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殘酷的事實

一位父親去拜訪他在一家公司的好朋友,下面是他們之間的對話:
「你還是這家公司的董事長嗎?」

「是啊,怎麼了?」

「我兒子剛剛畢業,我希望讓他接受點鍛鍊,豐富一下人生經歷,同時開始賺點小錢。」

「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幫忙。」

「我希望他能從點點滴滴做起,對勞動和金錢形成正確的看法。」

「那好……我想可以讓他去當總經理。總經理不需要做任何具體的事情,我讓他來的時候他來一下,隨便說些無關痛癢的廢話。
工資每個月8萬元,有獎金,公司還負責報銷一些日常花銷。可以嗎?」

「這……不好吧,那可是一大筆錢啊!而且職位太高了。還有別的嗎?」

「那就部門經理吧。工作就是批示一下下級交上來的匯報書以及做一些別的瑣事,工資每個月5萬元,有獎金,還有餐飲和差旅補貼。」

「也不好,要知道他才剛開始工作,還有低些的職位嗎?」

「那……單位主管吧。每天給員工下達些指令,訓訓話什麼的,每個月工資3.8萬元,有獎金和差旅費,還有帶薪休假。」

「嗯……還有更低層些的嗎?」

「單位負責人或是主管分析師,或是財務執行也可以,工資每個月3.2萬元,還有獎金。
做的事情也很簡單:打幾個電話,三不五時地同來訪地客人聊聊天。」

「不,我想讓他學點東西,珍惜勞動。還有別的嗎?」

「哦,這樣吧,我讓他去當辦公室副主任,幫助辦公室主任管理下面的分析員,監督他們工作。
每個月工資2.2萬元,工作時間朝九晚五。你覺得呢?」
「算了,還有更基層的工作麼?」

「那就只剩工程人員和會計了。
這兩個職位需要掌握很多金融和規劃方面的知識,整天同經理、單位主管和客戶打交道。

加班是家常便飯,沒有加班費,成就還往往是別人的。工資是最低的,只有1.8萬元。
每天辛苦工作12到13個小時,只有半小時的時間可以用來吃飯,而且每天都要拿工作回家。」

「哦…這些活真是費力不討好,不過,的確可以讓我兒子從中學點東西。
能讓我兒子幹這活嗎?」

「不可能!做這件事的人,最起碼是碩士,會講流利的英語和法語,還要有足夠的相關工作經驗才行!」

分享

相關推薦

男人到底有多髒

男人是骯髒的生物——你只要看看床墊公司 Ergoflex 的調查結果就知道我(原文作者,下同)說的是事實了:根據調查,一個單身男性平均一年只洗4次床單。 但是,在個人衛生習慣面前,其他一切都是浮雲。在公交車上、地鐵、健身房的男性更衣間裡,隨處可見那些噁心的習慣。在提到糟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