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男女必看!人的感情,不能敷衍;人心,不能玩弄;緣份,不能揮霍,這才是真正的感情!

男女必看!人的感情,不能敷衍;人心,不能玩弄;緣份,不能揮霍,這才是真正的感情!

人與人,無信不交往,守信方長久;
心與心,互敬才生情,互愛才有真。



欺人莫欺心,傷人勿傷情。信任一個人很難,再次相信一個人更難。別把他人的善良當軟弱,那是一種大度;別把他人的寬容當懦弱,那是一種慈悲。好脾氣的人不輕易發火,不代表不會發火;性子淡的人只是裝糊塗,不代表沒有底線。感情,不能敷衍;人心,不能玩弄;緣份,不能揮霍。把情當情,才有真感情;平等互愛,才有真人心。

看清一個人又何必去揭穿;討厭一個人又何必去翻臉。活著,總有看不慣的人,就如別人看不慣我們。人的成熟不是年齡,而是懂得了放棄,學會了圓融,知道了不爭。有些苦衷不言痛,不是沒感覺,而是知道說與不說都一樣;那些暗傷,不是不在乎,而是懂得了慢慢修復。人越長大越會懂,曾經很在乎的已經不值一提;心越成熟越明白,平淡最美,清歡最真。入世之心做事,事事美好;出世之心做人,人人簡單。活著,說簡單其實很簡單,笑看得失才會海闊天空;心有透明才會春暖花開。人生,何必負贅太多,想開、看開、放開。如此而已。

心之痛苦,莫過於真愛離自己很近卻無法告知;人之難過,莫過於放不下一個不愛自己的人。一份相守,變成了不值一提;一份等待,變成了自作多情。人心,何時冷漠得可以轉身就忘;感情,何時只剩下利用。真心不是沒有分量,而是沒有一稈稱稱得起;真情不是沒有價值,而是無法用利益去衡量。疼一個人,甘願就是理由;傷一個人,不屑就是絕決;放一個人,失望就是結果。人生,沒有永遠的如若初見,也沒有一直的若只是初見。塗抹了不純色彩的付出沒有價值,摻雜了利益的感情無需繼續。

情無期,只因在乎;愛有限,只因離心。多少相扶,不曾離棄;多少計較,讓感情歸零。付出感情,才會心疼;不問結果,才有真心。愛一個人掏心掏肺,只希望對方可以看見;守一個人不言放棄,只希望可以始終不遠不近一直都在。傷人心的不是路的距離,而是心的離分;冷人情的不是不理不睬,而是視而不見。對一個人好得包容他的胡鬧、原諒他的無理,不是沒有底線,而是為情一降再降。感情,經不起敷衍;真心,受不了漠視。 心要愛護,才有共同;愛要珍惜,才有可能。

東西破了,或許可以修復;心傷了,怎能完好如初。感情不是說有就有,需要心的真實感覺;道歉不是說沒事就沒事,傷了就是傷了。不要輕易傷一個人,是人都會有自尊;不要隨手丟棄一段情,心遠了再留也是枉然。沒有誰會一直缺心少肺地總說“沒事”;更沒有誰會任你踩在別人的尊嚴上一踩再踩。

愛與愛,需要呵護;心與心,需要尊重。情沒有密碼,只有用心;愛沒有模式,只能珍惜。回首三千,紅塵外,有心在等待;皓首蒼顏,耋耋年,還有人在。一生何須太多,有情才是幸福;一生何求太多,有愛才是滿足。

若,心與心之間不再信任,那麼相處還有什麼意義;若,情與情之間有了猜疑,那麼繼續又是何必。不約而同的想法,成了刻意模仿的結果;不謀而合的行動,成了失去個性的動作。心,不要猜,越猜越疑;情,不要冷,越冷越遠。曾經相約而行的,卻悄悄走遠;說好相守一輩子的,卻無話可談。愛情也好、友情也罷,你不言、我不語,時間久了連主動開口的勇氣都沒了。人生路上幾人來,幾人走,幾多歡喜,幾多憂愁,為何會如此不堪。相遇不易,相守很難,珍惜且珍惜。

男女必看!人的感情,不能敷衍;人心,不能玩弄;緣份,不能揮霍,這才是真正的感情!

 

歡迎分享~~~~~~~~~~~~~~~~

 

其他閱讀:

男人超心機!男人的六大潛規則...

看透他對妳是否感興趣?(女人必看!)

點我看更多>>>>

http://www.life.com.tw/?app=view&no=153620

分享

相關推薦

一個男人的告白:「A說了什麼?B又怎麼看我們?C則是那樣評論?但我比較想要知道的是,妳怎麼想?」比起愛情的結束更讓人悲傷的是,兩個人在還沒有開始前,就先宣告投降。 怎麼去定義愛情的輸贏?怎樣是成功?怎樣又叫失敗呢?那天,有人這樣說著,妳才終於恍然大悟。我們總是太容易把一段關係的結束跟失敗畫上等號,就...

一個男人的告白:「要結束一段感情,最先放棄的人,會被說是對不起另一個人;而最後放棄的,則是對不起自己,你選哪一個?」愛情需要很努力,妳當然懂,但在很多時候,最難的卻是,何時該放棄? 或許就是因為知道愛情的難處,也或許就是因為經歷過幾次真心卻傷心的戀愛,所以妳才懂得更加去珍惜兩個人可以在一起的緣分。這...

一位雜誌記者看了我寫的「不能嫁的男人」系列文章,覺得很有趣,剛好下一期要做一個婚姻專題,於是打電話來聊聊夫妻間的溝通問題。「為什麼先生都不聽太太講心事?能不能不要不耐煩?不要急著解決問題,聽就好?」她問。我先告訴她,我不是婚姻專家,聽聽就好,不負言責。婚姻沒有專家啦,所謂專家只是婚姻還沒出事,或者出...

這標題下得連我自己都覺得有點心虛,因為嚴格算起來,我已不算是枚正港的上海女孩。我自十四歲之後,遭台灣文化嚴重入侵。除了一口大陸口音蕩然無存的國語外,看的電視節目、接觸的人、思維模式,都與台灣逐漸靠攏(我爸因此都覺得我像個外星人)。我認同台灣人的許多觀念,但有一點至今對我來說,仍然像個神話般的世界,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