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朱德庸 聽見愛情的嘲笑聲│ELLE 她雜誌

朱德庸 聽見愛情的嘲笑聲│ELLE 她雜誌

TEXT:IRIS YEH
PHOTOS:HAN CHENG YEH

採訪到一半的時候,朱德庸的眼睛有點出神了,我們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發現他原來正在看的,是站在開放式廚房泡茶的太太的背影。人人都說朱德庸跟太太馮曼倫的感情好,一直到現在,兩人走到哪兒都還是手牽著手。馮曼倫砌好了茶,端過來,朱德庸仰起頭看著她,笑得像個滿足的孩子。看來這個傳說中的愛情童話,果然不假。

「妳知道嗎?」他說,眼睛瞇成了兩道彎月:「前幾天我們才發現,我跟我太太,都有亞斯柏格症。」亞斯柏格症的人,通常都有點社交障礙,不過這些人在某個領域、對某個興趣,會特別有天分,然而也因為他們太享受這種自己跟自己玩的樂趣,所以也常被誤認為:是不是在搞自閉啊?只有很幸運很幸運的人,才能把他們的執迷,變成一種天才。朱德庸無疑是幸運的。他從小就成績不好,有點自閉傾向,每天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不是在玩蟲,就是在畫畫。幸虧他在28歲那天遇上大他六歲,當時在聯合報繽紛版擔任創刊主編的馮曼倫,熱戀不到一個禮拜就決定結婚。馮曼倫辭了工作,打理他的經紀,兩人日夜相對,直到現在,每天都還有說不完的話—他們的故事聽起來,不是很像前陣子的電影《派特的幸福劇本》嗎?—原來朱德庸幸運的不只是擁有才華,更是擁有了一個懂他的伴侶。

朱德庸 聽見愛情的嘲笑聲│ELLE 她雜誌

冷眼看愛情的缺陷

有趣的是,朱德庸明明是這麼幸福的人,在他漫畫中透出的愛情觀察,卻如此犀利—從雙響砲、澀女郎……到最新的作品《大家都有病2 跟笨蛋一起談戀愛》,他畫出了連女人自己也不敢承認的現實尖酸,用詼諧的方式,嘲弄了愛情中最不堪入目的真相。「現在有太多人把愛情當作一個交換,但我們交換的究竟是情感、性、物質條件還是社會認同?我只希望能夠提醒大家,愛情要少些心機,少些算計,因為在這麼複雜的時代裡,愛情可能是最簡單的事了。」
朱德庸說,在太太與他結婚的時候,他甚麼都沒有,是個窮小子,這麼多年來,他們兩個一直在努力維持著「單純」。他當然也有為金錢迷失過。剛開始,他有了些名氣,只要肯畫就可以賺進大把的錢,就每天不停地畫著畫呀……看起來他的人生該有的都有了,不是很成功嗎?他每天躺在床上卻睡不著,在12樓的窗台邊想著要不要跳下去。馮曼倫把他的筆抓住,叫他把筆丟了。「不要畫了!不然就離婚。」雖然朱德庸筆下的女人,大多是要錢要利要愛情,但他身旁的這女人,卻什麼都不要,只要他一個。

幽默讓兩人關係更有趣

「我覺得我的幽默感是有一點天真的,那可能因為跟我小時候的狀況有關,我很懂自己去找樂趣,然後也去感受週遭的很多事情,就開始覺得,人生是真的很荒謬,然後那個荒謬又帶著很多的幽默,所以你就會覺得知道怎麼在不快樂的時候,自我解嘲。」如果人生是荒誕的,那麼愛情當中的愛怨嗔癡,絕對是其中荒誕中的荒誕吧。如果能用一種自我解嘲的方式看待愛,那麼其中就算有荒謬,也能成為一種趣味了。「幽默必須天生的,但是欣賞幽默的人不需要是天生的,就算妳不幽默,懂得欣賞幽默,也能得到快樂。」而朱德庸與馮曼倫,就是天生幽默與懂得欣賞幽默的兩個人,一邊牽手走著,一邊笑著。

【原文刊載於《ELLE 她雜誌》2014年2月號,更多精采內容請上《ELLE 她雜誌》官方網站;《ELLE 她雜誌》官方粉絲團。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分享

相關推薦

一個人單身久了,就不想去戀愛,會感覺朋友越來越重要;一個人單身久了,就不想去逛街,會越來越喜歡在家聽歌;一個人單身久了,就變成熟起來,會比以前越來越愛父母;一個人單身久了,就買很多鞋子,會獨自去很多的地方旅遊;一個人單身久了,就不經意悄悄流淚,會在眾人面前裝作什麼都無所謂。...

幸福是什麼?有人認為,幸福就是有豪宅名車,有人認為,幸福就是和自己心愛的人在一起,有人認為,幸福就是天天看到陽光,有人認為活著就是幸福。 ...

懂你的人....會用「你」所需要的方式...去愛你...不懂你的人...會用「他」所需要的方式...去愛你...於是,懂你的人,常是事半功倍...他愛得自如,你受得幸福...不懂你的人,常是事倍功半...他愛得吃力,你受得辛苦...   ...

小時候,幸福很簡單;長大了,簡單很幸福。小時候,浪漫很奢侈;長大了,奢侈很浪漫。小時候,夢幻很美好;長大了,美好很夢幻。小時候,理想很堅定;長大了,堅定很理想。小時候,迷惘很遙遠;長大了,遙遠很迷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