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武藤蘭才稱得上是女人花

寢室一兄弟又失戀了,這次是被刺激到了!哭了半宿,然後出去買回兩瓶烈酒,精神恍惚地在電腦前自斟自飲道:“為什麼世界上有這麼多無聊的女人?難道只有武藤蘭才稱得上是女人花?嗯,也只有真正的女人才能寫出這麼好的詩句了——桃花開罷蜜桃鮮,觀音蹙眉嗔坐蓮;菊花幽窄香津溢,又拍新片換酒錢……”


中午在家睡醒後吃了倆桔子,吃完手指上黃黃的,也沒洗手就直接去了學校。下午聊天,有個同學說:“你丫怎麼那麼惡心,拉完屎粘手指頭上了也不擦幹凈嘍!”我說那不是屎,是中午吃桔子搞的,說完還唆了唆手指。沒過兩天慘了——全北京都知道我們學校裏有個拉屎用手指頭擦屁股,等幹了不時地唆了唆手指還說有桔子味的同學……




昨天科長接到一個自稱是他廣東同學的電話。
(老套路)“你猜我是誰呀……對,我在河北呢,明天辦完事去看看你。”
今早科長又接到那人的電話,“昨晚我找小姐出事了,你在河北有關系嗎?”
騙子正準備提匯款呢,科長卻搶先說道:“你等會來電話,我幫你問問。”
十分鐘後科長打回去,“我找到朋友了,他在河北專門負責掃黃,你的事能花錢擺平,不過你得先給我卡上打兩萬!”
不一會,騙子發來短信:@#¥%……&!



現在的金融危機太離譜了!剛才面試後,等過會再打電話過去問點事,結果沒想到連面試官都給裁掉了!




學校讀報欄裏貼了一則新聞,說哈爾濱某大學兩名女生晚上回宿舍時被**,在這裏警示我校女生不要回去太晚,後續報道是學校為息事寧人,將二人保送到北大。結果沒想到當晚巡邏車就看到N個穿著暴露、深夜還徘徊在校園陰暗處的女生,pol.ice叔叔費解地問其中一個為什麼這麼晚還不回去,只見那女生杏目圓睜,怒氣沖沖地說道:“你管得著嗎?考不上還不許被保送嘛!”



坐火車回家,旁邊是一靦腆的PPMM,於是我熱心搭訕道:“你好,你哪個大學的?”
“哦,你好,我是××醫科大學的。”
哈哈,成功搭訕!於是附和道:“哇,原來你是白衣天使啊,那我以後看病就去找你嘍~”
看得出MM是強擠出一絲笑容,不太情願地應道:“好……”
為進一步打開話匣子,我繼續問:“那你學的是醫學的哪個專業啊?”
MM如坐針氈,猶豫了一會回道:“法醫……”

分享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