挑戰不同領域,一邊加強實力、一邊爭取表演舞台! 伊伊、梓梓、小帆三人除了本身擁有舞蹈基礎,更兼具可愛、溫柔、俏麗、調皮的特質,她們擁有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