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用力的微笑、卻扯痛了嘴角

用力的微笑 卻扯痛了嘴角

不是誰在折磨誰 而是自己給自己加重感情的負荷 我在想我們還能重新來過嗎可是已經不能了 這是你要的結果我們彼此受到的傷害已經太多了 不僅你忘不了那一切我也忘不了在我絕望的時刻




我真的不願去想我只想忘掉一切
 
不想再沉迷於往事之中了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我失去了太多太多的東西 現在也沒有什麼可以再失去了 失去了那麼多然而幸福又從何處而來 醉了就是折磨自己 醉了倒好至少可以安安穩穩的睡上一覺





 
也無法讓你的心回到我的身邊 只有那段觸動靈魂的記憶 怎麼也無法抹去可是我又怎麼能捨得抹去 我唯一剩下的也只有這麼多了 到此刻我不得不承認我變了 變的如此可笑我不想再墮落了




 
我的人生走了沒有很久 可是卻感覺走了很多很多 一路走走停停卻同時又在不斷前行著 時間是在流逝中度過的 而自己也隨著在不斷發生著變化



 
我不知自己是否擁有前者 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在某些人那裡充當了後者 對自己我永遠那麼迷茫猶如一個在迷霧中尋找出路的孩子 因為沒有太陽的出現迷霧不會散開 出路不會顯現我一直在那麼一片咫尺可見的地方徘徊著



 
痛與快樂都是自己選擇的卻不是我所能掌握的 左邊是天堂右邊是地獄中間是流離失所 我行走在流離失所間卻依然堅持著自己固有的任性 這樣的狀態這些情緒我還能堅持多久

分享

相關推薦

誰都不是誰的“一半”

相愛的人喜歡說的話就是:你屬於我,我屬於你;或者你是我的一半,我是你的一半。這愛的語言表達了彼此的情感,也埋下了悲劇的種子。   許多相愛的人感情破裂時都愛說,性格不同,興趣不一,志向相異。其實這就是“一半”理念在作怪。為什麼非要相合,同一呢?世界上沒有兩片相同的...

有種感情雲淡風輕

這年7月,我從哈爾濱乘火車去承德時,鄰座的女孩突然輕聲哭起來。 女孩叫梓桐,蘭州人。她說她剛剛和男友分手,錢包又被偷了,所以才失態。我將500元塞給她,讓她應急。 一周後,梓桐突然打電話過來:“你能過來看看我嗎?”我們在咖啡屋見面,梓桐輕輕地攪拌著咖啡,突然,她停下來,看著...

美麗的孤獨,無盡的思念

也只有在思念的時候,孤獨才顯得特別美麗。   思念是一種幸福的憂傷,是一種甜蜜的惆悵,是一種溫馨的痛苦。思念是對昨日悠長的沉湎和對美好未來的嚮往。正是在不盡的思念中,人的感情得到了淨化和昇華。   沒有距離,便沒有思念。當輪船的汽笛拉響,當火車汽笛長鳴,當汽車的輪子開始轉動,當...

台灣女人和日本女人的差別!為什麼大家都想娶日本的女人?

常常聽到台灣男人說,他的終極目標就是找個日本女人過日子。日本女人和台灣女人相比,她們有什麼優點呢?1.日本的女人常常教育他們的小孩要勇敢地與邪惡勢力做鬥爭,就算犧牲了,也是無限的光榮,至高的榮譽。 台灣的女人常常教育他們的小朋友,遇到邪惡勢力要善於躲避。說老天會收拾他們。 2.日本的女人認為日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