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朱德庸 聽見愛情的嘲笑聲│ELLE 她雜誌

朱德庸 聽見愛情的嘲笑聲│ELLE 她雜誌

TEXT:IRIS YEH
PHOTOS:HAN CHENG YEH

採訪到一半的時候,朱德庸的眼睛有點出神了,我們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發現他原來正在看的,是站在開放式廚房泡茶的太太的背影。人人都說朱德庸跟太太馮曼倫的感情好,一直到現在,兩人走到哪兒都還是手牽著手。馮曼倫砌好了茶,端過來,朱德庸仰起頭看著她,笑得像個滿足的孩子。看來這個傳說中的愛情童話,果然不假。

「妳知道嗎?」他說,眼睛瞇成了兩道彎月:「前幾天我們才發現,我跟我太太,都有亞斯柏格症。」亞斯柏格症的人,通常都有點社交障礙,不過這些人在某個領域、對某個興趣,會特別有天分,然而也因為他們太享受這種自己跟自己玩的樂趣,所以也常被誤認為:是不是在搞自閉啊?只有很幸運很幸運的人,才能把他們的執迷,變成一種天才。朱德庸無疑是幸運的。他從小就成績不好,有點自閉傾向,每天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不是在玩蟲,就是在畫畫。幸虧他在28歲那天遇上大他六歲,當時在聯合報繽紛版擔任創刊主編的馮曼倫,熱戀不到一個禮拜就決定結婚。馮曼倫辭了工作,打理他的經紀,兩人日夜相對,直到現在,每天都還有說不完的話—他們的故事聽起來,不是很像前陣子的電影《派特的幸福劇本》嗎?—原來朱德庸幸運的不只是擁有才華,更是擁有了一個懂他的伴侶。

朱德庸 聽見愛情的嘲笑聲│ELLE 她雜誌

冷眼看愛情的缺陷

有趣的是,朱德庸明明是這麼幸福的人,在他漫畫中透出的愛情觀察,卻如此犀利—從雙響砲、澀女郎……到最新的作品《大家都有病2 跟笨蛋一起談戀愛》,他畫出了連女人自己也不敢承認的現實尖酸,用詼諧的方式,嘲弄了愛情中最不堪入目的真相。「現在有太多人把愛情當作一個交換,但我們交換的究竟是情感、性、物質條件還是社會認同?我只希望能夠提醒大家,愛情要少些心機,少些算計,因為在這麼複雜的時代裡,愛情可能是最簡單的事了。」
朱德庸說,在太太與他結婚的時候,他甚麼都沒有,是個窮小子,這麼多年來,他們兩個一直在努力維持著「單純」。他當然也有為金錢迷失過。剛開始,他有了些名氣,只要肯畫就可以賺進大把的錢,就每天不停地畫著畫呀……看起來他的人生該有的都有了,不是很成功嗎?他每天躺在床上卻睡不著,在12樓的窗台邊想著要不要跳下去。馮曼倫把他的筆抓住,叫他把筆丟了。「不要畫了!不然就離婚。」雖然朱德庸筆下的女人,大多是要錢要利要愛情,但他身旁的這女人,卻什麼都不要,只要他一個。

幽默讓兩人關係更有趣

「我覺得我的幽默感是有一點天真的,那可能因為跟我小時候的狀況有關,我很懂自己去找樂趣,然後也去感受週遭的很多事情,就開始覺得,人生是真的很荒謬,然後那個荒謬又帶著很多的幽默,所以你就會覺得知道怎麼在不快樂的時候,自我解嘲。」如果人生是荒誕的,那麼愛情當中的愛怨嗔癡,絕對是其中荒誕中的荒誕吧。如果能用一種自我解嘲的方式看待愛,那麼其中就算有荒謬,也能成為一種趣味了。「幽默必須天生的,但是欣賞幽默的人不需要是天生的,就算妳不幽默,懂得欣賞幽默,也能得到快樂。」而朱德庸與馮曼倫,就是天生幽默與懂得欣賞幽默的兩個人,一邊牽手走著,一邊笑著。

【原文刊載於《ELLE 她雜誌》2014年2月號,更多精采內容請上《ELLE 她雜誌》官方網站;《ELLE 她雜誌》官方粉絲團。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分享

相關推薦

女人必讀:11個身體語言讀懂男人

一個善於觀察男人的女人一定不會放過他們的肢體語言,而通過肢體語言了解一個男人究竟是混蛋還是哈尼,絕對是一個化被動為主動,無招勝有招的高招。 這裡所有的肢體語言信號都是供你進行判斷的參考,但是也不能簡單的因為幾個肢體動作就馬上給對方下結論,你還要搭配使用自己的智慧和溝通能力,比如《Lie to Me...

婚姻“半幸福”:尋求婚姻的第三條路

“半幸福”婚姻的成因 哈格在大量閱讀文獻,做了超過五十人的訪談,甚至竊聽、臥底婚外情網絡社群之後,描繪出這樣“半幸福婚姻”的面貌,與可能的成因: ■ 工作與金錢可能傷害婚姻 哈格指出,當愈來愈多女性走入職場,愈來愈多男性回歸家庭,家與工作開始產生化學...

給30歲沒結婚的人:你知道“剩男”的社會危害麼?

女人眼光高,男人娶無某! 如今,社會發展迅速,男女的競爭力形成相對的落差,優秀女性平時工作繁忙,社交時間少;而優秀男性卻往往能較早確定婚戀關係。因此,優秀女性便成了婚姻場中不易企及的高地。在中國,過了適婚年齡的高收入單身女性,被稱為“剩女”。但事實上,無論在台灣或大陸,都有...

“對”是自己創造的,讓對的人越來越“對”

人們一生中可以遇見很多“對的人” 我們一生中可以遇見很多“對的人”,這並不像我們常規認定的——一輩子只有一個人是正確的另一半,這個人注定特別,注定適合,注定選中你——哪有這種注定,男人和女人是配套的說法...