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沒有耳朵

阿德在一次車禍中不幸的失去了兩隻耳朵,但卻因此得了一大筆保險賠償金。 
於是阿德就利用這筆錢開了一家公司,可是阿德十分在意自己沒有耳朵的怪樣子, 
所以他在面試新人時,只要那人露出一點點異樣的眼神,阿德就會大發脾氣。 
有一天,阿德連續面試了三個新人。第一個是老實的書呆子有問必答。 
阿德在問完一般性的問題後認為這人不錯,可是為避免將的不愉快, 
就問這個老實人:「你會不會覺得我的臉上有什麼跟別人不一樣的地方?」 
書呆子就很老實的回答:有啊,你沒有耳朵。」阿德聽了就把他趕了出去。 
第二個是個靈牙俐齒的年輕人,阿德和他面試時也聊得很愉快,可是聊著聊著, 
年輕人卻忍不住問:「對不起,我很好奇你的耳朵到底怎麼回事? 
為什麼那麼剛好兩邊都沒了?」哪壺不開提哪壺,阿德一聽就將他攆出門口! 
第三個面者進門後,阿德乾脆直接跟面試者說:「看著我的臉,你有沒有看到什麼?」 
這個人仔細端詳阿德的臉大約十來分鐘,然後說:「嗯,你有帶隱形眼鏡。」 
阿德很驚訝這是今天第一個沒有注意他缺陷的人,就很高興的問他: 
「對啊,你怎麼知道我帶隱形眼鏡?」 
那人就回答:「你那個沒耳朵的死樣子能帶眼鏡嗎?!」 


一日督學來校視察學生的學習狀況。看到有一個班級正在上自然科學。 
老師拿著地球儀正在教學。於是督學就決定進去考考學生: 
[這位同學。你告訴我。這地球儀為什麼是歪的?] 
只見同學甲很慌張的說:[不是我弄歪的!!] 
督學很生氣。就問了另外一個同學。 
[督學……。對不起!我剛剛在打瞌睡。我沒有看清楚是誰弄的!] 
督學聽了更生氣。就在這時。老師趕緊衝過來打圓場: 
[買來就這樣了!!!買來就這樣了!!]。 



今天,學生突然問我說:「老師,您知道我最喜歡您哪一點嗎??」 
我想了想說:「老師這麼優秀,應該有很多吧!………………」 
「不是啊!老師,我最喜歡您離我遠一點,哈哈!!」 


阿文和阿玉兩人均很有耐性。為了比比看誰的耐性大,他們搬到豬舍裡和豬一起生活。 
三天後的一個中午,阿文掩著鼻子衝出來說﹕「我受不了了,真臭…………」 
又過了五天、六天、七天,阿玉還是忍耐著不出來。 
大伙正替阿玉擔心時,突然有一群豬街出來說﹕「好臭﹕好臭!」

分享

相關推薦

Twitter轉分享夠多就不用考試!這也太美好了~~~

我(原文)從未想過在21世紀的今天,推特(Twitter)竟然可以取代考試,不過這看起來有點勢不可擋了。全美的許多老師們都開始許諾同學們,如果他們的推特轉發量超過一定數量便可以不用參加期末考試。我不清楚老師們是否真的言出必行,但感覺同學們似乎都很當真。 這種“新風潮”起源於一...

一系列超珍貴的攝影作品,來自 Charles Percy Pickering 在 1860 年代拍攝"醉酒五階段"有趣攝影,記錄一名逐漸喝醉酒的人,在不同階段的變化,而攝影也是以當時的蛋白印相法製成,透過蛋白以及感光物料製成。 【本文出處,更多精采內容請上www.JUKSY.com;JUKSY官方...

一片裙擺搖曳而過,低頭看卻是一雙雙粗壯的小腿,再仔細端詳一翻,穿著者其實是群高中毛小子,但這已不是頭一回。法國西北部南特市(Nante)超過27所學校的高中男生,在週五(本月16日)發起「變裝」活動,名為「穿裙子有什麼問題?」(Ce que souleve la jupe),主要針對區域的性別歧視...

公主的當迪士尼公主都變成其他種族? 深膚色的白雪公主、小美人魚?或是中國版的灰姑娘?多虧這些大膽的想像,讓我們對迪士尼公主有了不同詮釋,改變故事的背景設定也擴展了對公主們的既定印象,更增添意外的風情。 改變種族也大大改變了公主原先的風格~ 【本文出處,更多精采內容請上www.JUKSY.com;J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