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眼淚的戰爭-古羅馬競技場|《不玩會死:陪我任性一個月好嗎?》

眼淚的戰爭-古羅馬競技場|《不玩會死:陪我任性一個月好嗎 》

※既然《不玩會死》,本書玩出底片卷軸獨特設計概念,透過頁碼、各章節標題與章名頁的呈現,讓你彷彿與作者一同徜徉在歐洲的浪漫空氣裡,真實記錄著每段旅遊的心情點滴。
※荷蘭、法國、西班牙、義大利×20個城市×30天的歐洲慢遊紀實
※內附詳細民宿資訊和交通方式小攻略,跟著照玩也沒問題!

於是今天就來個古蹟巡禮吧。

依舊跳上了陌生城市的友善導覽交通工具—雙層巴士,把羅馬好好地繞一遍。

遠遠的,遠遠的,就盯著那座巨無霸的羅馬競技場,朝著眼前逼近。那出現在無數電影裡的畫面,那無疑就是代表著羅馬的地標,那個千年前皇室貴族、平民百姓、囚犯俘虜、猛獸牲畜用一層層階梯來區分著地位階層的,高貴華麗與貧賤血腥互相嘲諷的圓形建築,就出現在我的面前,多麼超現實,多麼激動。

像是蜜糖上的螞蟻一般、密密麻麻的人潮把我拉回了現實世界。是的,現在是西元2012年,我站在建於西元72~82年的古羅馬競技場面前,我穿著牛仔褲、白背心,用一種現代的休閒姿態站在這裡,唯一可以稍作聯想的,是我微捲的咖啡色長髮和頭上的那條珠鏈髮帶。腳下的地、眼前的景已過了千年,卻未曾被遺忘,石造的建築歷盡滄桑,卻依舊盡職的幽幽吐露著歷史的故事,背負著人類啊人類,如此偉大又邪惡的物種,讓世界變成這個模樣的,功抑或是過。

於是人創造了歷史,歷史創造了人,在世紀初始之際的人們,可否想過今日光景,再千年過去之後,我還會不會回來這裡。

我興奮的邊跑邊跳著,往競技場走去,拿起相機拼命按著快門,怎麼拍都不像是自己拍的,倒像是一張張放在紀念品店的明信片。

「你幫我拍幾張啦,我想上傳Facebook!」我耍賴的央求著大個兒,明知道他總是對於拍照非常不耐煩,還是硬著頭皮拗著他。

於是他老大不甘願的拿著我的手機和相機,啪啪啪的隨手拍了幾張,滿臉的不耐在陽光下特別刺眼。 

我看了看他拍的我,如同我可以想像的,不是眼歪嘴斜就是手臂粗壯、站姿不雅、副乳張狂,忍不住抱怨,「為什麼你都把我拍那麼醜?」莫非在你眼裡,我就是這個樣子,女人的無止盡負面聯想力比光速跑得還要快。

「我不是你助理,我們是來玩的,不是來工作的,你不要一直叫我拍照,拍了又嫌不好,到底夠了沒有?」他像是把一輩子的抱怨一次說出那樣,火力強大而驚人。

我很生氣,也很悲傷。不發一語,轉頭就走,這是此刻能保住自己僅存尊嚴的唯一辦法。

我們就這樣一前一後走進了羅馬競技場,買了票,領了一人一支的語音導覽器,循著長長人龍,慢慢走,像是兩個陌生人一樣,行屍走肉地向前走著。

我跟著語音導覽的引導,一層一層地參觀著這令人驚嘆的露天建築,拿起相機拍著,我可以掌握的每一個美麗畫面,我倔強的繼續不發一語,想在這千年歷史遺跡當中,可以暫時淡忘我這輕如鴻毛的難受。

終於走著走著,我們走進了一個如同防空洞一般的長形洞穴,找了個管狀的大石塊,我跳了上去坐著,大個兒開口跟我聊起了剛才的不愉快,我的眼淚忍不住的撲簌簌往下掉落。我覺得生氣、委屈、難過、不被體諒、不被疼愛,他覺得莫名其妙,就如同老掉牙的理論說的—男人來自火星,女人來自金星—那般的,幾乎每次的爭執都是兩條完全不會碰頭的平行線,我講我的,他講他的,其實根本沒有交集,只是為了彼此感受而假裝著理解的表情而已。我繼續流著眼淚,他拿起相機拍下我愛哭鬼的樣子,「剛才叫你拍你不拍,現在不要你拍你又一直拍」,我不禁在內心不停咒罵。

不知過了多久,我們放下了對峙僵持,我們倆總是這樣,每次吵架吵一吵,激烈的跟真的一樣,等兩個人火氣都發完了,一轉頭、一句話,我總是先破涕為笑的那個人。

 

而他總是故作生氣地問:「你笑什麼?」

我沒好氣的回答:「要你管,你本來就很好笑啊!」

他:「你自己愛哭鬼比較好笑吧!」

我:「再怎麼好笑都沒有你好笑!」

 

於是對話陷入了六歲兒童的邏輯循環,和著鼻涕、眼淚和想笑的衝動,彼此假裝怒罵著沒有意義的言語,從切八段到言歸於好,前後通常不會超過兩個小時。

也好也好,我們常常說著,要找一個懂得愛你的人,其實後來發現,更重要的是,我們要找的其實是一個知道怎麼跟你吵架的人。兩個人的契合,不只來自於生活當中共同興趣、人生共同目標,吵架的時候有著同等步調與節奏,也許是維持長久穩定關係的關鍵,畢竟同甘容易共苦難,談戀愛更是一種把人生甘苦放在顯微鏡下仔細檢視的危險動作。我總是慶幸我倆都是脾氣火爆的獅子座,情緒來得快也去得快,這麼多年了,架沒少吵過,但至少從未在彼此心裡留下不可抹滅的傷痕。能像孩子般的胡鬧吵架然後幼稚和好,是一種很珍貴的幸福。

後來我們的確像是沒事發生過的那樣,牽著手,逛遍了古羅馬競技場周邊的古蹟,像是君士坦丁凱旋門(Arco di Costantino)、神廟神殿的大片遺址等等,盡是斷垣殘壁,突兀佇立城市中心。直到都逛完了,我的淚痕才漸漸風乾,心情漸漸平復。

晚上睡前,我問大個兒:「你喜歡古羅馬競技場嗎?」

他肯定的回答:「不喜歡!」

「為什麼?」我非常好奇。

「因為我們在那裡吵架了,所以我不喜歡什麼古羅馬競技場,我不喜歡跟你吵架的地方!」他嘟著嘴,就像個賭氣的小男孩。

我看著他,又笑了,「所以你看你是不是真的很好笑呀?」

輕輕抱著他的頭,我拍拍他寬闊厚實的臂膀,說:「好,那我之後盡量不跟你吵架了,好嗎?」

 

他小心翼翼的確認著我是不是說真的,幾秒之後,也許是在我的眼神中得到肯定了,他的眼睛慢慢彎成了兩道迷人的上弦月,偷偷地、順勢地在我身上擦去了,那以為沒被發現的兩滴眼淚。

---摘自《不玩會死》一書

眼淚的戰爭-古羅馬競技場|《不玩會死:陪我任性一個月好嗎 》

路嘉怡

患有「不玩會死」的旅行癮,正事不做都沒關係,只要能躺在草地或海邊曬太陽,生活就可以一直往前進。「台上一條蟲,台下一條龍」,過與不及的人生實踐者。過了那麼多年,才開始發現,原來很多故事,用寫的比用說的口齒清晰多了。 

  • 電視主持:《La mode news》、《流行inHOUSE》、《小姐愛旅行》、《超完美小姐》、《路小米的時尚朋友》
  • 電台主持:《UFO VIP》飛碟電台 
  • 出版作品:《搖滾我吧,寶貝!》、《與美麗對話beauty talks》、《不愛會死》
  • 專欄寫作:明周娛樂 星鮮話專欄作者 

 

【更多精采內容請上《時報悅讀網》;歡迎加入《時報出版》 www.facebook.com/readingtimes.fans 粉絲行列 。未經授權, 請勿轉載!】

分享

相關推薦

風華絕代!清末民初十大氣質正妹

(Images Source: key-stone 、 dianliwenmi 、 baike 、 sohu 、 chinanews 、 23yy) 民初美人,生得真美麗不知道各位是否跟小編有一樣的感覺,小時候看到歷史課本上的人,總覺得古人怎麼長得這麼醜啊~當時歷史老師總解釋是因為衣著表情甚至古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