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看到就很想吐...超奇特的!

看到就很想吐...超奇特的
負鼠最特別的本領是在面對威脅時裝死。它們會躺在地上,口和眼睛張開,舌頭伸出,有時候甚至能保持數個小時。這種行為可以有效地說服潛在的掠食者:還是去尋找更新鮮的食物吧。即使是在被攻擊的情況下,它們也會像雕像一樣,絲毫不移動半步,直到危險最終解除。作為裝死表演的一部分,負鼠還會從肛門排出“綠色的、散發惡臭的液體”,以此來驅逐掠食者。
看到就很想吐...超奇特的
許多鳥類都有自己與眾不同的地方,有的是世界上最好的歌者、舞者,有的長有最為絢爛的羽毛,有的則以高超的飛行技術聞名。然而,有這麼一種鳥卻以其“獨特”的氣味讓人印像深刻。麝雉(學名:Opisthocomus hoazin)是南美洲一種稀有的鳥類,具有許多別具一格的特征,其中最顯著的就是如同新鮮牛糞般的體味。它們主要以樹葉為食,其消化系統是鳥類中獨有的。與牛等反芻動物一樣,麝雉利用細菌發酵來分解植物。不過它們沒有瘤胃,而是在嗉囊中完成發酵過程。正是這一過程,使它們散發出一種糞便的氣味。在巴西,一些部落有時會采集它們的蛋作為食物,但由於其臭味而很少獵殺它們。
看到就很想吐...超奇特的
馬陸是很令人困惑的動物。它們屬於節肢動物,但不是昆蟲,而是與螃蟹和蜘蛛的關系更近。它們又被稱為“千足蟲”,但實際上它們大約只有750條腿。盡管外形有些令人不適,但它們其實主要以植物葉片為食,並不會叮咬人類。馬陸的天敵很多,包括蜥蜴、鳥類和多種昆蟲。它們的防御手段之一是蜷成球形。有一些種類能夠釋放出有毒噴霧,對掠食者的皮膚、眼睛造成傷害,並留下一種難聞的氣味。來自弗吉尼亞理工大學昆蟲學系的保羅・馬雷克(Paul Marek)告訴國家地理,馬陸擁有大約30種不同的化學分泌物,不同的種類會分泌不同的物質。這些分泌物中包括氰化氫。對於以下兩種外形特別的馬陸你要特別注意:一種是Apheloria virginiensis(保羅・馬雷克稱其具有一種不錯的氣味,類似櫻桃味的可樂),能分泌氰化物;另一種為Narceus americanus,能分泌沾污人手的苯醌。馬雷克說:“它們的防御策略其實只能作用於小動物。”如果一只鳥叼起馬陸,它可能會被分泌物刺激到,然後放棄捕食。但如果是人拿起馬陸,最好還是馬上去洗洗手。“它們嘗起來惡心極了,”馬雷克說道。他也確實嘗過――確切講是舔過――一只馬陸,發現那是一種“辛辣的,燃燒的味道。” 
看到就很想吐...超奇特的
首先要說明的是,海兔是有毒的,因此不要以為它們能做成海鮮中的菜肴。與本文中列舉的其他采用氣味防御策略的動物相比,海兔的手段顯得更為巧妙。它們能分泌出一種黏黏的、紫色的乳液。2010年的一項研究顯示,這種物質能讓掠食者對食物的感覺變得不那麼靈敏。研究者注意到,龍蝦在被海兔的乳液噴到之後,會表現出焦慮的行為,如不停地拍打尾部,或不斷摩擦它們的口器。在2012年的一項研究中,科學家利用龍蝦作為模式掠食者,發現海兔的乳液能夠阻斷龍蝦的化學感受器,使其無法用嗅覺發現潛在的食物。換句話說,海兔能使它們的天敵出現“鼻塞”症狀,無法嗅到食物的氣味,從而保護了自己。這是否能算是某種化學偽裝呢?
看到就很想吐...超奇特的

分享

相關推薦

這件事是發生在我男朋友大學時代話說當年我們還沒認識的時候有天晚上 他出了一場嚴重的車禍就是那場車禍造成他現在右腿有時會突然無力 無預警的仆街整條小腿上還有疑似風乾鴨賞的大片疤痕(同時他還是個道道地地的宜蘭人,這真是有趣的巧合~)===================== 事發當時分隔線 ======...

轉自 PTT笨版 上個月不是很多公司都春酒嗎?我朋友知道自己會喝醉,結果搭計程車去。幸運的,在宴會上還認識了個美人,也順利的要到公司住址還有她的住家住址。台北忠孝東路上。酒足飯飽後,茫茫然的招了計程車。 運將:年輕人你要上哪?朋友醉醺醺:嘿嘿嘿,忠孝東路是嗎?(手裡拿著那女孩給的名片,後面有手寫地址...

今天下午在辦公室幫坐我對面的大姊安裝msn 可能他對電腦的知識還算初學所以什麼都要解釋 什麼都要講直到都解釋完以後 該設定的 該弄的都弄好以後開始實際測試她打字真的有點慢 還要看鍵盤一指一指打過了半分鐘 終於從我的螢幕上出現她傳給我的訊息: 你好啊!我隨手回了她二句話at this moment.....

一天晚上,我跟我家損友跑去中原夜市吃宵夜猛然我被一個正妹給電到了損友似乎是注意到我的異常於是大放厥詞,說如果我去搭訕,宵夜他請於是大膽如我,當然是衝向前去跟正妹要msn算起來損友也算是了了我的心願我:請問,我的MSN上,能多一個漂亮的大頭照嗎?她沉默了幾秒,然後給了我一個燦爛的微笑 幾分鐘之後損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